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轻舞】 午夜的雪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职场官场
回家的列车疾驰在铁轨上,硬卧车厢里的陈枫,一遍一遍地翻阅着李静的照片。不经意间,他那翘起的眉头好像在告诉他:李静在等我,回家之后,我要和他在一起。   陈枫跟李静的关系,是在一次深夜的视频聊天中拉近的。以前的他们只是见过几次,不能说朋友,只能算作认识。在一次聊天中,陈枫蓦然发现,他越来越在意李静的一举一动了,她的一颦一笑都印在他的脑海里,让他反复想念。渐渐的,他开始注意她的喜怒哀乐,和她有关的一切;渐渐的,他也发现李静阳光的背后掩藏了许多忧伤,关心李静,成了他一天生活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李静在南方的一个大城市里念大学,而陈枫却在北方,唯一相同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家乡。那一年的那个冬季的那一个雪夜,陈枫用玫瑰花代替了他的思念,换来了李静的爱。   在接下来的流年里,他用自己满满的爱宠溺着李静,所以在这段时光里,他让着她,宠着她。却不曾知道,也正是他的爱,他的宠,让李静提出了分手。在这甜蜜的爱情里,分手,却如晴天霹雳,让在爱河里沉醉的陈枫,难以承受。他的挽留,在李静的决绝面前变得如此苍白无力,最终逃不脱命运的轨迹,成了陌路上的行人。   如今身处回家的列车,看着窗外的飞雪,纯洁让人相信爱情亦如它的洁白,却也不得不相信爱情也如它一样,终究会因冬季的结束而消逝。同样的季节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雪。景虽依旧,而曾经的身为恋人的他们却不再是恋人,说是朋友,却让人听着多么刺耳,不是恋人的他们注定退不回朋友。在陈枫的心中,李静一直占领着爱人的地位,不曾离去。   在长途汽车上的时候,陈枫就想,这次回家他还能见到她吗?他不知道,却反复地问自己这个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问题。他期待,期待不期而遇,期待她的到来。可是,她会来吗?她是否还记得他?她还需要他的守护吗?一连串的问题,却只能是问题。   一番折腾下他未能及时回家,只能在县城的小饭店,点了一碗在异城一直在梦里才能吃到的面。却也是这次汽车的晚点,让他坚信,或许是命运的安排,或许是缘分,让他们有相见的可能,在等待饭的期间。他拿出手机,想找找李静的联系方式,想告诉她,他回来了,可是看着曾经那么熟悉的号码,他却不敢按键。踌躇之后,还是播通了电话,正在纠结如何开口的时候,电话却无人接听,无奈之下点开了她的QQ问道:“阿静,下班了么?”那头正收拾下班的阿静很快地回复道:“你咋知道我下班了啊?”暗暗窃喜的陈枫告诉阿静:“你也不知道我是谁哈哈……”李静回复道:“少贫,你在哪儿?”陈枫告诉她位置后,奈何这丫头却不知道陈枫所说的地方。随即李静给陈枫打来电话,在电话上说清楚之后。陈枫就安下心来静等李静的出现,正好他的饭也上来了。想想自坐上火车就没怎么好好吃饭的陈枫,盯着那碗面嘴里的口水使劲的往下咽。都忘了饭还有点烫,正在吃饭的陈枫,接到李静的电话,陈枫便冲出了饭店,抬眼间,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她推着一辆粉红色自行车,穿着一件黄色的棉袄,她的一举一动印入陈枫的眼中,看着给他打电话的李静,他默然了,只想时间停在此刻,看着她也是幸福。陈枫悄悄地走到她身后,压低了说话的声音。李静好像知道了什么,回过头说道:“你,浪费我话费。”陈枫耸耸肩表示无奈。陈枫暗自在心里说道好像是我打给她奥,怎么会浪费她的话费呢?陈枫接过李静的自行车,想送她回家,李静刚开始不同意,在陈枫的坚持下,还是答应了,曾经最熟悉的动作,如今却成了陈枫难以祈求的幸福,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回到了从前。   冬天的风,让人寒冷,却也很温暖。在回来的时候,陈枫本来就衣服穿得有些单薄,加上这风。冷不丁的让他手握的自行车车把有了一丝的抖动。身后发现这个问题的李静问道:“冷不啊?要不你把手套带上吧!”陈枫“嘿嘿”一笑说道:“不冷,带手套我拉不住刹车,还是你带上暖着吧!”   快到一个上山的路段的时候,李静想要下来。怕陈枫骑不上去,陈枫却将车子登得飞快。转眼在陈枫没有力气的时候,李静突然跳下了车子。“哎呀……”陈枫赶紧刹车,说道:“怎么就下来了啊?脚没事吧?”   李静笑着说道:“笨的啊,骑不动还逞能。”陈枫狡辩道:“是我最近没锻炼!再说这不还差一步就上来了吗。现在伤着脚了吧!”李静说道:“本姑娘有那么脆弱吗?不过还真有点疼啦。”李静脸上的调皮,让陈枫总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   短暂的停留了一下,陈枫继续载着李静出发了。出了城,没了夜灯。陈枫本身就是近视眼,就这样俩眼睁的大大的看向前方。由于刚才的事情,陈枫告诉李静,自己将车子停稳了在下,不要着急以免脚步受伤。身后的李静却时刻提醒陈枫,骑慢点。   或许是在自己心爱的女孩面前,陈枫是腼腆的。所以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问了一些她现在的现状。过于敏感的话题,他没有问起,他怕因分手后连现在仅有的一丝友情也没有了。时间似乎有点快,就这的简短的聊了几句。就将李静送到了家门口,李静下了车。看着眼前的陈枫,一遍一遍的向他道谢,陈枫不好意思摸着自己的鼻子。李静将手中的手套放到陈枫的手里,催促陈枫快点离开。陈枫却告诉李静我看着你进去了,我就走了。拗不过陈枫的李静,首先离开了。   看着在月光下那个离开的背影,陈枫好想对她说:“李静,我喜欢你。哪怕是何种身份,只要你需要我都会出现在你身边的。”她的背影,在黑夜中变成了黑点,最后,消逝不见。陈枫推着车子,点了一根香烟,在烟雾缭绕中,独自向前,独自看着这一路谙熟的风景,它曾经见证了他们的快乐,他们的嬉笑,他们的曾经,他们的回忆,而今,这段回忆只属于他一个人,在时间的催促下,他骑着车离开了。一路摇摇晃晃的他将车子骑到了家中。   离别前李静嘱咐陈枫到家给她发个短信报个平安。奈何回家的旅途加上饥饿的原因,陈枫将头扔在枕头上后就睡了过去。手机也没有电了,而李静发的问候短信他却一个也没有看到……   当陈枫睡了一会,在摸兜里香烟的同时将手机摸了出来。看到上面特质的短信画面,他知道是李静发的。打开界面上写着这样的几个字“到了么?”简单的几个字,但对陈枫来说是内心的一股暖流。因为他知道或多或少李静是关心自己的。但看到时间是午夜的时分,也不知道自己是还回复还是不该回复的时候,她又发来了一条短信。是告诉陈枫明天接她的时间,陈枫也乘此机会告诉她,他很早就回来了。只不过是睡了过去,刚看到。李静听到他没事,也就安心的睡觉了。   陈枫躺在床上,此时完全没有睡意的他。盯着房顶,幻想着今日相见的情景。手里的香烟一根接一根,或许这是他对爱情更好的寄托吧。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见她就说不出话,不解的他将手里拿了出来,放了一首“你是我的眼”跟随着音乐的调子缓缓的进入了梦乡。就在陈枫将闭眼休息的那一刻,手里的歌声转化了特别关心的声音。陈枫将它拿了过来看了一眼,是李静发的信息,说她睡不着问他在干嘛。有些困意的陈枫拿起一根香烟,为自己提提神。因为相处的习惯他知道李静在找自己的时候,总是会说得很晚。所以他只能提起神来,让她先睡着,而不是陈枫自己睡着。李静告诉陈枫,说陈枫又长个了,想和高个帅哥聊会。陈枫也开完笑的说她是个小胖墩。她却反驳说自己瘦了,而陈枫发了一个呵呵的表情,表示无奈。后来他们谈到了工作,谈到了以后,谈到结婚。谈到结婚后的他们会是什么样子的。而陈枫告诉她如果我们彼此之间结婚了,你我就是俩个完全的陌生人。李静问陈枫为什么不能够成为朋友的时候。陈枫告诉她,如果那个时候我还介入你的生活,你的老公会吃醋的奥。她呵呵地笑着,许久没有和陈枫说话。陈枫以为她睡了,打算起身抽根烟也就睡的时候。她突然告诉陈枫,说自己占有欲比较强,所以是朋友就想留在身边,永久的不分开。后来陈枫发了很多信息,说了很多话。最后那头的李静发了一个嗯,就再也没说话。陈枫等待了一个多小时看着手机没动静了,起身来到窗前。看着这充满回忆的城市,眼角的泪不经留了下来。直到手中的香烟将他的中指烫到,才将他从回忆里拉出来。才回到起身回到了床上了,梦里的他似乎又牵着李静的手走在了那条他们一直走过的路上。   “洁白的婚纱,手捧着鲜花,美丽得像童话,想起那年初夏,我为你牵挂,在一起就犯傻,丘比特轻轻飞过月光下,潘多拉她听到了回答……”设定好接李静的闹钟响了起来。陈枫以最快的速度出了门,深怕多耽搁一分钟会让李静上班迟到。7点的天还是没有亮,黑乎乎的。陈枫为自己点燃一根香烟,为自己提提神。前行在接李静的路上。   原本平时走多半个小时的路晨,他以二十分钟便到了。看着在时间上的推算,陈枫没有打电话给李静。而是耐心的等着,因为昨夜李静告诉陈枫,自己早上打电话让他才往上来走。而陈枫为了不让她多等一分钟,就早早的来到了。黑夜退去的时候,黎明的曙光缓缓的打了进来。陈枫的手机响了,是李静的电话。陈枫告诉她让她洗漱自己十分钟后准到,电话里李静好像还没有起床的样子。就这样陈枫等了半个小时,她缓缓地走了出来。此时的陈枫却冻的有些四肢僵硬,面对李静的询问。陈枫却只是说自己刚来,发现有些古怪的陈枫。李静也没多说什么,就让陈枫骑着车子,将她送到了交叉路口。告别陈枫之后,她去上班了,而陈枫回到了家中。   ……   遥遥无期的等待,何时才能相遇。陈枫守候在午夜的这场雪花中,想着最近一次的见面。她还是那么可爱,一点也没有变。他那绷着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那首贺一航的《深深的爱》夹着香烟的味道,久久的回荡在陈枫的屋内。   小儿吃癫痫药的副作用大吗?湖北治疗癫痫哪些医院西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北京军海医院口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