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山水】此则端赖后死肩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重生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1609发表时间:2014-09-04 11:09:32 摘要:1919年“五四”运动,打到孔家店,实行新文学、白话文运动,实乃地地道道的文化革命,革传统文化的命;1966年的文化革命,与半个世纪前的“五四”运动有异曲同工之妙,为前运动的次生运动。两次运动均以优秀传统文化遭到极大破坏为代价,而后者尤以一大批文化人的被迫害致死为代价,是中国文化文明史上的血的教训和耻辱。 1936年10月19日。鲁迅先生逝世。这位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巨人饱经黑暗旧社会的世事沧桑,在充满忧患的社会生活乃至于国民党反动当局的恶毒围攻和通缉中走完一生,烈士暮年,壮心未已。   唐弢老挽鲁迅先生联等则呼出了文坛后死者不辜先烈、先贤再蹈血路的波波心声:   痛不哭,苦不哭,屈辱不哭。今诚为何年?四个月前,流过两行泪痕,又谁料,这番重为先生温/ 言可传,行可传,牙眼可传。斯老真大老,三十年来,打出一条血路,待吩咐,此则端赖后死肩。   作者为中苏(高尔基)两位文坛巨擘同年逝世而挥泪哀悼,以逝者精神纪奠逝者,挽语剀切,同时表示继承先烈遗志、像先生那样为文为人,为民族振兴而奋斗的决心。   陈毅挽鲁迅联:   要打叭儿落水狗,至死也不宽恕,懂得进退攻守,岂仅文坛闯将/ 莫作空头文学家,一生最恨帮闲,敢于嬉笑怒骂,不愧思想权威。   挽者身为元帅,从军事角度对先生作极高评价,十分中肯,热情赞扬了先生的泼辣文风、硬骨头精神,及其伟大思想家的品格、气度。   舒洇挽田汉联:   地望尊李杜,怨飒飒寒风,吹落长庚,空教南国相思伤楚引/ 天意悯阮嵇,化涔涔春雨、雪湔遗恨,忍听北濡击筑慨燕歌。   田汉(1898--1968),字寿昌,笔名陈渝,湖南长沙人,现代著名剧作家、诗人。1912年考入长沙师范学校,同年创作剧本《新桃花扇》。1916年留学日本,22年回国,任中华书局编辑,并与夫人易漱瑜创办《南国》半月刊。30年率“南国社”参加左联。32年入党,作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代表作品有《名优之死》、《丽人行》、《关汉卿》等。文化大革命不久即以“反党的四条汉子”之一罪名被捕入狱,1968年12月10日屈死狱中。   此联古朴苍凉充满愤激哀婉之情。联中“地望尊李杜”:地望,地方望族,此谓逝者声望极高,人们尊崇他像推重李白、杜甫一样;“飒飒寒风”象征文革时期非常政治,语出《楚辞.九歌·山鬼》:“凤飒飒兮木萧萧”。“长庚”即长庚星,又名金星、太白星、启明星。“楚引”,见《礼记·檀弓下》:“吊于葬者必执引”,逝者籍贯长沙即古楚国属地。“阮嵇”代指魏时“竹林七贤”中的武汉看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阮籍和嵇康,阮素有济世之志,曾凭吊楚汉古战场,感喟:“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迫于司马氏黑暗统治,纵酒佯狂;嵇康少时孤贫,聪颖博学,崇尚老庄,而又嫉恶如仇,锋芒毕露,终被钟会构陷,为司马昭所杀害,刑前三千多太学生请愿求释无效,临刑神情自若,弹一曲声调绝伦的《广陵散》以谢国人。“雪湔”即湔雪,洗雪,谓洗刷罪名,昭雪冤屈,见《金史·张特立传》“近降赦恩,谋反大逆,皆蒙湔雪。”联末“北濡”即北方的濡水(今河北东北部的滦河),此句典出高渐离于易水边送别荆轲时击筑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慷慨悲歌故事。联语哀挽著名剧作家屈死,以阮嵇二贤不为晋室所容而被杀害作隐喻,抒发作者难抑遏制的愤懑与哀伤。   廖沫沙挽邓拓联:   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 巫咸遍地逢冤狱,上帝遥天不忍闻/ 海瑞丢官成惨剧,燕山吐凤化悲音,毛锥三管遭横祸,我欲招魂何处寻。   邓拓(1912--1966)原名子建,笔名马南邨、向阳生等,福建闽侯人,现代杰出新闻工作者,著名作家。1930年加入左联,同年入党。建国后任《人民河北儿童癫痫哪个医院好日报》社长兼总编辑、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十年动乱伊始即逢冤狱,罗织罪名,迫害致死。   联中“社稷”:古代帝王、诸西安治疗癫痫病去哪里更可靠侯祭祀的土神和谷神,旧时国家代称。“乾坤”,《周易》中的两个卦名,乾为天,坤为地。“巫咸”一作“巫戊”,商王太戊的大臣,相传他发明鼓,是用巫占卜的创始人、占星家,古代著名巫师,此指四人帮及其爪牙。“海瑞丢官”、“,燕山吐凤”指逝者生前两部脍炙人口的佳作《海瑞罢官》和《燕山夜话》。“毛锥三管”, 毛锥即毛笔,三管即三支笔,即指邓拓、吴晗、廖沫沙三君文革中被诬为反党的“三家村”。联语认为自古以来误国殃民的都是佞臣贼子们干的,哪有学者的文章误国的呢?表示对逝者因文而致祸的无限愤慨。   民盟中央挽吴晗联:   破门而出千万里,滇南燕北,风风雨雨为人民奋斗终身,烈士丹心,李闻气节/ 秉笔直书四十年,艺苑儒林,是是非非,凭实践检验真理,史家本色,马列学风。   吴晗(1909--1969),原名吴春晗,字辰伯,浙江义乌人,现代史学家、剧作家。1934年清华大学毕业,先后任武汉癫痫病医院可信吗云南大学、西南联大、清华大学教授。43年参加中国民主同盟,57年入党,58年当选民盟中央副主席。历任北京市副市长、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1966年文革风起,姚文元发表《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首开祸端,迨至69年被林彪、四人帮迫害致死。   联中“滇南燕北”即指云南昆明、京津一带。此言当年先生执教南北事。“李闻气节”,联语将逝者与李公朴、闻一多二烈士并列歌颂,高度赞扬先生的崇高革命气节。李、闻二公均为现代著名学者、民主战士,先后被国民党特务杀害。闻被害后,吴先生曾撰文《哭一多父子》祭悼。   陈白尘挽邵荃麟联:   革命五十年,文坛称诤友,中间人物四字狱竟致骸骨无存,天胡不仁/ 专横三千日,中国受四害,歌德英雄三字诀依然阴魂不散,地下缺德。   邵荃麟(1906--1971),原名邵骏运,浙江慈溪人,现代文艺批评家、作家。上海复旦大学毕业,1926年入党。建国后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兼党组书记。60年代初提出“现实主义深化”理论,认为:文艺作品要深刻地反映社会主义现实生活,作家要有勇气忠于真理,忠于客观事物,即忠于生活。作家在大力描写和歌颂英雄人物、正面人物的同时,也要注重中间人物的描写。广大的各个阶层是中间的,矛盾往往集中在这些人物身上,不写错综复杂的矛盾、不写中间人物,现实主义是不够的。文革期间,此被定为“黑八论”之一而惨遭批判,作家本人也被迫害致死。   此联从作者与逝者50年革命文坛诤友之交写起,接言烈士四字冤狱,尸骸无存,举首问苍天,深表恨憾;下联对十年文革中四人帮“高、大、全”歌德英雄三字诀作严正控诉,痛快淋漓,令人肃然。   《东北作家》挽萧军联:   仗剑问苍穹,血火铸忠肝侠胆,八月乡村战未休,长忆壮士歌啸余音在/ 挥毫驰疾电,虚静获锦字华章,十年坎坷身犹健,最惜文星陨落风范存。   萧军(1907--1988),原名刘鸿霖,笔名三郎、田军等,辽宁义县人,现代作家。青年时代出身行伍,后入东北陆军讲武堂,“九·一八”事变后到哈尔滨,1932年与萧红相识,翌年合著并自费出版小说散文集《跋涉》,34年相携赴沪投奔鲁迅,深受先生奖掖,为鲁迅忠实弟子。代表作品《八月的乡村》、《过去的年代》、《江上》等。建国后长期从事文物、戏曲研究。作家性情耿直,嫉恶如仇。十年内乱中饱受揪斗、抄家、毒打、关押、劳教等心灵折磨和皮肉之苦,然身体犹健,后终因积损成疾,回天乏术,于1988年7月8日不幸逝世。   联中“苍穹”犹苍天,杜甫《冬狩行》“杀声落日回苍穹”,也作穹苍。“虚静”,语出《荀子·解薮》“心何以知?曰虚一而静。”意为虚心、专一而冷静的观察事物,即能获取真知。“文星”,星为夜空中发光的天体,常以此称文思过人、成就卓烁的文人作家。“陨落”,星体坠落,此指著名作家萧老逝世。联语再现逝者慷慨悲壮高大形象,嵌入作家创作、学术两方面成就叙述由衷赞美萧老执侠仗义伟大人格、风范。   愿先烈于地下安息!      附: 郁达夫挽徐志摩联   两卷新诗。廿年旧友,相逢日星天涯,只为佳人难再得;   一声何满,九点齐烟,化鹤重归华表,应愁高处不胜寒。   徐志摩(1897--1931),原名章垿,字槱森,笔名云中鹤、南湖、诗哲等,浙江宁海人,现代著名诗人、散文家。19世纪初先后就读于上海卢江大学、天津北洋大学、北京大学并留学美国等,1921年春入英国剑桥大学,同时开始创作。22年回国,历任北大、清华、平民大学教授。23年发起“新月社”,25年随泰戈尔漫游欧洲,后与人合办《诗镌》、《新月》、《诗刊》等,27年南下上海光华大学、大夏大学、南京中央大学任教。1931年11月19日由南京赴北平途中因飞机失事遇难。代表作品有《翡翠冷的一夜》、《云游》等四部诗集,《自剖》等四部散文集,《爱眉小札》等书信、日记作品集。其著名抒情诗《再别慷桥》、《沙扬娜拉》经久传诵,在现代文学史上独领风骚。联中“两卷新诗”,《王映霞自传》云“三卷”。“相逢日星天涯”,即再相逢只能遥望日月星空。“佳人”原意为美人,也指男士,古诗文中常以此称自己所怀念的人,有才干的人。《楚辞·九章》:“惟佳人之永都兮,更统世而自贶。”《魏氏春秋》:“曹子丹佳人,生汝兄弟,犊耳。”“一声何满”,张祜《宫词》:“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九点齐烟”见李贺《梦天》诗:“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化鹤”,《搜神记》卷一:“学道于灵虚山,后化鹤归还。”本谓成仙,后代称死亡。前三句典隐喻诗人飞机失事。“高处不胜寒”,这里是说逝者在天之灵清寒孤寂,心系人间。作者与逝者同庚、同乡、同学,文学成就相当,且交谊甚笃,联语对友人不幸殇逝表示深切的怀念和痛惜。天妒英才,俊彦早夭,惺惺相惜, 郁达夫先生的这副挽联,有一种凄艳绝伦的艺术美!同时,郁达夫先生还为徐志摩另挽一联:“新诗传宇宙,竟尔乘风逝去,同学同庚,老友如君先宿草;华表托精灵,何当化鹤归来,一生一死,深闺有妇赋招魂!”与前联可以说难分伯仲,为同一个死者写两副挽联,在郁先生的生平中绝无仅有,可见作者与死者感情之深厚了。   共 378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