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冷老师来了,莫小七走了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9-11 分类:txt下载

作者按:冷老师回到论坛是值得庆贺的事情,在各大论坛“浪迹”了那么久,久负盛名的辞赋家终于回家了。老实说论坛里的文学氛围是不够浓厚的,冷老师的出现,终于有了名家的身影。

莫小七走了,新的编辑一还在。多少风雨一起走过,感谢莫小七为网友付出的一切。别了小七,期待未来更美好。

虽然作为编辑一的你走了,但做为网友的你永远都没有离开。

冷老师来了,莫小七却走了,幂幂之中又想到了那句人人皆知的古训,“少不入川,老不出川”。

想是想起了,用在这里却有些风马牛不相及,让人不知所云。

冷老师是冷老师,莫小七是莫小七。

以前很少到家乡论坛发帖的冷老师,肯定不会知道莫小七是何许人也。

反之莫小七也不一定知道冷老师就是大名鼎鼎的简阳籍着名辞赋家冷林熙。

当初,偶读《玉成乡赋》,我竟然把冷老师当成了一个会写赋的小女生。

不知者不怪,以名取人或者以貌取人,都成了社会的通病。

我不是巫师,所以我也没有列外。

读冷老师的文章,坛罐,玉成都是天然的辞赋,无需雕琢,浓浓乡情里都是化不开的怀年和乡愁,浅浅的勾勒,有意无意的句点,“满山青”,龙泉灌溉工程等青春往事历历尽显。

用“少小离家老大回”这几个字来形容冷老师,其实是不太妥帖的。

熟悉冷老师的人都知道,当年在内江时,冷老师是用尽了办法才回到简阳的。

尽管职位不断的变幻,但从未离开简阳半步。

从《玉成乡赋》写到《简州赋》,从《望江楼赋》写到《寿光赋》,原本只《赋看简阳》的,却一直未能停下前进的脚步,看了雄州看天府。看了天府看华夏,继《赋韵天府》之后,《赋韵中华》又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划起来。

冷老师姓冷,却有一颗热情的赤子之心。

当年龙泉山工程的艰难困苦没有倒下,身患绝症没有倒下,在大是大非面前没有倒下。

一支笔,描尽风雨春秋,半手赋,颂透万。里河山。

如果单看冷老师的个人简历,谁也不会想到很多年后,他会在辞赋界开创新先河,独成一派的。

冷老师的文章,总是几易其稿,或添,或该,或删,或备注,从不仓促,从不忽悠,如有问题总会第一时间通知更正,从麻辣论坛到中华诗词论坛,冷老师的文风和人品一直被文友们称道,华美诗赋王一秋站长一直尊其为兄,中华风雅颂副站长付向阳也视其为莫逆之交,中华诗词论坛更是以“赋犀&rd成年癫痫治疗的方法具体的都有什么呀quo;称之。

生活如沐春风,节俭而不失情调,去年为了配合天府新区的开发,冷老师毅然放弃数万元的润笔费,把“丹景乡赋”无偿献给了家乡。

笔耕不辍,又情系山水,今年应王版主之邀,陪同老师参观芦葭渡槽,中午吃饭时,相谈甚欢,一个不留神,冷老师夹的菜掉在了桌面之上,然而他并没有去夹第二个,而是自然从容的把掉在桌上的菜夹起,送到嘴里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这一幕,让我既感动又惭愧,老一辈人的风范就在这一夹间尽显无疑。

其实,夹一荆门治癫痫哪最有权威片掉在桌上的菜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可是现在的很多人已经做不到了,还有很多人不屑去做。

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人生,从农村出来,再回到农村,“粒粒皆辛苦”这几个字,冷老师是有切肤的感同身受的。

有人说名如其人,我是有些不敢苟同的。

冷老师姓冷不冷,莫小七姓莫却很热心。

首次看到“莫小七”三个字,我想到的是一个满脸虬髯,可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月下醉剑的大老爷们儿。

然而莫小七却不是我想像中的彪形大汉,一副眼镜,一脸笑意,即使有些身不由己,看起来也不过是一个芊芊弱女子。

在论坛浪迹了一个春秋,能留下点印象的人确实不多,网络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几个月的笔耕后,论坛还是论坛,网友们却一茬又一茬的各奔东西了。

一直以来,我对论坛的编辑是不太相熟的,除了温暖记忆外,能叫出名字的也只有莫小七。

写一些无关痛痒的名字,发一些倒清不楚的照片,灌一些事是而沈阳看癫痫正规医院非的混水,为一些积分的多少争论不休,看似风风火火,纠纠结结其实骨子里都是对家乡的黏和痴。

老实说,一篇帖子,给不给积分,其实就在编辑的一念之间。

给有给的标准,不给又有不给的理由,标准是死的,盘海的眼睛确实是活的,编辑们貌似大权在握,个中如履薄冰的滋味,外人是很难体会得到的。

那个时候的莫小七还在编辑一的位置上摸爬滚打,因为分分的事情,网友们微词颇多,发牢骚的也有不少。

作为编辑既要执行领导指示,又要照顾网友情绪,夹缝中去平衡,去求皆大欢喜,那是要抠脱脑壳皮皮的。

巫昌友曾经说过青春总是不堪百度,人生最大的无奈,无非是烫手的山芋扔不得,委屈的事情讲不得。

简阳籍辞赋家冷林熙先生曾在红网论坛,为首席版主若云写过一篇《若云赋》,慨叹网络管理是最难最揪心的管理,一个虚拟世界存在的人,要把一盘散沙,没有任何利益交集的网友凝聚在一起,那是件很了不得的事情。

我没有做过编辑,自然不知编辑的水深水浅,从冷老师的只言片语里,我感觉到道编辑那货是绝对不轻松。

冷老师与莫小七既没有闻过名,也没有见过面,如果有一天,论坛的某个角落里相遇了,那会是一个什么场景呢?

惺惺相惜吗?!

前些日子,无意中看到野火小草老师发的帖子,才知道莫小七在一个并不特别的日子离开了论坛。

不经意的瞬间,看到花开花谢,雁江依旧草长莺飞,幂幂中,此编辑一已经不再是彼编辑一了。

我有些淡淡的惆怅,人世间的聚合离散无非是你方登台我已下,注定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永久两个字略显苍白。

记得资阳年会时,见到忙得晕头转向的莫小七,很想聊上几句的,因为一个忙字,最终未能如愿。

有句话叫人走茶凉,其实莫小七走了那么久,那杯论坛的茶始终没有见凉。

前几天她还在论坛跟我的贴,因为忙于生计,竟然没有回复。

关于离开,总会有各种理由,海阔凭鱼跃也好,良禽择木而栖也好,家乡论坛都是莫小七挥之不去的情结。

冷老师来了,莫小七却走了。

冷老师写的赋不一定人人都会懂,但时间历史会记住。

莫小七为网友做的事不一定人人都清楚,但网友会记住。

【作者春天的地铁,原名巫昌友,四川简阳人,qq891344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