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秋天的童话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一天,工头老猜敲着自制的烟袋锅子,看着大伙不紧不慢地说:“离秋收还有一个多月呢,回家干嘛呢?不如再找找看哪里还有一个月能干完的活,咱再挣点钱,再回去秋收也不耽搁事儿哈!你们说是不是?”“嗯,也行,不然回家除了打麻将没事干了。”有人接口说。   两天后,老猜凭借着和老情人的关系,让她帮忙找了一个砌下水管道的小工程。又等了两天,价钱敲定,我们开始着手干活。   砌下水管道的位置在别墅区的边缘线上。因别墅也是刚刚完工,别墅的边缘墙及路面还有些砌石头的工人正在收尾。我们这伙人兴冲冲来到施工地段一看,大家伙全傻眼了。那地方除了水就是石头蛋,可咋整呀?而且同来的人没有一个干过此类活儿的,都不懂,不知道咋下手?可活儿都接了,不干也不行啊!一时间可热闹了,七嘴八舌的说啥的都有,有的说,又不懂接这活干嘛呢?有的说不懂咱不会问问人家吗?鼻子底下长哩啥呀?光拿来吃饭吗?还有的直接说要不咱回去吧!   正当大家伙发愁的当口,由工地仓库那里过来一人,只见那人细条条的大个,穿一身迷彩服,摇摇摆摆喜眉笑眼地来到了大家伙跟前。“傻眼了是吧?是不是从来没干过这类活啊?”“嗯,嗯!”大家伙老老实实地点头。“好吧!看样子不帮你们,别说一个月了,给你们俩月怕是也干不出来,哈哈,你们都别回家了。”   老猜旁边的高林,人比较机灵,知道遇见高人了,赶紧上前,递烟给那人。那人摆摆手说:“不客气、不客气!烟收起来吧,伙计,我不会抽。我是这儿的采料员,工地上缺啥材料以后都找我哈。我姓孙,叫健平,大家叫我健平好了。”然后他转过脸问比他矮上一大截的高林:“你叫啥呀伙计?”   高林说:“我姓宋,他们都叫我高林。”噗嗤一声,那人忍不住笑了。他看看高林,再看看大家伙儿,说:“嗯……大林同志,山西欢迎你!”说着噗嗤噗嗤地直笑。   不大一会儿,他就和我们这帮人混熟了。刚好高林跟他一样是个好开玩笑的,俩人边说正事边嘻嘻哈哈地骂一阵笑一阵,闹了个不亦乐乎。   “你们河南人真笨,连地槽都不会砌,还得我教你们。”   “你们山西人更笨,就会嘴嗷嗷,啥都不会干。”   老孙每天都过来和高林俩人一对一答逗嘴玩,顺便指点着工作的进程。   太熟悉了,他直接管高林叫大郎,或者大郎同志。高林也不恼,反过来用家乡话骂他老孙、孬孙。他听不懂,但他看我们一个个笑不对劲,便说:“你们河南人真坏,用听不懂的鸟语骂人,我不管你们了,回去睡大觉去咯!”说着话,假装要走。然后高林就赶紧撵着说好话,没说几句呢,老孙就憋不住自己先笑了,这么着闹了好几回,后来再用这招就不灵了。时间长了他跟灵儿闹得更欢,常常动嘴带动手,连抓带挠的,灵儿呢?则像只百灵鸟,整天跟老孙叽叽喳喳的,从来不知道原来灵儿的另一面是如此得活泼可爱。从来不知道原来我也有一颗容易酸涩的心,也许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吧?   他跟谁都能闹腾,都能笑骂几句,唯独没有跟我说过话。天知道我有多喜欢看见他那张时时都在开花儿的笑脸、多喜欢听他没心没肺的大笑。那么多人里,恐怕只有我知道他那笑声多有感染力、只有我知道他的笑声美过了那个秋天里所有的一切。   有一天,他路过我身旁,都走过去了,又回头问我:“小媳妇儿,天天干这活儿累不累呀?”   没等我回话呢,他屁股后的高林说话了,他说:“老孙,不能管人叫小媳妇儿,在我们老家,小媳妇儿是句骂人的话。”   老孙闻听楞了一下,然后笑笑对我说:“嗯,我说错话了,咋办呀?”   我故意把脸一沉说:“掌嘴!”“嗯?”他没听懂。“打嘴!”这回他听懂了。“哈哈哈……”我们一块笑了起来。   还有一回,因工程需要,要打混凝土,那是工地上最重、最脏、最累人的活,灰罐子刚吐出灰料,大家伙便急不可待的用大铁掀扒拉,然后摊平,若动作慢了,它就凝固了。   正干得满头大汗时,听见老孙喊我:“三儿,你回去工棚里,给我提一壶油去,一会儿车上没油就跑不动了。”“嗯!”我答应一声,赶紧离开场地,路过奔马车旁,一眼就瞄到油壶稳稳当当的就在车轱辘边上。我过去一提,哎!满满的一壶油,有油还让我去拿,这老孙搞啥明堂嘞?然后我抬头望他,顺嘴嘟囔一句,“不是有油吗?”他冲我笑笑说:“赶紧去,别磨叽!”“嗯,好吧!”   走了一小半载路我的脑袋才转过弯来,原来老孙是故意让我躲出去偷懒哪?怪不得他眼神儿怪怪的。   在老孙的帮助下,工程进展得很顺利。工地上也因为有了他,有了他的笑声而变得气氛活跃,大家伙也精神气十足,干劲十足,并且暂时忘记了离家在外的烦恼与忧愁。   下雨天,闲得无聊。高林带着一帮人打牌去了,屋里就剩下老猜、老孙、灵儿和我。   老孙问老猜:“高林那么矮,怎么就起名叫高林呢?”老猜咳嗽一声,敲敲烟袋似乎对这个话题来了兴致。“高林这小子是个苦孩儿呦!”说完话他慢悠悠从烟袋子里捏了一点烟丝塞进烟袋锅里,点着,抽了一口,然后很惬意地吐了一口气。看我们都眼巴巴的瞅着他说下文。他笑了笑接着开始讲起来:   小时候,高林和她娘差点让他爹给扔了。高林的爹年轻时长得可帅了,就是人有点懒,倒油瓶都不扶。然后家里又穷得叮当响。他因为又穷又懒,名声在外,所以媳妇儿不好找。一晃眼二十五六了,婚事儿八字没一撇呢!他的爹娘着急啊!四处托人给他说媳妇儿。后来有媒人捎来口信,说是离村里十多里,有个胡家庄,庄里有户姓张的人家,家里有个未出阁的大姑娘,你们要不去看看去,兴许能成呢?老两口子听了可高兴坏了,这天,天不亮就催着高林的爹去相亲。   几个人走了半天路,总算是来到了胡家庄,一打听,人家说了,门楼最高,最敞亮的那家就是了。几个人欢天喜地的来到张家。一进门,张家人非常客气的打招呼,完了又往屋里让,又是搬凳子又是倒茶水,忙活地不得了。看这客气劲儿,不用问,就知道,人家看上这小伙儿了。老两口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唠了一会儿家常就等着看看姑娘了,可是姑娘迟迟不肯出来。三个人等得有点心焦,都站起来了。高林的奶奶实在忍不住了说:“你看,我们大老远的来了,跑一趟也不容易,能不能让我们看看你家姑娘啊?”那家人突突吃吃不说话:“看就看吧,俺就这样儿,相不中只管走人就是了。”   三个人同时楞住了,这声音怪响亮,人嘞?后来一低头,乖乖来,只见面前啥时候站了个小人儿呀?再一看脸,三个人不由倒抽一口凉气,妈呀!这是人还是鬼呀?丑也不能丑成这样吧,一双猴眼,轱辘轱辘乱转,一张大嘴,满嘴的獠牙把嘴唇撑得直往外翻,不看还好,看罢,当时高林的爹就有了一颗想死的心。   回家以后,老两口商量了两天,决定娶丑女回家,就她了!好歹是个女人,能生孩子就行。高林爹死活不答应,但是他架不住老爹娘狂轰滥炸外加寻死觅活,没办法了只得点头答应了。   人家娘家还不赖,知道自家闺女长得有点磕碜,送闺女的同时还送了许多嫁妆。结婚之后,高林爹一拍屁股走了,跟村里一帮人下煤窑去了。结果一走三年,音信皆无。高林的娘急了,这一年,刚收拾完秋,她就打个小包袱,胳膊上一垮,把个高林往背上一背,找他去了。到那儿一打听,坏了,难怪他不肯回家呢,原来他找了个小寡妇做相好的。   高林娘带着孩子风尘仆仆地赶到煤矿。当她们出现在高林爹面前时,可把这爷们儿吓坏了,因为他老早就把这女人给忘了,更没有想到她能带着孩子过来。之前他也听老乡说过她生孩子了,还是个儿子,可他心里压根就没当回事儿。加上当时他正跟这里的小寡妇打得火热,哪里还能腾出空闲去想家里那个让他看着就直冒冷汗的丑女人呢?   如今她们娘俩活脱脱站在了他的面前,这男人牙一咬,心一横就来了句:“咱离婚去吧,刚好你也来了,省得我回家去找你了!”   高林娘楞了楞说:“要离婚也得回家去离吧?在这儿谁给你离呢?”   “哼,在这儿一样,单位开个信,我俩签上字,你带回家盖上章就行了!”   高林娘说:“行呗!”然后抱上高林扭头出去了。高林娘别看人样儿不咋滴,脑袋瓜可聪明,她知道,对付她家男人不能硬来,得智取。出来屋门她一路打听着直奔矿长的办公室,到那儿以后,把孩子往地上一放,哇哇啦啦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诉说她的委屈,说他男人三年都没回家了,如今连她带孩子都不要了,自己一个女人家带个孩子可咋活呀?她这一哭一闹把矿长搞得很难为情,因为门口围了好多看热闹的。大家伙都眼巴巴的看着矿长,看矿长能整出来一个啥样的处理结果。   丑女人呜哩哇啦地大哭着,孩子还小,看娘哭得伤心他也跟着哭。   矿长给这娘儿俩闹得实在没招了,于是对女人说:“你别哭了,我马上辞退你家男人,让他跟你回家好好过日子去行不?”   女人千恩万谢地谢过矿长,接着又带着孩子直奔这男人的相好的家里。往人门口一坐,二话不说又开始哇啦哇啦地哭了起来。她这一哭,把人家刚下班的杨柳搞蒙了,心说你是谁呀?干嘛坐我门口哭呢?不管吧,又不忍心。于是她停下脚步用很委婉的口气说:“这位大姐,你打哪来呀?你看你坐我门口哭,弄得我也怪难受的,不哭了行不?”   高林娘抹了把泪水说:“我心里苦啊!可又没地方说,我都不想活了,可我死了撇个没娘孩儿咋办呢?他爹又不要他!”“嗯?谁是他爹呀?太没人性了吧!大姐,你起来,带孩子来我家坐会儿吧。你看孩子哭得,八成是饿了,来,宝宝,来阿姨家里,阿姨给拿果果吃哈!”   高林娘赶紧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拉起孩子跟人杨柳后面就混到人家屋里了,然后坐人家凳子上说起了她的苦难史,说她男人家里多穷多苦,说这男人多不是东西,把她丢在家里三年了不闻不问,连生孩子都不肯回家看一眼,自己和孩子全靠着娘家救济才没有被饿死。如今带着孩子来找他,他不但不认,还打算一纸休书,把自己给休了。你说一个女人,给男人休了,这本身就是一个笑话,大不了一个死,可这孩子是无辜的呀,他这么小,咋能没有爹呢?   杨柳越听越气,“这人是谁呀?”   “他叫宋起,就在这矿上上班。”   “啊?他……他?河南的宋起?”   “是的,大姐,你认识他吗?大姐你帮我劝劝他行不?好心肠的大姐,帮帮我吧,不然俺们娘俩真没活路了!”   “嗯,你别哭了,别哭了,我帮你劝他……”杨柳说着说着自己也哭了。这时候小高林吃饱喝足早就趴娘怀里睡着了。   当天晚上被矿长辞退的高林爹怒气不息地来找相好的杨柳吐吐苦水,结果却吃了个结结实实的闭门羹。那杨柳隔着门说:宋起,“你回去吧,回去跟你老婆好好过日子,她带个孩子来找你不容易,带她们回吧,你不要她们,难道你真的忍心让她们娘俩死在这儿吗?”   高林爹见杨柳铁了心要绝交,只得无可奈何地回去。第二天辞别众人,悻悻地带着高林娘俩回了老家。   回去以后,他心里还是放不下杨柳,整天啥也不干,就知道闷头大睡。睡醒了喝点小酒,然后耍酒疯,打女人,把女人打得见人就喊救命。有时候他自己也哭,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躺地上拉都拉不起来。看样子是真难受了,唉!   老猜看我们几个都听傻眼了,不由得又叹一口气。他敲敲烟袋锅子,看看烟灰没了,顺手往后腰哪儿一别。咳嗽一声,又开始讲了:   那些年,高林娘可没少挨打。后来他们陆陆续续又添了几个孩子,高林爹一颗心才踏实下来。慢慢开始知道啥是过日子了。   十几年前,一家人正热热合合过日子呢,高林的弟弟突然没了,也不知道是啥急病?然后他媳妇儿带着一岁的女儿也走了;刚过半年,高林的媳妇儿又得了病,给高林撇下个儿子一瞪眼也走了;紧接着高林的三弟媳回娘家,转回来的途中住店半夜里跳楼死了。家里接二连三地出事,让高林一家老小变得惶惶不可终日。后来还是请了一位会看宅基又会看疑难杂症的野仙儿,看了看他家的宅院,说是院子正坐在刀刃上,可坐得巧哩很,咋能够不伤人嘞?然后他们就听野仙儿的话,拆了主房,改了院子的坐向抹去了刀刃,打那以后家里才算太平了。   甘肃治疗癫痫哪个医院最好黑龙江治儿童癫痫病医院武汉治癫痫病有效的医院是哪家西安中际医院口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