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实力写手选拔赛】三朵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写作素材
   琳是学校的一朵花。   学校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一座村级小学,不大。前排一东一西两栋平房作学生的教室,后排一栋平房是教师宿舍兼办公室兼食堂。办公室与食堂之间有一处宽阔的通道,那里本来是放了一张乒乓球桌的,后来桌子被撤到室外,于是就改来当作学前班教室。学校有学生两百多名,教师十个,其中百分之八十的是民办教师。琳教一年级语文,是一名初中毕业的民办教师。   琳的拼音学得极好。她的拼音发音极为地道堪比电视里的播音员。她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教孩子们读“e”。琳说要把声音往喉咙里压啊,但孩子们的发音还是靠前。教“r”的发音更折磨。由于方言土语的影响,学生们总是把“热”读成“饿”,“染”读成“俺”,“让”读成“盎”。如此常常折腾得琳声嘶力竭继而筋疲力尽。芳说:“随他们吧,只要考试会答题就行了。”琳是真心不想“随他们”啊,但终究还是不得不“随他们”了。芳也是学校的一朵花,和琳一样,是一位初中毕业的民办教师。只不过她和霞都教数学。霞宽解琳教低段语文的辛苦说:“来年你申请教数学吧,轻松点。”教数学是否真的比教语文轻松点呢?不知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是的,霞就是学校的第三朵花,公办教师,师范毕业。   男老师们喜欢暗地里比较这几朵花。有说琳最美的,有说芳最有味道的,也有说霞是另两位的综合,反正是各执一词,而且都说道得有凭有据,最后争持不下只得一言以蔽之——各有千秋。   孩子们眼里这三位都是乡村最美女教师,只不过他们觉得霞更害羞,琳更严格,芳更遂他们的意。   霞是羞涩的。那天课上,霞点名学生回答一道判断题。那学生站起来回答的时候声音微小,而恰巧那个时间点霞低着头看了一下备课本没听见。她抬头再次要求学生回答的时候,那孩子还没开口呢,余外的学生们就开了腔:“老师,他刚才回答了!”   “是吗?”脸颊早已飞上了红云的霞轻轻地说,“你再回答一遍好吗?刚才老师没听清!”其实霞容易绯红脸颊是因为自卑,她听力不好。小时候她患过中耳炎,耳朵里流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脓水,由于治疗不及时而影响了听力。不过她会读唇语。她的眼睛有非同寻常的好视力,只要她留意,别人离好远翕合着嘴唇言说着什么都逃不脱她的眼睛。在琳和芳的眼里,霞是有特异功能的。试想,一个从小就听力不好的人竟然能考上师范,而且据说是以那届全县第一的成绩考上的师范,怎么能不令人钦佩呢?但霞的自卑却如鬼魅一般如影随形。   芳尤爱看霞双颊上腾起的红云。因了霞,她常常会想起徐志摩的那句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芳眼里的霞是娇羞的。芳把娇羞解读为一种幸福。芳觉得那是被宠爱的印证。芳想:没有宠爱哪里来的娇羞呢?她觉得自己不会娇羞是天底下最为可悲的事。她,一个如花年华的少女竟然不知娇羞为何物!她打小就像一棵小草一样奋力向上生长。倘使有露珠缀在了她的小芽尖尖上,她必会昂着头拼命吮吸。这是造物恩赐她的甘霖,她怎能埋首低羞呢?万一有调皮的清风走过来摇下了那一滴甘露怎么办呢?芳不敢尝试,她不能放过一丝一毫向上生长的机会。   芳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她的家庭背景容不得她去体现一丁点的小儿情态。她有继母,两岁开始就有了继母。她还有两个从小就让她战战兢兢的弟弟妹妹。她没有爱她的父亲,幸而有给她提供学费与生活费的爷爷奶奶。不然,她怎么能读到初中毕业?她的成绩是优异的。她拼着命努力出来的成绩却并没能让她如愿考上师范,她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可师范比重点高中的分还高,她考不上师范就不能继续上学了,这是明摆的事。爷爷奶奶已经累了,供不动她了,但他们在支武汉小儿癫痫怎么治最好书那里给她求到了这么一份工作。芳很庆幸她有这份工作,虽然现在只是临时的,但谁知道以后呢?   琳有点较真。也不知她的世界观里哪来的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她教拼音教得恼火,改作业改得发脾气。芳说:“有错处你给纠正过来就得了,何必把自己不得了呢?”   琳说:“我不服气呀!我上课讲了那么多遍,我的劳动白费了。”   霞只是看着她们,轻轻地笑。   霞有男朋友了。其实这么说并不妥帖,那只是霞一厢暗恋着对方而已,但也确实是有了心上人。琳从办公桌后面忽闪忽闪着大眼睛探着身子问:“他叫什么名字啊?帅不帅?在哪工作呢?”   霞完全成了一只煮熟的龙虾,她把头一个劲一个劲地往下低,是在寻找地缝吗?霞的声音很纤细:“他是我哥的朋友,在镇上管理区上班。”说完霞抬头看芳和琳的反应。琳用胳膊肘碰碰芳,芳并不动。琳又摇她的胳膊:“这个周五晚上我们去镇上看电影吧?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回学校来休息。”芳一年四季都在学校住宿,她不想回家。反正她就是本村人,学校里负责照校的夫妻也是和她一个村的,宿舍相邻,住着挺好。琳只是周一到周四才住宿在学校,她周五放学了是要回镇上的家。那个家里只有她和姐姐。她父母走得早,哥嫂有单位早就分出去另过了。“要不,你就留在我家,和我挤挤?”琳又说,“到时候我让我未来姐夫请客,让他替我们仨买票。”   琳之所以这么怂恿着芳完全是因为想看看霞的男朋友。霞说那人周五都要和她哥一起去看电影的。霞这山西如何选择治疗癫痫病的医院?么优秀,却喜欢得这么卑微,那人到底长着怎样的横眼睛竖鼻子呢?芳也很好奇。   这是镇上唯一的一家电影院,被建在镇中心的一处高台上。远远地眺望镇子,在并不多的几座模样还算周正的建筑物中间,电影院十分打眼地矗立着,很有点鹤立鸡群的味道。影院的台坡下有较大的一块空地,被院墙画成一个规整的四方形。院墙的四角安装着明晃晃的白炽灯泡,它们齐心协力迸发出巨大的能量,把晚间的影院门口装扮得一如白昼。   放映开始前,场地上总会铺陈上密密匝匝影影绰绰的身影,三朵花也占据了某个角落,她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递着话。此时她们的眼睛比嘴巴繁忙。那是探照灯,正急迫地搜寻着想要锁定的目标。突然,霞一个扭身,说:“他来了!”   “你看见了吗?”琳眨巴着大眼睛急切地问。   “没有,我听见脚步声了。我听得出他的脚步声!”   “听得出脚步声?在这么嘈杂的地方?”芳惊诧了,“不是说听力不好吗?”   当然,芳并没有用有声语言表达出她心中的诧异,她听见一道男声在喊霞,她看见霞正绯红着脸向她们介绍她的哥哥和她哥哥的朋友。霞也在用余光打量另外的两朵花。霞看见她们把目光都灌注在那人身上。芳一如既往木然着那张白皙的俏脸,波澜不兴。琳呢?霞真替琳担心。霞担心她晶亮的黑白分明的眸子要和眼眶闹分手。“如若不是有那层浓密的黑森林般的睫毛阻挡着,它们只怕已经毅然决然地一拍两散了吧?”霞这么想着。   “那人长得真好看!”琳也在想,“和姐夫长得一样好看!”琳记起姐夫递给她电影票的时候说这次他和姐姐去城里买装新衣裳时也给她带回了一套新衣服。她想:“回家了我要穿给芳看看。”   芳并没有在琳那里留宿,她回学校了,走夜路,接近一个小时的夜路!琳和霞觉得芳好像生来就是那种无所惧怕的人,这一点她们自叹不如。其实琳和霞不知道她们自己还有不如芳的地方,她们不知道芳是想过以后的人。虽然谁都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是对这“以后”她们连想都没想过。   琳万万没有想到她的准姐夫临近日子了会到学校来找她(方言:我们这称婚礼为日子),而且来找她是为了向她表白。她可以对天发誓,她真真地从没想过要抢夺她姐的男朋友,虽然她有比照着姐夫的样子去找一个男朋友的意思,但那绝对是和姐夫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但是当准姐夫向她表白说喜欢她,喜欢她的那双藏不住喜怒哀乐的眼睛时,她分明地感觉到她内心里有一只不知几时就钻进去了的小兔子,这只小兔子正左冲右撞地欲要破胸而出。她儿时起就常听到人们夸她,夸她漂亮,夸她比她姐姐长得漂亮,可是就算比姐姐漂亮又怎样呢?她已经躺在床上了,那只兔子还在撞。她用手紧捂住胸口,她感觉她有些吃力,好像快要捂不住了。她不能答应未来姐夫,绝不能!她的哥哥嫂子还有姐姐是绝对不能原谅她的,她不能让他们活成一个笑话。   霞也没想到她去哥的单位会碰上芳。那是芳,芳她是不会认错的,她眼力最好了,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她感觉芳正仰着头笑,芳的笑最迷人了。霞喜欢看她笑,虽然她笑得特别稀少,有时候还只是昙花一现,但霞太深刻那张笑脸了。她看见芳的嘴角翘起来,雪亮贝壳般闪耀的小米齿越露越多。她的酒窝漾出来了,那里满盛着美酒,迷醉了旁人的眼睛。芳自己的眼睛也醉了,醉成一弯新月。那人,那个在霞心里住了那么久的人,那个高个子的男生,他太高太壮了,仅用一个背影就完全包裹了芳。他抬起的胳膊在干嘛呢?是在抚摸芳的秀发吗?霞不想再看也不想再猜测了,虽然她感觉心里有些隐隐的刺痛,但那只是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霞转身回家了,她忘记了她是来找哥干嘛的,反正不是妈妈让她来喊哥回去吃饭。   回家的路上霞突然想到了以后,她以后会郑州癫痫病哪些治疗办法好怎样呢?那将是怎样一个遥远的将来呢?   不知道是三年还是五载,但肯定没有超过这个数字,学校的孩子不知怎么越来越少了,老师的数量也在锐减,最终三朵花和这所小学一同写在了这个村子的历史上。   琳和她的准姐夫私奔了。干嘛要说私奔呢?男未婚女未嫁不是本该就有选癫痫病都有哪些危害择幸福的权力吗?但他们肯定不能被身边的人祝福,逃离了家乡的他们还好吗?   芳有时候会想起琳来,她已经结婚生子了,那人对他挺好,最重要的是她不再“临时”了,她成了镇中心小学一名有正式编制的公办教师。芳又想起了以后。是啊,谁知道以后呢?但是有以后就有希望。霞还会想起她们吗?她在县城里还好吧?人事局的工作会比做老师轻松吗?她那么出色,又有优秀的父母疼爱着,怎么能不好呢?芳默默地起身,她掖好摇篮里儿子的被窝,准备去备课。   明天她还有一节示范课要上呢!   共 379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