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百味】印象与她们的讲述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散文随笔
破坏: 阅读:768发表时间:2016-04-15 14:11:33

公司“三八”节活动,一直以来都是女士们策划,女士们参与。每年,我通过公司内刊上的报道对活动情况了解个大略。至于细节和一些花絮,有时从她们津津有味的谈论中,拾得一鳞半爪。印象较深的是有一年做“我的五样”游戏,要求每人想出自认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五样东西,然后,假设只能保留四样,只能保留三样,只能保留二样,只能留下一样——一样、一样地选择放弃!结果整个会场哭得一沓糊涂,弄得主持人无法收场,禁不住跟着一起啜泣。那种悲情场面,只能在一个纯粹的女人世界里演绎。
   今年三八节以“幸福女人·我的故事”为题举办论坛活动,活动范围放大到全集团范围。我想既为“论坛”,就该有一定的开放度,放胆提议观摩,会前得到了正式邀请——于是乎,容纳一百三十多人的报告厅内,济济一堂的碧玉婵娟掺和了我们六个大老爷们(六位支部书记),刚入场时有种走错地方的唐突感。我坐在最前排,在将近两个小时里,随着台上每一位讲述者情不自禁的绽放而心绪波荡,按捺不住记述的冲动……
  
   一、一棵挺住了盐渍碱熬的向日葵
   我对她的印象很深,看到她,听别人讲起她,总让我联想到一种植物——向日葵。一棵挺住了盐渍碱熬,在高天艳阳下盈盈绽放的向日葵。
   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彩,嘴角那一线自信的微笑,犹如向日葵灿烂的花穗,给红润的双颊平添了几分喜色,给清秀的眉目凭增了几分妩媚。是的,她最有资格站在今天的讲坛上。她的乐观和坚强,为她赢得难得的幸运——对一个打从死神桥头淌过来的女人而言,定然有太多的感触。然而,又一次出乎我的预想:她占用讲台的时间不到五分钟,对于那段难捱的时日,她以平静的语气一概而过:那时候,真得管不住自己,不由地去想,自己也许再也不能呼吸新鲜的空气,再也感受不到阳光、雨露、春风、秋月,再也不能牵起爱人的手,再也不能亲亲儿子的小脸蛋,就将连梦的影子也远远地背弃你……那种内心的无望,不是用“痛苦”两个字轻易能够形容的。
   第一次让我出乎所想,是前年春节前。我陪同集团工会主席慰问身患大病的员工。她是那天我们安排在最后一个走访的对象。冬日天短,夕阳已经收回了最后一抹光彩。之前三位受访者的病容和其家属脸上的愁云似乎在心底留下了阴影,天空沉郁与闹市上的新春气息搅和在一起,觉得心中难再承受那种低落、忧伤的氛围。然而,令我吃惊的是,不同之前三位大男子,坚持着想要下床的病恹恹的做样,这个小女人竟然站在小区大门外,顶着零下十几度的寒风,迎候我们的到来。要不是引领人介绍,我满以为是她家亲戚。她笑嗬嗬和我们打着招呼,坚持要我们上楼座座,进门就张落着给我们沏茶倒水。她家的楼房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建造的,房间不大,老式装修,但收拾得干净、雅致。一时间,我怎么都不能将她和一个刚刚手术出院的重症病人联系到一起,不能将“癌”这个人人避讳的字眼和她这样一个性情如此开朗的人联系到一块儿。印记很深,那天谈到她的病情和治疗情况时,泪花映亮了她的眸子。她说,幸亏是在我们这么好的一家企业工作,每年安排员工体检,发现的早,治疗的及时。她说,过了春节,就回单位上班。
   之后,她的身影连着两年出现在公司年会的舞台上。去年是演小品,今年是和三位男士搭档表演三句半。她演得洒脱、滑稽,几令人忍俊不禁。
   那年,适逢公司技术升级,因自动化水平提升,大批裁员,以考试方式优化上岗。虽然大病初愈,刚刚经历过生死考验,又将面临着失业徘徊街头重新找工作重塑职业梦想的人生变局。她没有和公司提出任何的要求,抱定不向生活低头的那股子韧劲儿,精嚼细啃消化了公司统一发放的三本复习资料,一举拿下了心中预期的岗位。
   “对于我而言”她抬头望着台下,停顿了片刻。“接受过疾病赏赐的生命教育——没有理由不再努力工作,热爱生活,紧紧抓住当下这属于我的实实在在的幸福!”
  
   二、看似柔弱
   当下,用“文静”形容一位职场上的女士,还能郑州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勉强。如果“文静”和“柔弱”契合在一位职业女性身上,那就意味着古典。如若再加上一点带有拘谨性质的“矜持”,那将不可思议。
   她来单位工作不到一年就休了产假。去年秋天的某个下午,闻听阵阵雷鸣,我的视线离开电脑屏幕,站起来展腰的同时向窗口望去,不经意间又在向北敞着口子的那段格子里看到她伏案的背影。我们两个部门间没有太多的工作联系,她和我说过的话加起来不会超过一百个字。偶然碰面,她只是轻轻地点下头,嘴角抿一丝矜持的微笑。她走路脚步很轻,说话细声慢语。如果不是特别在意,大厅里通常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临近年底,我为公司的年会节目着急,没想到她会自告奋勇参加总部的女声小合唱表演。为了凑足分配给总部的两个节目,我煞费苦心,三番五次找办公楼里几个平素唱得好的,从鼓动以至恳求,怎奈都不愿意在大场合上露脸,让我一筹莫展,自愧五音不全。女声小合唱彩排结束后,她有些羞怯地走到我面前说:我独唱一首歌试试,您看行不?她的嗓音不是很亮,但甜柔、温婉,别有韵味。那晚,她像一朵郁金香绽放在年会华美的舞台上,声情并茂,让人眼前猝然一亮。歌声落幕,台下掌声经久不息。第一次,我看到她脸上展现那么灿烂的笑容。那晚,她异常美丽。
   通讯和信息的便捷,在拉近空间距离的同时,微电波围绕着我们的身心不断地扩展和堆积着隔膜。你可能对千里之外某个人的苦乐烦忧尽悉知情;也可能对每天就坐在你五米之内的不止一位,所知仅只是名字、性别和职务。这和每天进出同一个楼道——门对门不相往来一样,是否属于现代城市病?姑且不作探讨。她的又一次自我绽放(相比而言,年会上的表演是乍然一现的展放;论坛上的讲述是缓慢的、深度的绽放),让我想着如何将“柔弱”这两个字,从她给我的第一印象中的抹去。
   三·八节论坛活动过去快半个月了,她讲述的故事在我的脑海里业已模糊了,但有一个细节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记。那是前年的冬天,公司董事会决议一项重大事项,从下午两点开始商讨,整整一个下午没有结果,晚餐之后会议接着进行。她所在的部门,除主管外本来有两名员工。就在会前一个多月,那位男士辞职他就。新人暂时到不了位,她一个小小的孕妇不得不承担起过去两个人的工作。尽管丈夫一再提调她量力而为,可是骨子里的责任像一个小宇宙一样推着她前行。她打电话从附近超市要了一份外卖,留在办公大厅里等着向证券部门上传会议决议。那天正巧丈夫出差,没人来接她,陪伴她一同守候。她的主管几次从会议室出来,催促她回家——上传材料的事主管代为完成;可她执意要等着,那是她的职责。主管只好不再勉强。她讲:或许是因为怀着孩子,忽然间她被一种从未有过的饥饿感纠扯着,胃壁之上若有无数张嘴向她呐喊,那是多么难耐的一种欲望?她几次翻检抽屉,她知道什么也找不到——没有可吃的东西。她抚摸着自己凸起的大肚子,环视空旷的办公大厅,目光透过玻璃隔墙,再一次停留在会议室紧闭的栗棕色的房门上,回头望一眼黑黢黢的窗外,一股莫名的委屈从心头泛起,禁不住双泪夺眶而出……
   她说,现在想起来那时挺可笑的。
  
   三、知母草
   我在公司内刊上编发过她的文章,见到本人是第一次。她应该是八零后——更确切点是八五后生人。她没拿讲稿,双手垂立,笔直地站在话筒前,面对台下一层高出一层的面孔,侃侃而谈,不显丝毫的慌乱。她的音色和美,抑扬顿挫,而且很会制造故事悬念。说真的,我听过一些专业播音员的讲述,不见得比她好多少!这或许是因为其中的真情实感——她讲自己的母亲——一个连小学都没念完,识字不多,却喜爱书法的农村女人。
   她说不清母亲是从什么时候迷上书法的。农闲时季,习字成了母亲的主要工作。最初是在她和妹妹用完的练习簿上写字,后来少量地买些旧报纸练习。她上班后,每次回家都不忘带一刀毛边纸回去。母亲喜欢书法几近痴迷,就连下田干活歇息的功夫,都会找草棍或石块在地上写划,每每都要父亲喊醒她。因为练字,少不了挨父亲的埋怨。每年春节前,为三村五里的乡亲们写对联,是母亲最为开心快乐的日子。母亲说,她喜欢中国字的方方正正、横平竖直。横如苗垄,竖像犁痕。生在农村,有一个满身尘土、满面风霜、满手硬茧,却有着文雅喜好的实属不伦不类的母亲,这让她心里每每有一种按捺不住欣喜。
   她母亲小的时候,村里的女孩不时行读书,也没有读书的条件,父母供不起。幸运的是,她母亲好歹还上过几年学,识得个门头脚道,懂得知识的重要性。所以,等她自己做了母亲,硬扛着,靠辛勤耕种和家庭养畜,将两个孩子供成了大学生,过上了有别于她的生活。
   我想到自己的母亲,母亲左颧骨上方的那块褪不掉的日晒斑,还有那迟迟走不出我脑海的蹒跚背影,依旧向我叙述着二老躬耕垄亩那些年,那漫漫岁月的艰辛。有次问母亲:要不是政府征用了土地,您是不是还在种地?母亲先是笑了,而后捶打着膝头不无感伤地说道:这两条腿要是不拖累,肯定还种!去年秋初回村,撂荒也只三年的田野,花草繁茂,满眼盈盈欲语。尤其是当我惊喜地看到知母草白色的小花枝——这种司空见惯、根须如脚丫子一样斜逸、我们称它为“老娘娘脚后跟”的草,我一直以为是不开花的——蓦然就想,母亲就像这土地,山花烂漫或许是她本初的心愿,因为负载着生活,承载着儿女未来的幸福,选择了生产粮食,以至于“忘我”。
   讲述者的母亲与我的母亲虽然不是一代人;而且,非常难能可贵的是,在市俗生活之外她有自己的一份雅趣爱好。可是,作为农民,作为母亲,有她们的共性,有来自土脉里的传承,那是真正的地气。
   女子讲,去年九月初的一天,她忽然想到就快到母亲的生日了,打电话本想提醒母亲,顺边问问家里的情况。母亲在电话里说,家里一切都好,今年庄稼收成不错,正是秋忙时季,要她安心工作,尽量少打电话影响他们在田地干活。
   俗话说“三春不如一秋忙”。想到母亲肯定会“忙”忘了自己的生日。查看日历,母亲生日那天正好是周日,她和同城工作的妹妹约定请上一天假,姐妹俩一块回家为妈妈过生日,给妈妈一个意外的惊喜。两人坐长途客车回到她们那个偏僻的县城,简单吃了些东西,买好生日蛋糕、肉蔬,叫了一辆出租车,路上姐妹俩还谈论着母亲看到她的两个宝贝女儿不期而归,该是如何的欢喜情形?一路之上心满意足,不觉就回到家门口。
   铁栅栏门紧锁——这个时季,这个时点(下午三点多),父母肯定在田地里收秋,骄阳似火,挥汗如雨。姐妹俩正打算到田地里找寻,邻居家的老人听到汽车声响,柱杖出来。告诉说,她们的父亲被车碰断了脚环骨,在县医院住院治疗,母亲在医院陪床,都有半把月了。
   两人惊呆了!
   她拔通了母亲的手机,电话里传来母亲有点不耐烦的声音,“又打电话啦,费钱的……”
   “别再哄我了,妈——,我和妹妹在咱家门口!”
   眼泪潸然而下。
   她向单位说明情况,请了一周的假,代母亲陪护病床上的父亲,以尽孝道。出乎所料,这一次母亲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这样也好,”母亲说,“有你们姐妹俩轮替陪床,我好回家收大秋。到了龙口夺食的时候了,再要耽搁下去,我和你爹这一年的辛苦恐怕就要白搭上了!”
   记得,电影《雪城》里有一段独白:好女人是一所学校。“好女人是好男人寻找自己,走向自己,然后豪迈地走向人生的百折不挠的力量。”这段肺腑之言,曾经让多少男人为之感动!
   可是,我们拿什么来比喻一位好母亲呢?
   好母亲是江河,是大海、是高山,是成年人癫痫病的症状草原,是一座教堂,是一部典籍……我想不出恰当的词汇来。
   女孩脸上垂挂的泪滴,让我想起含露的知母草。
  
   四、一杯水的幸福滋味
   “丈夫驻守边防,一年只有几天假期;婆婆远在外地,双目几近失明;母亲照顾着身体欠佳的父亲。从打算要孩子的那一天起,她就做好了一个人担当生活的心理准备。孩子刚满周岁,母亲却在一次小手术前的检查中被告知不好的消息。当时天塌地陷,心中万般疼痛,却得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尽管四处求医问药,但只短短四个多月,病魔就夺去了母亲的生命。面对愈加孱弱的父亲,面对常年在外的丈夫。她别无选择,在巨大的悲痛面前坚强的支撑着生活的天空。有谁会知道,每天清早叫醒酣睡中的宝宝时心中的不忍。将宝宝送到保姆家,听着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还是头也不回地骑车赶往单位。孩子半夜生病,高烧不退,她顾不得多想抱起孩子冲进茫茫夜色中……
   这就是生活在我身边的一位三十岁的女人,她用爱心与辛劳照顾家人、哺育孩子、坚守着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
   我特意翻检了一遍留存的内刊,找到这篇印象至深的题为《三十岁的女人》的文章。这是二零一一年三·八节活动后,财务部一位女士撰写的文稿。那年活动的形式和主题都与今年相仿——讲述“我最难忘的人和事”。只是活动的范围要小,只有公司总部的二十几位女员工。记得当时看完这篇文稿后,我的第一反映是:文稿中的“她”竟然如此陌生!这种不该有的“陌生”,存在两种情形:一种是文稿中主人公的坚韧和自持,成就的“集体陌生”;另一种便是我自己与群体间的隔膜。而我最为疑惑的是后一种情形,这让我有种局外人的忐忑,急切想要解开这一迷团。几位女士的形容,一遍一遍在我的脑膜上放映,可是找不出“故事”的蛛丝马迹,只好拿着文稿向主持活动的小于讨教:“写得谁?”

共 12521 字 3 页 首页123伊春癫痫病医院都在哪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654682&pn2=1&pn=2" class="next">下一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