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若水】时光纪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写作素材
无破坏:无 阅读:10864发表时间:2013-07-01 21:21:59 荆州哪所医院看羊羔疯好    季节到了一定年龄,就有了风韵。   忽然爱上“时光”这个词,便于唇齿间细细研磨岁月的味道。穿梭在世故和凉薄里,筛选着聚散和悲欢,在承受某些讳莫如深的苦痛时,会悄悄祭出安放在灵魂深处的一段回忆,以“纯粹”慰藉心上的裂痕,在月光下晾晒不为人知的心事,待晨曦初露,勇气重新集结整装待发,我们又要再次把笑容挂在脸上,继续奔赴红尘盛大的喧嚣,遇见,所有的预见。      【春,微暖】      这一段没有铿锵悦耳韵脚做依托的意识流,我决定说给你听,洛漾熙。   寒或者暖,都不过是转念之间,然而微醺的感觉始终氤氲在心头。我将岁月翻转,却迷失了寻觅的方向,无法追溯彼此目光交织的刹那,究竟落于时间哪一个具体的齿轮,那么且让我将之归结于微暖的春吧。春,暖。醉意朦胧的春光里,你款款走来,漾起一脸明媚轻轻地唤我:絮。   我是絮,絮注定是春的烙印,不管有过多么轻盈的舞姿,最后都只能在大地的沉默中暗自神伤。而你是熙,是光明的代词。絮和熙,一个读“余”音,一个念“惜”音,圆唇和齐齿的差异,便是黯然和阳光的区别,千山万水足够隔开你和我,可是,我们在彼此的视线里,将缘分拉得很长很长,比风筝的线还要长。风筝在半空中飘,我们在草地上跑。我们把笑声嵌在蒲公英的伞面上,让它把我们的快乐传播到更远的远方。   远方,这一枚词语有着万千面目,远近高低各不同。有着意味深长的吸引力,它隐匿在每一个少年向往的双眸里,折射出七彩的波光,擦亮一个又一个梦想,召唤一次又一次起航。远方,是除了故乡之外的任意一个坐标,再没有村头榕树下伙伴的嬉笑打闹,再没有母亲琐碎的絮絮唠叨,出发的踌躇满志盖过了忐忑不安,我们好奇而果敢坚定地向未知迈出了第一步,从此,将风雨放进行囊,将沿途的风景修修剪剪,装进属于自己的纪念册,多少春秋点滴就那么一帧一帧地翻过。   彼时,年少的你两眼都是纯白的希冀,相信爱,相信情,相信承诺,相信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嶙峋的脊背后煽动着透明的羽翼,肆意挥洒着专属你的简单,从不刻意隐藏,任谁都可以从你的眼神里撒网打捞所有的情绪,因为在你至清的两眼潭里,所有的景致一览无遗。   正如平静的海底有暗礁,有暗流一样,你没心没肺甚至略带轻狂的表象下,掩映的疼痛汩汩地冒泡。于是,你把文字当作出口,义无反顾跃进浩如烟海的方块字里,在它们神奇的组合和拆分中哭泣、挣扎……于是,那一隅绚丽的华美锦缎上,潜隐的疼痛是一行行针脚,细细又密密。   其实我和你一样,曾经以为所有的酸涩和快乐都能用文字去承载,去纾解,去记录,坚信只要我们手里的笔不停歇,时光便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静止不动,这里风景如画,这里情怀如诗,画里高山巍峨,山高不妨鸟飞,诗中密竹扶疏,竹密无碍水流。然而,梦想太丰满,现实太骨感,我们的豪情壮志,我们的意气风发,不断碰在生活那一面面无形的墙壁上,跌跌撞撞,溃不成军。有过失望,也想过放弃,最终还是咬牙前行,如果不能昂首挺胸做一棵大树,那么索性挺直腰板做一棵坦荡荡的小草,这未必不是另外一种方式的不陕西有几家癫痫医院负韶光。   众生平等,普通如小草也有资格得到慈航的指引普渡。于是,你捧起了佛经,在偈语里参悟,把过往种种凝成琥珀,学会包容,学会释然,学会放下,也学会成全。我没有告诉你,当你说你现在很平静的那一刻,我的眼前恍若有莲花一朵,宝光乍现。   你在彼岸浅笑着,端坐。      【夏,半恋】      这一阙轻浅得似乎刚从清溪里打捞起来的呓语,我决定说给你听,芈蜜。   不给你打上任何标签,因为你如此年轻。年轻,是荡在柳梢的唿哨,是涂满阳光色彩的叫嚣,是我在拥有时不懂得珍惜失去时想抓住的徒劳。即便成熟是不耀眼的光辉,是褪尽青涩的恬美,我也想说一句:年轻,真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喊我师尊。蜜蜜的一声“师尊大人”,迅速把我们的距离拉得好近好近。记得第一次对你留意,是在残雪的交友群里,在残雪还没有正式向我介绍你,邀请你来江南之前。你的活泼和灵动让我对你印象很深,当晚我对小侯说,发现了一个很吸引我的姑娘。后来,你顺理成章加入了江南,我们的情缘便拉开了序幕。接下来,有人注册马甲对江南进行攻击,你义愤填膺的反驳帖再次让我看到你敢爱敢恨红拂女一样的侠女风范。在二月十八日你发了第一篇小文,文风华美,情感丰沛,让我赞叹,萌发了吸收你成为编辑的念头,而你在三月十三日审核第一篇散文,文采斐然的按语足见用心,给了我一重大大的惊喜。有很多次我和寒聊起你的时候,他也是赞誉有加,说只要培养一下,有才气的你可以顶替他散文主编的位置。虽然有几分玩笑成分在里面,但是我觉得这话相当靠谱。   有一件事,或许你自己都忘记了,可是我记得,以后也会一直记得。江南策划了一个大型内部征文活动,叫“江南,我在”,得到大家的积极响应和行动支持,就在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的当口,一个编辑在群里公然发出不和谐的声音,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我当时一下没忍住,就和他辩驳起来。你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私下给我发信息,说对方不是故意的,让我不要生气。这番发自肺腑的暖心话,化成盛夏里的一股清风,吹散了我郁结的忿忿。我定了定神,然后回答你说,好,没事。后来事情圆满解决,你再三确认我没事之后才放心。   每次后台有稿,或者我有什么需要你做的时候,留言你,即便你是在车上,图书室,或者任意一个不在电脑旁的位置,你都会及时回复,说好的师尊大人,我现在在路上,待会回去就做……那么多细节的叠加,我越来越喜欢你的可爱、你的负责、你的体贴、你的善良、你的担当,还有你害怕自己说错话做错事,事事必先请示的小小胆怯。知道你姓名的人喊你睿睿,我还是喜欢称呼你“小蜜”。小蜜,略带点暧昧的甜腻,就那么随意地一喊,便觉满齿噙香。   你第一个猜中那个短小心情文的作者是我,我确信,在你做判断的时候并没有百度。大翼具有敏锐的“侦缉破案”能力,他能抽丝剥茧从蛛丝马迹中确认我,完全正常,而熙和飞花是因为熟悉我、熟悉我的文风猜中了,也没有悬念,而你的依据是什么,直感么?应该是直感。那么我只能说,小蜜,你赢了。   最后,向来沉默的我要告诉你,小蜜同学,你给了我一场盛大的感动。流火的夏天是毕业季,我也将别离定在此时,说好的回归轻松惬意,说好的不难过,然而淡淡的伤感还是翩翩而至,如花落肩头,总能惹一些恍惚迷离。我在论坛发了告别帖,你虽然用的是手机,但速度绝对不慢。你不仅跟了好几个帖,还私底下给我留下了长长的一段话,是明媚的祝福,是灿烂的期待,也是华彩的表白。我揣度你当时的心情,应该是有不舍的吧。乖孩子,在你心疼我的时候,我也在心疼你。   你说“我在深海三英尺,你却离岸七光年”,这种感觉好惆怅,我拒绝这样的距离。如果可以,我宁愿我们彼此的心疼是绚烂的夏花,在情意的浇灌下,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秋,回离】      这一场以墨蓝天幕上绽放的烟花为背景的倾城之舞,我决定跳给你看,纸墨飞花。   枫叶被秋霜擦得火红的季节,我知道了你。当时你常驻的网站叫好心情。我懵懵懂懂地来到这里,在首页的显眼处邂逅了你的名字,便觉有一股墨香,裹挟在花香里迎面扑来,便心甘情愿沉沦在你构建的文字世界里。你浓淡适宜的字里行间有烟火人生,有师者风范,有鹣鲽情深,有文学眷恋……你把你眼中的世界、行走的脚步、心里的感触拉扯成细细密密的丝,缱绻的诗意和深刻的哲理巧妙地揉进文字里,那文字便活色生香起来。我在你笔下的风景里走走停停,沉醉得不觅归路。折服于文章里美不胜收的阳春白雪,从此我存了仰望的心思,默默关注“纸墨飞花”名下所发的所有文章。   原以为这样的默默会持续很久很久,直到某一天我在群里得瑟,恰巧你在,就这样顺理成章地认识了,一来二往的,渐渐熟稔起来。我喜欢一切水到渠成的结交,因为这可以让我更相信缘分这个词,进而更加珍惜相知相守的每一个日升月沉。让我开心的是,我关注的偶像级人物也关注着我,一时开心有之,惊喜更深,调皮劲上来,我霸道地直呼你为“娘子”,宣告对你的所有权。而你,在反对无效的情况下,算是接受了,这点让我偷着乐上好半天。   娘子,这几天我在看一部电视连续剧《新恋爱时代》,邓小可和郑海潮真心相爱,经历了风风雨雨后终于走到了一起,我一边跟着情节走向时悲时喜,一边也在问自己,如何对爱下个定义。   现代社会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爱情也趋向于快餐化,相亲节目铺天盖地的占据着各电视频道,好女人很多,好男人也很多,可是为什么都找不到合适的一半,而高贵地单着?已经组建家庭的,也不见得公主和王子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我越来越迷惘。人们在生存和更好的发展里忙忙碌碌疲于奔命,被提上日程表为之奋斗的有房子,车子,票子,每天二十四小时被分割成很多个小块,开会、应酬、联谊……爱的表达、情的维护退守一隅,可有可无。也许会有人说,这样的问题不应该是我这个年龄的人提出的,回望自己走过的路,我也深深感喟我这样的女子似乎更适合生活在古代。说了那么多欲盖弥彰的闲话,无非想告诉你:我羡慕你拥有的举案齐眉。那个现实生活里喊你“娘子”的男人,用他的包容和理解,诠释了什么叫爱——爱你,就是让你快乐地做自己。   我是个小女人,对物质没有多大的奢望,所以一直觉得,被深爱,被珍惜就是一个女子最大的幸福,娘子,你是幸福的。如果非要给这个幸福限定一个具体的时间,我想那就是,一辈子。   在你肆意挥洒才情的身后,始终有一双温情的眸子,一个宽厚的肩膀,一颗懂得的真心,许你一世安好。我是过客,也是归人,在你的年华里打马而过,用生命里所有的年轮,品读你不经意间遗落在岁月深处的一抹浅笑,一脉惆怅。   此生,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冬,极光】      这一截在冷风里踽踽独行,然后栖息在一根断弦上的曲调,我决定唱给你听,大翼搏风。   最初让我惊艳的是你的匪警小说《风清月明》,那一刻起我记住了你。读你写的故事,我会时常在脑海里勾勒写这些故事的人的模样。然后,你来了。你进驻江南,正是情书风劲吹的时候,而你第一封情书的女主角,是我。絮之初印象,惹我几番神驰。人海茫茫,红男绿女,能够入心的,实属寥寥,絮的形象和你心中永远不会磨灭的小猪印象略有重叠,其实是我之幸。你我于冬季结缘,美丽的雪花漫天飘舞,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月末,到二零一三年六月月末,你用你特殊的方式陪我一起坚守,一起维护着这个心灵的家,说好的不离开,就真的未曾走远。犀利的你眼里揉不进一粒沙子,在社团的方向略有偏差、方式稍有疏漏的时候,你总是善意出言警示,三言两语点醒,让管理人员及时修正。这样的你,恍若一道绚丽的极光,辉映在江南的苍穹,如此华彩,如此耀眼。   人生之路走得久了,光怪陆离的事情见得多了,原以为自己已经修炼到见怪不怪、泰然处之的境界,明明知道某些现状是横看成岭侧成峰,我们自身力量渺小,无法改变任何的事实,然而最后还是不能若无其事地置之度外,那些焦虑和挣扎聚在眉峰,纠在心头。记得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我们改变不了世界,但是可以改变自己。大翼,我们不能控制自己的遭遇,但可以控制自己的心态。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的确,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个小角落,留给一个和自己的灵魂遥相呼应的人。只要是在那个人的面前,你是另外一个你,没有伪装的真实的自己。坚韧如钢亦会化为绕指,柔得滴出水来。你和我说起那个才华横溢的调皮小猪,说起你不能出口的担心和隐痛,在你看似平静的讲诉中,我可以触摸到你潜藏得很深的忧伤,以及浓稠的思念。我想对你说,大翼,不要担心,有你的牵挂,不管小猪身在何方,她都会过得开心快乐。或许不久的某一天,小猪又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你面前。地球是圆的,缘分也是圆的,所有的辗转流离,不过是为了再一次相遇。请坚信,要坚信。   对我来说,虚拟世界也是另外一种状态的社会,形形色色的人,纷纷攘攘的事,深深浅浅的情。关于网络的种种,我曾经问到自己的本心,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一切回到最初的模样,我会不会选择拒绝相遇?答案是,我不后悔这样的相遇,虽然某些相识,会让人受伤,一如我们不愿面对却不得不面对的,公正背后的交易,霓虹下的肮脏,笑容里的阴谋。我在疗伤的时候总那么想,没有风雨如何见彩虹,没有极寒折磨怎么有梅香盈袖,没有黑暗煎熬怎能迎接曙光晨露,没有伤害何来心的慰藉?大翼,我知道阅历丰富的你,体悟比我要遥深很多,愿与君共勉。   人生是一场表演,我们要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医院在那做自己的主角,弦虽断,曲犹扬,且让我们高歌一阙《离骚》,走出属于自己的无可替代。      走天涯,书流光,墨香缱绻了轮回的春夏秋冬,在斑斓季节的淡入淡出里,我已学会不去细数寂寞繁华处阑珊的灯火,只要意在,心在,梦在,我的时光纪,就是一段赶往25°的路。 共 502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