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平凡】一个人的村庄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优美句子
摘要:很蓝的天,很美的花,还好,新农村建设没有到这里圈地,我的村庄依然存在。每一件事总和人性有着莫大的关系,在一个个消失的村庄后面,总有着经济利益的驱驶。只是,我愿我的村庄将来或现在,留守或离开,我的村庄,这一代代人的村庄,总有人去守望,看着花开…… 无论你在哪里,村庄总是默默地守望着。越来越偏重的城市化,很多人已找不到自已的村庄,或许,以后的记忆里总是熙熙攘攘,却永远不知道,曾经,你有一片宁静的村庄。   想起村庄,心里总是惆怅着,村庄像一个年迈的老人,从来不会述说太多太多的沧桑,就那样独立着,看着一代又一代的人来来去去。所有走出去的人从来不会想起村庄,就如同永远不会惦记姗姗学步时曾经在土街上给过你一把酸枣的老人。   村庄哺育了一代又一代人,泥土里有着厚重的阳光,同时也有着淡淡的哀伤。村庄或许有感情,每一个归来的人都是亲切的,然而,所有人想起村庄时,并不是因为难以别离的情绪,而是厌倦了漂泊。外面的世界总是很精彩,所有人努力着奋斗着想让陌生的世界变成自己的庄。于是村庄变越来越失落,越来越寂寞。只是,你需要一个安静的夜,需要一杯烈的酒时,此时你发现,原来,在心里寂寂无名的角落里,还有着一种叫乡愁的东西。自己永远不会无路可走,因为在每个黄昏时,你的村庄也淋浴着夕阳。   四月的春天,在这里显的略微迟了一些,蓝天和绿杨在春风中醒目着,很多地方已经没有这样晴朗的天气了,很庆幸,我的村庄还有,这里有着我童年的成长,坡并不长,但在很小的时候,总觉得坡比村庄里白胡子爷爷的年纪还要长。坡下面,干燥而平坦,没有当初的模样,那时转弯处的地方总是有着厚厚细细的尘土,叫做绵绵土,随手一扬,漫天的飞烟。村庄里的孩子是不怕土的。烟尘中穿梭着,于是有了西方游记或聊斋的开场。如铁般黑黝黝静默而僵硬的树枣树,这是在春天里醒来最晚的树。枣林里以前有很多的树,那里曾经是我们的战场,似乎依然可以看到土坷垃的飞扬,每个童年的周日这里总是欢乐而快活。   今年的春天显得特别的奇怪,归家途中,车至老区时,雪花便大了起来,在这个季节这是我生平所没有见过的,这里离我的村庄只有关200公里了,这是河北阜平的地界,我现在行驶的路上,是当年林总、白求恩曾战斗过的地方,别有感慨,很多事情便不能细细思量。或许是因为离五台山太近了吧,这里的气候很冷了,车灯上结冰,路便有些缓慢和艰难了。其时这个地界还是很美的,之前路过有着太行水乡美名的地方,可惜没有拍照。   过得了太行山,便到了自已的省份,我的户口本上永远属于这个省的人,虽然很多人提起来似乎有些不屑,其实要从1978年往前看,这里一直是个不错的地方。我现在行驶的路是B的故乡,B也是乡人们永远称道的希望,从来没有过的四月飞雪在这里出现,总让人有着一些宿命的联想。   雪过天晴,这里是后园的一树杏花,因为经过一场所春雪,便显的孱弱而苍白。我小候杏子是不可多得的奢侈品,得翻墙去别人家偷。等正午的时候,乡人睡熟后便光着脚去进院摘,虽然总是被发现,但和玩伴们一起,出来时手里捧着是满满的金黄的杏。童稚的心趣是好奇,当来的太容易的时候也就兴趣索然了。   皇天厚土,梯田蜿蜒,这里是黄土高原的腹地,春天开始了,土地松软而湿润,平整的如同梳理过一样,也许在这里才能看到多少年来村庄继承和延续。   经过春雪的侵袭,梨花开的也开的不如以往热烈,这是我最近十年第一次看到梨花,很欣喜,也在寻觅,,终究找不到过往,记忆里的花开的热情洋溢,芳香扑鼻而。空气是是浓郁而芬芳。这都是新栽种的树种,树并不很高大,或许因为雪的关系,花也开的有些惨淡,无由地我有些淡淡的失望,或许,花依然是花,而人不是当时的人了。   果树也开花了,我却对此没有太多的记忆,唯一不同的便是色的区别。拍这树花的时候,春风很急,人在果园,有花片片纷飞,各种春日的声响已及风声,我便觉得在仙境了,仙乐飘飘。人便也飘飘然了。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这便是我的村庄了。   因为没有效益,像这样的老树已经不多,几乎看不到了,能留下也是因为后来人们发现,老树还有传粉的功能,我不知这是老树的不幸还是庆幸。那时候这样的树算是比较小的,我经常可以坐在比这大的树上面读书,或者在上面假寐。总觉得自然之美颇有意味,其实我根本什么也不懂,只是单纯的喜欢。那日也是春天,老人路过时,我下树了,我说每朵梨花儿有5片花瓣,有11支花蕊.老人很是惊异,笑着对母亲说种一辈子田了,5个花片是知道的,但花蕊却从不知道几个,说孩子聪明,成大器。然而,我想必是让老人失望了。我清楚的记得老人的笑容,皱纹里满是泥土的阳光,深深地沉淀了岁月。只是,现在树已经没有了,如同老人一样,很多笑着抚摸我脑袋的老人也只存在于记忆里了。树犹如此,更堪无情光阴。   我很想找一个老人拍照片,却发现,彼时年轻的叔伯都已老了,村庄里很多的土街上晒太阳的老人,在不经易间恍然发现不见踪迹,我总在回忆,其实自己已经不经意间步入中年。对岁月也有了更深的理解。村庄因为老人的存在而丰富,村庄不是年轻人的,而且也容不下了年轻人,其实,能回来看看村庄的年轻人也几乎没有,也许村庄成了一个人印迹,而村庄总印迹着每一个人的足迹。   路过时,手机拍的照片,老两口自己开的小卖店,两人表情安静而祥和,有着一路携手共同风雨后的淡定从容。上面的如牌是老人自己写的。老人见我用手机拍照便用过来打招呼。老人很明显把我当外地人了,用浓郁的乡音普通话和我打招呼。我们聊了一会,他说他儿子也买了一台车,去年买的,叫杰克牌,我纠正说是别克吧。老人若有所思,笑了笑,说咱也不知道,反正差不多。这照片我拍的主要原因就是老两口相濡以沫,两人在那里安静地摘着新挖的蒲公英,于是吵杂的集市也便突得因为两人而好似安静了很多。   很多时候,开始只是开开始,而结束才是真正结束,难得是过程。这样一个年代,我无法表述我的观点。   很蓝的天,很美的花,还好,新农村建设没有到这里圈地,我的村庄依然存在。每一件事总和人性有着莫大的关系,在一个个消失的村庄后面,总有着经济利益的驱驶。只是,我愿我的村庄将来或现在,留守或离开,我的村庄,这一代代人的村庄,总有人去守望,看着花开……   济南治癫痫去哪里的医院好?北京哪治疗癫痫好最新癫痫治疗方法甘肃哪家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