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雀巢征文】认祖归宗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重生小说
   【一】      娘一辈子没有嫁人,却生下了我,所以我成了人们街头巷尾议论的“杂种”。   我小的时候,很少见娘出门,整天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脸上一副漠然的表情,几乎一句话不说。时常看到一个打扮阔绰的男人到我家,塞给我几块糖块让我叫爸,在门外就会看到四邻八舍的人指指点点着我,不知嘴里叽咕着些什么。   我们这里解放的时候,我也懂事了,令我不解的是,娘挨了无数次的批斗,都一直没哭过,而我跟着接受“教育”时,她却眼含泪光,欲言又止。   就这样,我戴着“汉奸狗崽”的帽子生活了半辈子。   回过头想想,那些年也不知怎么过去的。八零年这年,我都已年近四十了,我的孩子也都十来多岁了,因为没有父亲,所以我们一直随母姓。这年的春天,娘把我叫到了她住的屋里,让我把门关严,坐在她的身边,娘端详着我的脸像不认识我,叫着她叫了我一辈子的乳名,说了声对不起我,对不起我的父亲,眼噙着泪水说起了让我迷惑这么多年的身世……      【二】      娘说,四十年前,她在不知不觉中长成了一个花季少女,也朦朦胧胧的懂得了爱。由此,她爱上了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从小就一直喜欢她的王二虎,王二虎读书回来后一直在镇上教书。由于当时外公在小镇算是大户人家,所以王二虎找人提了几次媒,都被外公嫌他家贫穷拒绝了,并扬言他的女儿非大户人家不嫁。为此娘和外公闹了几次,外公不但没妥协反而管的更严了,甚至不许娘再和王二虎见面,娘只好和王二虎偷偷地约着相见。   这一年冬天格外冷,下了一场雪格外大。晚上一会功夫,白皑皑的雪就把人的视野裹成一片茫茫,人们也就早早熄灯缩睡了。   这天深夜,县城方向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把人们从酣睡中惊醒,敞开连风都挡不住的门,发现深深的雪已经让人分不清哪是路哪是沟,所以他们又缩回自己感到还温暖的屋里。   第二天,村里就开始传开了:日本鬼子占领了县城。   以后的日子里,县城周围的镇子经常出现日本鬼子张贴布告,征招年轻壮丁扩编县城皇协保安团。一个月过去,除了当地几个不务正业的地痞报名,几乎没有人乐意去当兵,特别是帮日本人打仗的兵。 治疗癫痫的手术费用贵吗  离过年还有不多日子,厚厚的雪还是没有融化,又刮起了刺脸的北风。日本鬼子开始从县城周围强制抓人,不但抓了男人去当兵,还抓年轻姿色的姑娘去兵营慰劳士兵。从此,今年开始不平静了。      【三】      娘说,自从鬼子占了县城,打破了往日雪封大地后的宁静,镇上时常传来鬼子疯狂的叫喊声,乌拉乌拉的也听不懂,还有被抓家属的哭叫声,混杂着几声清脆的枪声。打这以后,年轻的男人天一亮就出去躲了起来,年轻的女人就会紧闭大门,不敢走出门口。   临近年前的集市冷冷清清的,几乎不见人影,这给往年靠手工艺品卖点钱过年的人家,无非是雪上加霜,不知怎么来过这个年。   镇上的学校里,孩子也被家长关在了家里,只有三三两两的来看看没人也就回家了,王二虎无所事事的整天闲在学校里,正好和我娘见面有了机会,我娘就隔三差五的去学校里见他。   这天中午,娘见外公又去忙活去了,就悄悄地又出了门,她左右望了望,发现没人就朝学校奔去,刚拐出一个胡同,就听见摩托声由远而近,一会功夫就见一辆插着膏药旗的摩托驶来,车上坐着两个日本兵,娘知道这是去镇里那个范绅家找乐的日本兵。   原来,这镇上有一个赌棍叫范绅,领着两个儿子不务正业,靠吃喝嫖赌混日子。前几年因为赌债的纠纷,他大儿子杀了人跑了,因为被杀的那家报了案,所以范绅家被警察监管起来,他们父子俩老实了许多。哪知道这次日本鬼子来,范绅大儿子范豹竟跟着回来了,听说练了一身武艺和枪法,还当上了皇协军的什么队长。日本鬼子进城后,范豹第一件事就是借日本人的手把那仇家全家给杀了,全镇人都朝着他望眼害怕的,范绅的腰杆一下子直了起来,还干上了伪保长。为了讨得县城鬼子的欢心,他就让范豹经常请县城鬼子来家里吃喝玩乐。全镇人都恨透了他,但不敢言语,都知道范绅父子心狠手辣,一旦知道有人和他作对,就会有灭门之灾。   娘说,她觉得自己都是靠路边走的,再说距离又那么远,鬼子不会注意到自己的,也就没有太多的考虑,和往常一样走进了学校门。哪知道,娘那细高挑的身材老远就把鬼子的视线吸引过来了,特别是她那条垂到腰间的长辫子,随着她的走路左右甩晃着,早让鬼子垂涎三尺了,他们探着长颈鹿般的脖子,瞪着目不转睛的眼睛贪婪的追了过来。   娘进了院里,没见一个人影,鸦雀无声。她轻轻喊了几声“二虎”,没见二虎回话,却听门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的注意事项外传来奸笑声。两个鬼子煞神般的扑上来,娘一看吓坏了,一面跑一面喊着她是张镇长(外公)的女儿。鬼子和娘白皙细腻的脸打了照面,顿时欲火焚身,更加疯狂的追扑着娘。娘拼命地躲着,又喊着一个肖翻译的名字,两个日本兵根本没理会什么肖(小)翻译还是大翻译,再说他们根本就不懂中文,只是嘟噜唔噜的把娘抱住了。娘还在挣扎,开始呼喊救命。鬼子恼羞成怒,大喊着“八格牙鲁”把娘狠狠地摁在了地下,开始撕扯娘的衣服,娘从小没受过屈,何况这种侮辱,她大喊了两声“二虎”想咬舌自尽,当她闭眼绝望的一刻,只听咕咚两声,鬼子松开了紧紧抓娘的手。娘惊恐万分的睁开眼,发现王二虎把还滴着血的刀扔在一旁,把魂飞魄散的娘抱了起来,娘连惊带吓哭了起来,搂的他紧紧地,闭着眼想一辈子都不松开他。   往日书生气的王二虎,今日一身正气。他把娘抱到屋里的床上,安慰着娘不要怕,他会好好保护她的。然后说要处理一下现场。   学校门口有一个很深的塘湾,常年积水满满的,已经冰封。王二虎砸开厚厚的冰,把鬼子尸体和摩托车推了进去,又仔细的把摩托车印清理了干净,处理好现场就回到学校陪娘了。   这天,王二虎陪了娘一天,也就是说娘在王二虎怀里呆了一天。天黑下来的时候,娘还是紧紧搂着王二虎不舍得松手,但王二虎还是强拉开娘把她送到了外公家门口。   寒冬腊月的夜格外冷,加上那凛冽的西北风更是狂掠。娘拥在王二虎的怀里一直没有离开,虽然走的很迟缓,也不知不觉到了家门口。他们站在门口的一侧墙边缠绵着,恋恋不舍的不乐意分开。只是只见范绅的小儿子歪歪扭扭地从门口走出来,一面醉态摇晃着,一面扭着头朝出来送他的外公吆喝着:“张镇长,我再说一遍,你女儿如果不答应嫁给我,还继续和王二虎勾搭,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哥说了,那个王二虎是通共分子,皇军正准备抓他呢。”“你真是?……”娘一听瞪大双眼望着治疗癫痫病多少钱够王二虎失声喊问起来,王二虎很镇静的用手捂住了娘的嘴,摇头示意不要出声。范公子走远后,王二虎轻轻地贴近娘的脸小声说:“你不要听她胡说,今天你累坏了,回家好好休息吧,明天没事的话,就别出门了,好好在家休息休息。”娘深情的望着他,用心的点了点头。王二虎踏着白白的雪消失原发性癫痫究竟会遗传给下一代吗在夜幕里。第二天,娘昏睡了一天,饭都没有吃,外公以为娘病了,专门请来了医生,医生说,是受了惊吓。外公正要询问原委,范绅大儿子范豹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张镇长,我父亲和弟弟昨夜失踪了,你怎么解释?”外公心里一惊,但还是强作镇静的说:“大侄子,你不要开玩笑了。谁敢绑架你的家人呀。”“谁是你大侄子,叫我范队长。我没闲心和你开玩笑,我知道我弟弟喜欢你女儿,父亲托媒人说媒你拒绝了,所以这事与你脱不了关系。”外公刚要辩解,范豹手一挥,声音更加强硬:“我给你十天时间,你把我父亲弟弟完好无损的送到家里,少一根汗毛,我就灭你全家!”说完就头也没回的走了,吓得外公一腚坐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四】      范豹走后,外公一下子瘫在地下,好久没有起来,一筹莫展的闭着眼睛不知所措。外婆去世的早,外公一直没有再娶,当爹当娘的把我娘拉扯成人,多亏一个远房表哥在县城当了县长,他就送礼求情的弄了个镇长干着,小日子过的还算是有滋有味的,在方圆几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几年娘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本想招一个称心如意的上门女婿颐养千年就行了,没想,日本鬼子进驻了县城,打破了外公的梦。当县长的表哥在日本人面前也只能忍声吞气的过日子了,好歹他买通了鬼子面前的红人肖翻译,有肖翻译袒护着他们,日本人至今也没有为难他们。此刻的外公忽然想起了肖翻译,他急忙爬了起来,准备好丰厚的礼金就去了县城。   肖翻译听完外公的陈述,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为难地说:“哎呀,你惹谁不好,非惹他呀,你不知道,范豹是皇军眼里的红人,别看他小小的队长,其实就是皇军安插在皇协军的一根钉子,连皇协军黄团长都惧怕他三分呢,想拔拔不动,不拔还挨刺。”外公一看肖翻译要推卸的意思,忙把礼金打开,说一点小意思,让他笑纳,打点打点皇军,等处理好了,再重谢。肖翻译听了,虚伪的一摆手,说了几句客套话,话锋一转:“不过,话说回来了,到他说的日子还有好几天,说不定他父亲过年就回来了呢。这么着,您先回家,我找机会摸摸他的口气,咱再想办法好不好?”虽然是商量的语气,但分明下了逐客令。不管怎么着,外公心里也踏实了许多,连忙弯腰拱手谢着肖翻译就退了出来。   外公回家后,就经常徘徊在范绅的门口,观察着范家的动静,他心里明明知道范绅父子可能被害了,但还是期待着肖翻译说的那个奇迹发生。   娘说,自从上次受了日本兵的惊吓,特别看到王二虎杀死日本兵的血腥场面,她一直没从恐惧的阴影中走出来,整日迷糊糊的感觉睁不开眼睛,一闭眼就会被恶梦惊醒。王二虎偷偷地来看娘,嘱咐她好好在家静养一段时间,那里也别去了。还说他最近要出去办点事,会保护好自己的。娘问范绅父子失踪是不是他干的,他平静地笑了笑:你不要考虑多了,好好保重身体。娘很焦急的样子:我不是考虑是担心,范豹追究到我父亲了,让我父亲十日交出范绅父子,不然的话……王二虎不以为然的安慰娘:你放心,这个狗汉奸活不到十天的。娘顾虑重重的搂着他:二虎,你一定要小心,范豹这个人不是等闲之辈的。两个人情意绵绵的拥抱着难舍难分,很长时间才离开。   年除夕这天,每家每户都忙活着贴对联,无论穷日子富日子都要欢欢喜喜的迎接新年,盼望新的一年日子越过越好。外公也是如此,但他刚刚打扫完院子,就见镇子南路过来几个骑马的军人,很快就到了自己跟前,原来是范豹。他拉住缰绳跳下马来,掏出一封信递给了外公:张镇长,忙着过年啊,喏,先看看这个,一绑匪给的。外公急忙放下手中的活接过信,很紧张的打开一看,是绑匪让范豹准备五百个银元独自到县城北白杨林里赎范绅父子的内容。外公看完疑惑的问范豹:范队长,我说你父亲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嘛。那还不快去……范豹诡笑了笑:这不,麻烦您陪我去接一下我父亲。外公一听,心里虽然不乐意,但知道这好比是皇帝圣旨,只好安排了一下就跟着范豹去了。   外公说,跟着范豹到了白杨林子后,范豹命令手下两个兵分开包抄过去,让外公拿着装银元的木盒子跟着他往里走去,树林里看似没有人出入过,厚厚的雪没有融化,一点足印没有留下。白茫茫的一片。   外公跟着范豹小心翼翼的往里走着,竖着耳朵静静地听着。突然,不远处出来两声不是很大的惨叫,范豹迅速的朝那个方向追过去,只见不远处一棵树上绑着一个貌似父亲打扮的人,一个蒙面人手持一把刀子架在脖子上,他见范豹过来,得意的笑着说:你的两条狗被我杀了,你把钱送过来吧。范豹让外公把钱送过去,把父亲接过来。那人一听不同意,非要范豹送过去。范豹也不同意,这样僵持很长一会。这时,林子深处传来一声口哨声音,蒙面人一听扬起刀子朝范豹扔过来,刀子朝范豹直刺过去,范豹很麻利的一躲,刀子牢牢地刺在一棵树上。这个工夫,那个人已不见人影,范豹骂咧咧朝父亲奔过去,刚到不远处,陷进一个挖好的窟窿里,范豹那轻功了得,一用力蹦了上来,这时,周围围上一群皇协军。外公顿时吓得冒出一身冷汗。   娘听外公这么一说,紧张的问:那个蒙面人呢?他受伤了吗?外公说:可能跑了,范豹自己去送钱的话,就没命了,该死的范豹,他精得很,让我去当挡箭牌。娘长舒了一口气。但吊着的心一直没有落下来。      【五】      范豹本想很轻易的活捉绑匪,没想,这个绑匪不但功夫了得,心机也很深,不但没能如愿,自己还差点丢了性命。想起来他就恼羞成怒,又无从发火,因为他暂时也不能去难为张镇长了,再说又快大年五更了。更让他咽不下气的是,救下的父亲竟是一具冰凉的尸体,像是死了很久了,也就是说,失踪那天就已经被害了,而且皮肤像是被水泡过,已经开始发白。范豹绞尽脑汁的构思着,捋拉着寻找父亲的丝丝线索,筹谋了一个查找谋害父亲凶手的计划。 共 1031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