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月夜与梦乡,他选择了会燃烧的枯叶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8-24 分类:散文随笔

那首曲子暗暗汇报你:怀才不遇,壮志难酬,思乡,盼愿自由,盼愿气力即是他哀痛的代言,他只憎恨本身太弱,太弱小,太太弱小了,宛如一片即将谢落的枯叶……

——题记

月光洒满了整座都市,给甜睡在寂夜中的都市披上了一层层昏黄的、淡淡的、轻轻的黄色衣裳,人们都在梦境之中徜徉,沉沉的,醉醉的……他却那么孤傲,那么严寒……

“天黑了,孤傲又逐步割着,有人的心又开始疼了……”睡梦中,总有一些人好像切夜难眠,清清浅唱着桑姐的伤感,总肆无顾忌的任凭哀愁缱绻恻悱,就这样被这一分愁然寥寂所遮盖的气氛覆盖着他,他也好像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空想……在他身旁,它不肯分开他,他也不肯它分开他,他与寥寂相懦以沫,痛楚相怜,只听见压抑的歌声未隔离:“天黑得像不会再天亮了,明不来日诰日也无所谓了,就悄悄的看芳华难依难舍,泪照旧热的泪痕冷了……”

当狡黠的月亮熄了他窗柩上那一盏微微闪烁的油灯,他的嗓音显得更淡了,不再那么压抑,那么颓废了,比起唱歌,他好像更像进入了梦乡,要知道,在梦乡里头,能很简朴的完成在现实中完成不了的工作,也只有梦乡,才气包罗万象,如愿以尝……

他自认为他本身身世卑微,不高尚,眼光短浅,他因为很在意身边的对象,所以他失去了身边的许多对象,自认为只会被这个嚣闹的世界所孤独,被世人排出,弃捐在一角落,唱着痛楚之音,“是以肠一日而九回,居则忽忽若有所亡,出则不知其所往”。此所谓九曲回肠,从哭泣到泣不成声……在这个情况里,他不再是脆弱的人,不会再去做无益的倘佯了……

江晚暮色,烟雨垂垂。他一身白素大衣,腰佩翡翠圆环玉,透光,灵气。旁边是一个朴素的吊牌,上面简体刻着他的台甫……背竖一笛子,纯绿竹打造的,他牵着一匹白色骏马走在古桥上,乍一看,颇具几分古典气势气魄,浪人侠客般,是那么的自由,那么的闲情逸致……自信的阳光在他身上流转,为什么在现实中他却那么的颓废呢?

白柳依依,随风舞,如纤纤女子般的温柔委婉;青溪荡荡,任鱼歌,如翩翩令郎般的任意随和……“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东风似铰剪”这美诗所要衬托的美画即是他梦中所见到的场景……原本歌舞在树上的小鸟,嬉闹在水中鱼儿静下来了,悠悠荡荡的笛声早已占据了它们心田的空虚,“此曲只应天上有”,委婉哀怨音调之中,渗透心思万篇,风情万种……“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他滚烫的泪珠就这样等闲把眼眶征服了……那首曲子暗暗汇报你:怀才不遇,壮志难酬,思乡,盼愿自由,盼愿气力即是他哀痛的代言,他只憎恨本身太弱,太弱小,太太弱小了,宛如一片即将谢落的枯叶……

郑州有治癫痫病吗成年人患上癫痫有哪些病因呢吴忠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