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父亲的味道(味道征文.散文)

    一、土豆片炒青椒,这是一道再普通不过的家常菜。说它普通,除了因为土豆、青椒这两种菜,天南地北,一年四季都能见到,再就是它即经济又实惠,不管是春夏秋冬,随时都能吃到这道菜。然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我家的宰猪饭(散文)

    爹从老家打电话来,高兴地说日子已经定,腊月十八要宰过年猪。我们弟兄几个就要在这天早上赶回去帮忙,实在忙不赢的,可以晚些到,但必须得在晚饭前赶到家,一起吃宰猪饭。因为这是我老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菊韵】重走江南路(散文)

    我的家不在江南,而是在错落有致的丘陵上。那里有我魂里梦里的牵眷,那是我心中的江南……云烟漫卷孤程,清风旅衣单。安逸把生活孤立成慵懒的线条,我在心灵的呼唤里寻找久违的江南。其实...[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青春】心中永远的军号声(散文)

    初进军营,难忘那晚一声悠扬婉转的熄灯号声,我的军旅生涯也从那一刻开始起航。从那天起,军号的旋律伴随着我们训练学习、工作生活,从清晨的起床号、出操号,到吃饭号、午休号、上课号,...[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百味】驶过记忆的火车(散文)

    1还得从我爷爷的死说起。爷爷死于胃癌,确切地说,是他忍受不了癌症的折磨,选择了自杀。他把自己像抹布一样,悬挂在大队磨房的横梁上。磨房曾是我家的祖屋,爷爷亲手搭起的挑檐式四间大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我的哥哥(散文)_1

    (一)又是金秋时节,院子中的石榴,像一盏盏大红灯笼似的,压弯了枝头。它们有的咧开嘴笑了,有的笑破了肚皮,露出了似珍珠如玛瑙般的石榴籽。当初也是这个季节我来到这里,决定定居这个...[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面对一棵树(散文)

    这是一片视野开阔的荒原,目光所及满是在萧萧秋风中瑟瑟抖动的绵绵枯草。有一棵树,只有一棵树在孤零零地伫立着,显得那么突兀那么醒目,使我远远一眼便看见了它。穿过满地枯草,我默默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心造庄子(散文)

    每个人的心里都将有一个庄子,庄子是每个人困境中的一根救命稻草。每个人的心里都需有一个庄子,庄子是每个人得意时的一面警世铜锣。放下——作蝶翩然园中你若花开,蝴蝶自来。一切都是自...[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点点滴滴(散文)

    现在想起来当时真的很傻,也觉得非常后怕,因为当时没有做一点发生危险的准备,妻子在此前所有的体检都是那么完好,一切指标都是正常的原因吧。起初的等待越来越觉得漫长,从上午一直到中...[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酒家】父亲的手(散文)

    奶奶站在黑暗即将吞没一丝光亮的暮色里,对羊角辫刚刚扎成小马尾的我说:“乖啊,咱家遭难了!”在奶奶掀起衣角抹泪的瞬间,一条长长的晃眼的红丝带,在我惊恐的目所能及的黑暗里,游弋向...[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