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都是拆迁惹的祸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网游小说
癫痫病的病因都有什么呢 (一)
   医院的走廊里,王彩云坐在排椅上一直在哭,身旁的刘新宇难过地看着母亲。手术室门口的灯一直亮着,王彩云不时地抬头看下,她希望这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的手术能马上结束。离她不远坐着的弟弟王春阳一直低着头,不敢向姐姐这边看一眼。刘新宇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不一会,拎了几瓶矿泉水走了进来。
   刘新宇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了舅舅王春阳,王春阳看了看外甥刘新宇说:“谢谢小宇,你不生舅舅的气吗?”
   “舅舅,我妈说的都是气话,咱毕竟是一家人。”刘新宇看着王春阳说。
   “小宇,你真是个好孩子,你妈身体不好,你要好好照顾你妈。”王春阳有些惭愧地说。
   “舅舅,我会的,你也别太上火,我想外婆不会有事的。”刘新宇安慰着舅舅。
   当刘新宇将水递给母亲的时候,发现母亲的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豆粒大的汗珠直往地上掉,刘新宇急忙扶着母亲问道:“妈,你是不是不舒服?”
   “没事,妈就是有些头晕,把水拿来,妈吃点药就好了。”
   王彩云接过儿子递过来的水,从包里拿出来药瓶,倒了两颗,放在嘴里,喝了口水,一扬脖咽了下去,刘新宇心疼地看着母亲,坐在母亲身旁,拉着母亲的手,眼盯着手术室的大门……
   王彩云和弟弟王春阳是母亲一个人带大的,父亲去世早,母亲为了不让姐弟俩受气,没有选择再嫁,而王彩云与王春阳也非常懂事,在王彩云十七岁那年,她选择了辍学,出去打工,她希望把机会留给弟弟王春明,让弟弟好好念书,是王彩云当时唯一的想法,当然自己辍学出来打工,也是希望自己的母亲不再那么为他们姐弟操劳,因为母亲的哮喘病越来越严重了。
   王彩云是在广州东莞的一家服装厂里打工,也就是儿童癫痫病的发病原因主要是什么在打工期间,她认识了刘新宇的父亲刘天成,虽然刘天成也来自边远的山区,但那朴实与憨厚的个性,让王彩云心生好感。而且刘天成无微不至的关怀,让王彩云很是感动,从小就失去父爱的王彩云,在比自己大五岁的刘天成那里找到了一种久违的呵护与温暖。
   刘天成做事踏实、肯吃苦,这也是王彩云所喜欢的。就在王彩云二十岁的那一年,王彩云随刘天成回到了贵州老家,刘天成的父母也非常喜欢这个纯朴、清秀的女孩。得到刘天成父母的认可后,王彩云心里开始纠结,不知道自己把刘天成带回家后,母亲会是怎样的态度?
   眼看就要过春节了,王彩云给母亲范红梅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听说女儿处了对象,而且这个春节就要领回来,这让范红梅心里甭提有多高兴。范红梅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女儿,那么小的年纪,为了这个家,就开始出门打工了。正好这个春节女儿带着对象回来,儿子春阳也放寒假回来,一家人好好团聚一下。
   范红梅很早就开始收拾屋子,她希望女儿带对象回来的时候,不会显得太过寒酸。范红梅买来石灰,将三间房屋里外粉刷一遍。邻居唐婶看着范红梅一个人忙碌,急忙过来帮忙。
   “红梅啊,大冬天的,你这是折腾啥啊?”唐婶问道。
   “他唐婶,彩云要带男朋友回来,所以我想干净干净。”范红梅一边搅拌着石灰一边对唐婶说。
   “红梅,这些年你也够不容易的,如今彩云在外打工,又有了男朋友,春阳也快要毕业了,你是苦尽甘来了。”唐婶看着范红梅有些心疼地说。
   “哎,就这命吧!不过两个孩子都很懂事,这让我心安了不少。”范红梅满脸幸福地说。
   “是啊,咱这儿谁不夸你养了一双好儿女啊!”唐婶一边帮范红梅刷着墙一边说。
   “恩,我想了,等彩云回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他们能在我这里结婚,这样也好有个照应。”范红梅眼里充满了幸福地说。
   当彩云带着刘天成回来的时候,弟弟王春阳已经提前两天到家。姐姐彩云见到弟弟又长高了而且还壮了许多,拍拍弟弟王春阳的头说:“长成大小伙子了,比姐姐高了半头啊!”
   “姐姐,我可想你了,我就快毕业了,等我毕业了,你就不要出去打工了,我赚钱,养你和咱妈。”王春阳看着姐姐清瘦的身材,有些难过地说。
   “傻弟弟,难过什么啊?姐姐不是挺好的吗?”王彩云看着弟弟的样子笑着说。
   “可是,我觉得姐姐太辛苦了。”王春阳看着姐姐说道。
   “辛苦什么啊?别难过了,我就等我弟弟有大出息,然后俺好借俺弟的光了哦。”王彩云逗着王春阳笑着说。
   “小弟,这是我和你姐给你买的礼物,看看喜欢不?”刘天成把一个纸盒放在王春阳的面前说。
   “什么啊?天成哥。”王春阳看了看姐姐又看了看刘天成说。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姐姐王彩云笑着说。
   当王春阳打开盒子一看,是一双崭新的耐克鞋,而且是同学有穿的,听说一双要好几百,这么贵的鞋,自己想都没有想过自己会穿上。
   “愣着做啥,穿上试试。”姐姐彩云催促着说。
   “姐,这么贵的鞋,我不穿,你们拿回去退了吧!”王春阳虽然很喜欢,但是他知道这双鞋可能是姐姐半个月的工资。
   “退啥?这是你天成哥给你买的。”姐姐看了看刘天成笑着说道。
   “是啊,小弟,你快穿上试试。”刘天成憨憨地笑着说。
   看着儿女懂事乖巧,范红梅心里总会觉得很幸福。如今看到女儿带回来的对象,刘天成一看就是老实憨厚的小伙子,范红梅打心眼里喜欢……
   (二)
   “妈,你看!”刘新宇站起来喊着王彩云,用手指了指手术室门上的面灯。这时候王彩云发现手术室门口的灯已经灭了,急忙站起身来,跑向手术室的门口。
   “谁是范红梅的家属?”医生站在门口问道。
   “大夫,我是,我们是。”王彩云急忙回应道。
   “手术虽然不是很顺利,但还是很成功,患者需要休息,不要让她过于激动。”医生说完便走了。
   当护士将范红梅推出手术室的时候,王彩云看着母亲有些灰白色的脸问道:“护士,我妈怎么不睁眼睛啊?”
   “患者还在麻醉中,要过一个小时候才会清醒的。”护士边解释边将范红梅推入二楼的204病房。
   病房里母亲范红梅还在沉睡,王彩云坐在床头,拉着母亲的手,眼里含着眼泪……
   王彩云想起了母亲的不容易,记得在自己上小学的一个夏季,自己还在上课,邻居胖婶跑到学校来找自己,看着胖婶满脸是汗,着急地问:“胖婶,怎么了?是不是有啥急事?”
   “彩云啊,你别急,你母亲晕倒了,鼻子一直出血……
   还没有听完胖婶的话,王彩云就急忙往家里跑,母亲是在镇上的轴承厂上班,怎么会突然晕倒?当她跑到家的时候,母亲已经被几个人抬着往外走。她看到母亲紧紧闭着眼睛,吓得哇哇大哭起来。邻居胖婶拉着王彩云和躲在墙角的王春阳说:“别哭了孩子,快点去医院,王彩云这个时候才发现家里地下的脸盆里全是血。王彩云这一刻想到了父亲,父亲被车撞的时候,也是满地满身都是血,那可怕的场景,一直留在自己的脑海了。这一刻,王彩云觉得母亲就要离开自己了,她拼命地在路上跑着,最后还是车里的人看到王彩云,叫司机停车,让她上了车,那一次她确实被吓坏了。在车上一直都趴在母亲的身上不愿起来,那一年她只有14岁。
   ......
   看着母亲渐渐红润的脸色,王彩云拉着母亲的手哭着说:“妈,你快快好起来,我不再惹你生气了,春明是我弟,什么事我都让着他!我只希望妈快点好起来。”
   王彩此刻云明显感觉到母亲的手指轻轻地攥了自己一下,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静静地看着自己握着的母亲的手,不是幻觉,她真实地感到是母亲的手在攥着自己的手。
   此刻,医院的走廊里,王春明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神情有些沮丧。他并没有想到事情来得如此突然,而这结果也是让他始料未及的……
   (三)
   王春明毕业后,没有回到他所居住的小镇,而是留在了省城。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在省城站稳脚跟,然后将母亲接出来,也好让辛苦一辈子的母亲享享清福。王春明应聘的是一家中韩合资企业,他喜欢这个公司的企业背景,据说,这位董事长也曾是白手起家,而如今在全球已经有了多家企业。
   王春明在公司踏实肯干,而且很少说话,这赢得了同一办公室赵媛媛的好感。赵媛媛家住本地,父亲和母亲都在邮电系统的职工,赵媛媛自然是老两口的掌上明珠。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赵媛媛经常从家里给王春明带来可口的饭菜,其实,他懂得赵媛媛的心,但他总会有意地躲着赵媛媛,因为她知道家里的情况,和赵媛媛不合适,而且自己如今首要的任务不是结婚,而是要努力工作,赚足够的钱,买上房子,把母亲接来享享清福。
   王春明的不冷不热,让赵媛媛有些苦恼。一次,在单位的集会上,赵媛媛喝多了酒,领导让王春明将赵媛媛送回家,那天赵媛媛在出租车上趴在王春明的大腿上哭得一塌糊涂。将赵媛媛送进家门的时候,赵媛媛的母亲秦素清,看着眼前这个干净老实的小伙子打心里喜欢。王春明临走时,秦素清送出老远,而且一直嘱咐说:“以后要经常到家里玩哦!”
   从这次起,赵媛媛和王春明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王春明自然知道赵媛媛的想法,自己也一样,只是不敢去想,赵媛媛无论是从外貌上还是从家境上都比自己高出许多,这让他有些自卑,感觉自己真的配不上赵媛媛。当赵媛媛知道了王春明这种想法的时候,笑着说:“春明,我就是喜欢你这憨劲,谁说你配不上我啊?我还觉得是我配不上你那!”
   那一年的春节,王春明将赵媛媛带回了老家。母亲范红梅自然高兴得合不拢嘴,看着儿子领回来的媳妇,一米七的大个,眉清目秀,白净净的脸上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范红梅拉着赵媛媛的手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够。姐姐王彩云和姐夫刘天成忙里忙外,姐姐王彩云更是高兴,如今她和刘天成在镇上租了个小店面,每天起早贪晚地买小吃,虽然辛苦些,但如今母亲健康,儿子新宇已经一岁多了,如今弟弟又带回了对象,王彩云觉得,这日子真的有奔头了,看着媳妇那高兴的样子,刘天成笑笑说:“媳妇,看你笑的,脸都开花了。”
   “那是,我弟可是咱这里出的第一个大学生,如今在省城工作,又有了对象,能不高兴吗?”王彩云笑着对刘天成说。
   “嗯,以后妈就不用操心了,咱也好好干,让咱妈享享清福。”刘天成憨笑着说。
   “天成,其实,我觉得如今的我是最幸福的人。”王彩云很深情地看着刘天成说。
   “彩云,俺也是,俺觉得这辈子娶了你,是我几世修来的福。”刘天成一本正经的说。
   “看你那傻样。”王彩云一边收拾着厨房里的碗筷,一边笑着说。
   在王春明和赵媛媛临走的前一天晚上,范红梅把他们几个叫到堂屋,范红梅还没说话,眼睛就有些湿润了……
   “春明,如今你也是有对象的人了,妈看到你和媛媛这样好心里很高兴。”范红梅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个小布包。
   “妈,您放心,我会努力工作,努力赚钱,等儿子买了房子,接您和姐姐一起到省城。”王春明觉得母亲老了,那老的速度快得让自己无法适应。
   “媛媛,这是我婆婆给我的见面礼,你也知道,我们家里的情况,我把春明奶奶留给我的这枚戒指送给你。”范红梅把小布包放在赵媛媛的手里。
   “妈,这个你留着,这是奶奶给你留的念性。”王春明急忙拿起小布包放回到母亲手里。
   “傻孩子,这是妈给儿媳妇的见面礼啊!不能不收的啊!”范红梅看着王春明说道。
   “弟,妈送给媛媛的,就让媛媛收下吧!”王彩云在一旁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说。
   “春明啊!妈妈老了,妈只希望你要记得这个世界上为你付出最多的是你的姐姐。”范红梅拉起儿子和女儿的手放在一起说。
   “妈,我知道,没有姐姐就没有我的今天,您放心,我一定会对姐姐好的。”王春明说着看了看姐姐,和姐姐抱了抱,拍了拍姐姐的后背说:“姐,谢谢你!”
   “说啥呢,谢啥呢?你是俺亲弟,我就应该对你好。”王彩云看着弟弟心疼地说。
   在王春明和赵媛媛走的那天早上,王彩云和刘天成送王春明和赵媛媛到汽车站,在临上车的时候,王彩云把一千元钱塞给了赵媛媛说:“媛媛,我们这里是小县城,也没有什么可以买的,这个钱是我和你姐夫给你的,回省城买件衣服吧!”
   “姐,我不要。”赵媛媛向王彩云推搡着说。
   “姐,你和我姐夫也不容易,妈都是靠你照顾着,我应该给你点钱才对。”王春明将钱拿起来放回到姐姐手里。
   在车开动的一刹那,王彩云将钱塞到了赵媛媛的兜里。看着汽车渐渐开远,王彩云和刘天成相视一笑,然后拉着手向家的方向走去……
   (四)
   如果说没有旧城区改造这件事,范红梅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虽然自己一个人很辛苦地拉扯大一双儿女,但毕竟儿子有出息,女儿有孝顺。镇旧城区改造,范红梅家的老宅在规划之内,范红梅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很高兴。这样也不用冬天自己生炉子,老了老了自己也可以住上供暖的房子了。
   拆迁的通知刚下来的时候,王彩云给弟弟王春明打了个电话,说了家里这边拆迁的事情。王春明当时正和赵媛媛吃饭。王春明把家里要拆迁的事情告诉了赵媛媛,赵媛媛很兴奋地说:“真不错,这样我们买房就不用贷款了。”

共 9646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病me="pn" value="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