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爱的智慧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乡村小说
“肉呢?”    “肉?……我、我……嗨!”茂泉歉疚地红了脸,支支吾吾难回答。   “我、我、我个啥?我的话你就只当耳旁风,这点小事你就办不来?”茂泉的妻子快言快语,是个点火就着的烈性子。   “我记在心上呢……”   “记个屁!记也是记在了脚心上,踩在脚下不当正事办!”   “今天我在厂里思前想后,那事不能干,我是党员啊!”   “谁稀罕你那破党员,还是个预备的。将来转了正,更是个避猫鼠,树叶掉下来都怕砸破头。从食堂花钱挤几斤猪肉就犯死罪了?亏你还是个管理员,这点小事就办不来!丢人不?”   原来,今天早晨临上班,妻子千叮咛万嘱咐,让茂泉从厂里食堂匀5斤猪肉回来,作为寿礼去给母亲祝贺66岁大寿。茂泉只是不置可否地哼了两声就走了。妻子暗想:这点小事,做为两千多名职工的食堂管理员,不费吹灰之力 !可是,茂泉却在厂里犹豫了很久很久,心想:唐山大地震刚刚过了一年,市民凭票供应猪肉,每月多则2斤,少则只供半斤。两千多人,僧多粥少,虽然库房保管员是自己的直接属下,悄悄一动嘴,定会藏一头盖一脚地乖乖照办。但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自己先开这个头儿,将来保管员或是炊事员,一旦家里也有类似情况向自己张个嘴,是点头还是摇头?尤其是,自己是个预备党员,正人先正己,所以,这个后门无论如何不能开!直到临下班,他也没好意思向保管员张嘴,一咬牙,一跺脚,终于空手回来了。   “在班上,我一直为这事焦心 ,你听我解释……”   “解释能当肉吃?说一千道一万,你就是不把我娘家人当回事!你忘了地震时我爹娘对咱的大恩大德!从农村老家跑20多里路来救人,硬是冒着余震的危险,把咱全家都从废墟里扒了出来!你砸伤了,是我老爸背着你,一路小跑,把你送到救援的直升飞机上,老人的后背,都被你流的血染红了……现在,你好了伤疤忘了疼,几斤肉的小事你都不肯办……”   茂泉的妻子不考虑丈夫的“难处”,唠叨起来没完没了,连解释的余地都不容。茂泉发了火,两个人唇枪舌剑地吵起来。最后,气得妻子指天发誓:一辈子再也不理他!   “好,依着你,千万别后悔!”茂泉也被气的喘粗气。   “一言为定!”妻子斩钉截铁不示弱。   “谁要再理谁咋办?”茂泉在将军。   “谁先理谁,谁就是小狗!”   “好。这话可是你说的!”   ……    冬季里昼短夜长,天很快就黑了。两个人晚饭都没吃,摸黑躺在各自的被窝里,背对背地睡下了。   赌着气,谁也睡不着,都在暗自想心事。茂泉想:结婚七八年来,马勺碰锅沿,不管谁是谁非,他们总是矛盾不过夜。因为,妻子在清洁站上班,凌晨3点钟就要起床去给城市作美容,哪能生气影响睡眠?所以,有时候‘理’在茂泉这一方,往往也是他先缴械投降和好如初,哄着妻子就寝。但是,今天妻子竟然赌咒发誓不理他,尽管明天是周日,不用去上班,夫妻双双去给岳母祝大寿,但也不能缺乏睡眠带着黑眼圈去献丑哇!再说了,唯一的女儿在姥姥家上幼儿班,见了孩子,哪能都撅着嘴,还赌气?   其实,茂泉在下班途中,思前想后已经胸有成竹——要把自家这个月的三张供应肉票全都献出,再和邻居借几张,凑到一起带给老岳母。可是,妻子唠唠叨叨不容他说话,就是自己认准一根筋:不管是黑猫白猫,今天没有拿回肉,就不是个听话的好丈夫!岂肯听他啰嗦解释?她本打算,风风光光带着5斤猪肉去祝寿,在众亲友面前要挣足面子,以显示自己有个职业出众的好丈夫!但她没有考虑到,这样做正好是给丈夫脸上抹了黑。因为茂泉是党员啊!   既然赌咒发誓打了赌,“谁再理谁,谁就是小狗”!正在气头上,男子汉大丈夫总不能屈服妥协先开口吧。   茂泉透过窗子,眼望着夜空,一轮圆月在薄云里时隐时现 。突然,那老式的窗子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于是,他像猫走路一样,蹑手蹑脚地下了地,找来一根细麻绳。   这简易房是老岳父和大舅哥亲手搭建的。(那时候,茂泉地震砸伤后转移到外地在治伤。)这古式的小格木窗户,是岳父家里闲置多年的老古董。这次搭建简易房也派上了新用场。那宽大独扇的小格木窗子,上面蒙了一层白色塑料布,合页连在窗框的上方,只能向屋内,上、下方向开关,夏天需要开窗通风,就把窗户向屋内拉开,把窗扇吊在屋顶上。   茂泉把细麻绳一端悄悄栓在窗户下沿上,然后把另一端牵在被窝里。他一面假装入睡打起了鼾声,一边用手牵拽那根细麻绳 ,一拽一松手,那窗子一开一合,便和窗框发出“哐哐”的撞击声。   女人毕竟是女人,夜黑胆小怕贼。妻子正在生闷气,听到外面有动静,顿时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把头蒙在被窝里,吓得大气不敢出,只是盼着茂泉也被惊醒出主意!   茂泉听到妻子吓得蒙起脑袋直往被窝下面缩,一阵暗笑。于是,他把鼾声打的更响了,那窗子“哐哐”的撞击声更欢了,大有强人破窗而进的紧张氛围。   茂泉妻子听着窗子的撞击声,吓得在发抖。喊又不敢喊,哭又不敢哭,只是暗骂茂泉睡的死简直像头猪!    妻子终于忍不住了,一滚身,惊慌失措地钻进茂泉的被窝里,紧紧搂着茂泉的脖子直摇撼,把嘴贴在茂泉的耳朵上小声叫:“茂泉,茂泉!快醒醒……”   茂泉被逗得差点笑出声。但他强忍着,故意睡意犹浓地喃喃道:“啥事呀?这么大惊小怪的!”   妻子缩在他怀里,魂不附体地颤声说:“你听听,有人在敲窗,快要进屋了。是闹贼!”   咔哒一声,茂泉把灯拽亮了,故意慌忙坐起身:“贼在哪儿?”   茂泉妻子这下壮了胆,一下坐起身,指着窗子说:“在外面,在……在……”说着,她终于看清了:栓在窗子上的那根细麻绳与茂泉的被窝连在一起。她这才如梦初醒!她又气又羞,用双拳像擂鼓一样,锤击着茂泉的光胸脯:“你真坏 ! 你真坏……”   茂泉的恶作剧到底成功了。他裂开大嘴嘿嘿嘿地大笑着:“这回你是小狗了吧?人家睡大觉不理你,你却光着屁股来钻被窝。小狗!没羞……”   妻子破涕为笑。   小小简易房里,洋溢着欢声笑语,冷战前的不愉快终于烟消云散了。在和谐欢乐的气氛中,夫妻俩正在谋划着明天去拜寿的事……   癫痫需要查什么武汉癫痫有治好的吗荆门治儿童癫痫病那里好西安专业治癫痫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