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故事她忽然抓起一个花瓶重重地砸在笔记本上转身就走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4-25 分类:散文随笔

“今天午间,你造成了我的衣服损毁,按照市场价格,需要赔偿六万五千英镑。”

颜笑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今天午间,你咬住了我的上唇,造成些许撕裂。按照我的人身投保,这样的伤口,需要赔付十万两千英镑。”

双眸渐渐放射出似笑非笑的光芒,嘴角泛着邪魅的笑意。

沈楠俯首,靠近颜笑笑的耳畔,低语道:“最重要的是,你夺去了我的初吻,将我看光光了,这需要你用一生一世来偿还!”

钥匙被举起。

“你可以走了!”

钥匙掉落在颜笑笑的手心。

浑身颤抖,冷汗涔涔的颜笑笑抓着钥匙,手忙脚乱地开着房门。咔嗒一声,锁头终于打开了。颜笑笑疯了一样,冲出了房间,冲向电梯。

忽然,颜笑笑想起什么,又疯了一样冲了回来。

沈楠走到桌边,端起一杯咖啡,坐在椅子上,轻点笔记本键盘,午间两人那尴尬的情景再次出现在视频画面上。

沈楠惬意地喝了一口咖啡。

砰!房门被一脚踹开。

颜笑笑愣愣地看着赤着身子坐在椅子上的沈楠。沈楠端着咖啡,面前的笔记本正在播放那羞人的画面。

不等沈楠言语,颜笑笑忽然抓起一个花瓶,疾速地冲了过来,花瓶重重地砸在笔记本上。咔嚓一声,笔记本屏幕碎裂了。

滋滋——

笔记本冒着白烟。

沈楠看着颜笑笑,微微笑。

颜笑笑看着沈楠赤裸的身子,惊叫一声,丢掉早已经砸烂的花瓶,冲出了房间。

沈楠将浴巾捡起,系在腰间,端起咖啡,惬意地喝了一口。

“幸亏摄像机里还有原文件。”

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冲了进来。

“沈总裁,出了什么事情?”

沈楠眯缝起眼睛,道:“限你们二十四小时内寻找到沈夫人。”

“沈夫人?”众人惊讶。人人皆知沈楠单身,连女朋友都没有,哪里来的沈夫人呢?

一个洗衣房专用袋子被沈楠举起。

“有这个,足够你们寻找了。”

纽约莱斯大学学生公寓520房浴室。

颜笑笑站在喷头下不断地清洗着自己的身子,想起在一天内连续两次遇到同一个男子,发生了种种尴尬的事情,颜笑笑感觉很难过。

防水帘子被猛然拉开,一张脸庞探了进来。

“伍月,你干什么?你吓死我了!”站在喷头下的颜笑笑惊恐大叫。

林伍月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笑笑,你为什么要将我的沐浴液全部用掉了?那可是六大瓶啊,你要洗掉皮吗?”

颜笑笑委屈地颤抖。自己怎么能告诉她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快拉上帘子啊,好羞耻啊。”

林伍月依旧抓着帘子。

“那个啥,今天晚上,卓然在六号会议厅有演讲,你陪我去看,好不好?”林伍月满面羞红的说道。

“伍月,爱,就要大声说出来,你都暗恋他两年了,还没有勇气表白吗?”颜笑笑说道。

林伍月难过地几乎要哭泣了。

“笑笑,你知道的呀,卓然是全校女生都爱慕的白马王子。那么多美丽的女孩,有家世的女孩追求他,都被他拒绝了。我这样一个普通的女孩怎么可能得到他的爱呢?”

洁白的牙齿咬住下唇。

“其实,其实能远远地看着他,就很幸福了。”

见颜笑笑没有言语,林伍月道:“笑笑,你在想什么?”

“伍月,故意砸坏别人的笔记本电脑,会被判刑吗?”颜笑笑忽闪着大眼睛。

“不知道哦,要看笔记本的价格啦。”

“那,那,那女人看光了男人的身体,算不算吃亏?”

“不算吧,其实多少女人想看男人那个都看不到呢。”伍月陕西小儿癫痫医院羞红了脸,低声道。

“啊,林伍月,女色狼啊!”颜笑笑大叫。

林伍月诺诺道:“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六号会议厅。

能容纳数千人的会议厅内座无虚席。学生们神情专注地看着演讲台上的一个青年慷慨激昂地演讲。

颜笑笑和林伍月坐在最后一排。林伍月双颊绯红,一双大眼睛不错眼珠地看着演讲台上的青年。

青年正是吸引了全校女生目光的校草——沈卓然。

忽然,所有人热烈鼓掌,群情激涌,却是沈卓然演讲完了。

沈卓然环视全场,目光落在会议厅最后一排的林伍月的身上。所有人朝这边望来。林伍月有些惶恐。

暗暗爱慕了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沈卓然两年,还从没有与他互相直视过。身为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生,还从没有被这么多人关注过。

林伍月有些胆怯,畏惧地低下头。躲避着众人的目光,尤其是沈卓然的目光。

“有一件事情被我压在心里许久许久了,今天借着这个机会,我想将这件事情大声地说出来。”沈卓然站在演讲台上,情绪激动地说道。

整个会议厅鸦雀无声。

爱慕沈卓然的众多女张家口市主治母猪疯的医院生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胸口。

一个女学生扭头看了一眼林伍月,道:“苏打水,沈卓然不会看上那土妞了吧?”

被称呼为“苏打水”的女孩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样子。

“梦雅,别开玩笑了。沈卓然怎么也是沈家的少公子,怎么会看上她呢?林伍月的父亲只是一个在土耳其开餐馆的小老板罢了。”

梦雅点点头。

“就是,全校也就林伍月和颜笑笑两人最不入流了。家境明明不行,还要到国外来读书。”

沈卓然深情地凝视林伍月,一束玫瑰被从身后捧出。

“啊——”全场哗然。

“这是要表白了吗?”人人唏嘘着。

“今天我想对我心仪许久的女孩表白,我要告诉她,我爱了她许久许久了。从她入校的第一天起,我就一直暗暗爱慕着她。如今,我再也小儿癫痫药物治疗承受不了单相思的折磨了。我希望她能接受我的追求。”

沈卓然看着林伍月,大声道:“林伍月,我爱你!”

“啊?”一直低着头的林伍月震惊地抬起头来,惊骇地看着演讲台上的沈卓然。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林伍月的身上。

林伍月的身子有些发抖,莹莹的泪水在眼眸中涌动。

本文来自小说《总裁宠宠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