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乡村情结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散文随笔
破坏: 阅读:5410发表时间:2014-12-12 18:15:52
<银川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疗效好?div style="padding:0px 30px;">
摘要:守着古老的乡村,生活;想着乡村的古老,老去。

守着古老的乡村,生活;想着乡村的古老,老去。
   ——题记
  
   少不更事时,羡慕做一个真正的城里人。自己的出生地——石臼,应该算是一个城镇吧!说城不城说乡不乡的。在城市的版图上,总觉得没有“一席之地”。所以一直以来,自己充其量算是“半个”城里人。如若说真正的城里女孩是“大家闺秀”,那么我,以及我生活的那个地方的女孩,勉强算是“小家碧玉”吧!
   羡慕电影电视里那种香车豪宅、锦衣玉食的人生,以为那才是真正的上等人生活,以为那样的人才不枉红尘走一遭。而今,不惑之年,忽然羡慕起乡下人来,确切地说,是羡慕那些有着美好乡间记忆的人,羡慕他们曾拥有过的田园牧歌式的童年或少年时光。我甚至,甚至羡慕起山里人家或乡村人家的女儿。她们拥有大把大把鲜活的温暖的关于大自然的记忆啊!岁月走到中年的门槛,很多人不由自主怀念过去了。
   乡村记忆,朴素、自然、生动,且经过岁月的沉淀,愈加唯美。而我的记忆呢?我的山矗立在哪里?我的水流向何方?任凭我苦思冥想,也总是大片大片的空白。而这空白,不是国画里刻意的留白,也不是诗词意境里的空旷渺远,是真的,真的一片虚无啊!每每想及,情绪就会无端抓狂。
   不仅仅我,年少的女儿,竟然也有深深的“乡村情结”。当然,相较于我对于乡村的心灵皈依的情感,女儿更注重的不是乡村的精神内涵,而是物质——乡村特产。小家伙好吃,尤其喜欢吃玉米,一年四季吃不够,其次是地瓜、芋头、山栗子等。每每看她吃得津津有味、满面灿烂,便禁不住调侃她,生错了地方。倘若生在农村,是可以日日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啊!她则歪歪头,作深思熟虑状,说:“妈妈我前生兴许是个农家女呢!”我不禁大笑,“还农家女呢!农家女不是光吃的呢!要干农活啊!”“妈妈,兴许前生我们也是母女,妈妈负责做农活,我呢?负责吃。”呵呵,母女的缘分还真深呢!
   笑过后,我陷入了沉思。真的啊,为什么骨子里对乡村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呢?或许,前生我真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女呢?陌上花开时节,缓缓走在田间地头,沐着从《诗经》里吹来的风,自是风雅无比吧!暮霭沉沉时候,看夕阳西下倦鸟回归,自是怅然若失吧!
   其实,对于乡村,相较于女儿的“舌尖上的向往”,以及我的略显矫情的“情感上的皈依”,婆婆才是一个有真正“乡土情结”的人。婆婆是一个纯粹的乡下人,从出生到现在七十多岁的年纪了,一直生活在乡下。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婆婆是与土地最亲近的人,是土地最忠诚的“守护神”。她熟悉村里的每一块田地,知道哪块地肥,哪块地薄,知道哪块地适合种庄稼,哪块地适合种果树。她甚至摸过自家地里的任何一块土坷垃。曾经看到过,婆婆坐在自家田地上歇息时一脸陶醉的神情,用句时下流行的话来说,田地是婆婆最迷恋的生生世世的“情人”。所以,当她的孩子们一个个羽翼丰满,像小鸟一样一个个离开了乡村的家,到城里的屋檐下去讨生活了,婆婆,却像一只恋旧的老鸟,仍然日日守着村庄,守着她的旧巢。
   几年前公公去世,老公考虑到婆婆年事已高,自己一个人在乡下,照顾起来多有不便,再者也想尽尽孝心,三番五次让婆婆来城里住。婆婆却是百般推辞,理由不外是自己腿脚还利索,生活事端自己能应付得来,再者口口声声强调自己不习惯城里的生活起居。僵持了一段时间,只得作罢。后来,老公从老家来人处得知,婆婆在给果树剪枝时从凳子上摔了下来,在家躺了一个多月。老公眼圈红红的,什么也没说,第二天就回了乡下老家,回来时,婆婆就大包小包的,跟着来了,像是把乡下整个家都搬来了。
   老公用什么法子让一辈子都不肯离开土地半步的婆婆“乖乖”地跟来了呢?闲暇时跟婆婆聊天,方知事情的原委。起初,任凭老公苦口婆心磨破了嘴说破了天,婆婆就是自顾自在小院子里忙活,喂她的鸡,喂她的鸭,脸上写就两个字“不去”。后来,老公使出了“杀手锏”——孩子!老公说,孩子想奶奶了,想得吃不下饭说不着觉的,说着说着,就有些声泪俱下了,最后就算是哀求了,说您就是不打算长住下去,去住一段时间,也算是安慰孩子那颗想奶奶的心啊。这下,婆婆受不了了,对城里孙女的万般惦念,让“九头牛”也拉不离土地的婆婆“就范”了。
   婆婆就这样,暂时住下了。婆婆,起初也是很高兴的。儿女膝下承欢,想来这是老年人的晚年之福啊,修都修不来呢!相较于那些农村老人凄凉的晚景,儿女孝顺,家庭和睦,婆婆应该是心满意足的。一天,两天,三天……日子,继续如流水一样缓缓流淌;生活,恢复了应有的秩序。可不经意间,我发现,婆婆好像变了,变得话少了,语调低了,神情也黯淡了不少。除了吃饭,睡觉,电视也不看,大多时间就一个人呆呆地坐着。只有孩子放学回家的时候,婆婆才是一脸的喜色,腿脚也轻快了不少。悄悄说与老公听,说妈可能想家了。老公一脸“不屑”,想家?那个家徒四壁的家有什么可想的呢?父亲已经去世了,那个家里冬天除了呼啸的风还能有什么呢?兴许,妈是寂寞了,有时间陪妈多聊聊天,多逛逛商场吧!我于是,在尽量做好贤妻良母的角色外,尽力做一个好儿媳。
   “妈,重庆治疗癫痫费用是多少?我给你讲讲单位的事吧!”尽管上了一天课,我有些口干舌燥。
   “妈,我帮你推拿推拿吧!”尽管由于职业所致,我肩周、颈椎、腰椎都不好。
   “妈,我领你出小儿癫痫能彻底治好吗?去转转吧!城里的夜景很美的。”尽管劳累了一周,我最大的奢望,就是什么也不想,慵懒地在床上躺着。
   ……
   渐渐地,我发现,婆婆愈发消沉颓靡下去。婆婆,是否把魂魄留在了那片生她养她的地方了呢?我忽然有种没来由的预感。
   那日下班回家,家里静悄悄的,老公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耷拉着头。“妈呢?”婆婆在的日子,我习惯了这样的问话。“妈,走了。”老公抬起头,目光有些落寞。“走了?”仿佛不愿相信似的,我每个房间仔仔细细都去找寻了一遍,连厨房和卫生间也没放过。家里的任何一个角落,仿佛还残留着婆婆的气息,但婆婆呢?我直直得坐了下去。
   “为什么不极力挽留?为什么不等我和孩子回来?”我一时间有些恍惚。婆婆像中国千百万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一样,如广袤的土地一样,性情宽厚,朴实坚韧,对于婆婆,我有着不是母女胜似母女的感情。
   “妈说就不等你们了,看到你们她担心就走不成了。”老公又低下了头,声音里夹杂着哭腔。他是个孝子。
   一时间,我们都不再言语了,房间里瞬间沉寂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声音又幽幽响起来,“妈说这段时间看到我们和和睦睦的样子,她知足了,也放心了,她想念乡下的一切了,所以执意要回去了。只是,我不明白,乡下有什么呢?如此勾魂夺魄的,吸引着妈弃我们而去。”
   其实,我是知道婆婆念想什么的。女儿对我说过,奶奶说她想念乡下的夜晚,静谧,温馨。天气晴好的时候,可以看到满天星星;她想念乡间的风,风中夹杂着花香、草香,还有泥土的香味;她想念乡下的那一缕缕袅袅炊烟,那一声声鸡鸣狗吠,那一句句邻里乡亲的家长里短……哦,想来婆婆是怀念那有着浓郁乡村气息的一切了啊!乡村,有着婆婆生命最原始的味道。或许,她只有回到了乡村,回到了那片她赖以生存的土地,她才觉得生命有迹可循,那是她的根之所系、魂之所依啊!
   ......
   想来,我,以及许许多多如我一样,日益穿梭在钢筋混凝土浇筑的“城市森林中”的人们,深深怀念着乡村,实际上是怀念一种乡村的味道,宁静,古朴,原始,自然,一如生命最初的味道。回到乡村,就是回到了生命最本真的时空。婆婆是幸福的吧!
   守着古老的乡村,生活;想着乡村的古老,老去。那么我呢?女儿呢?好在,梦若在,心就在。亟不可待的,我想带着女儿,回到——乡村!
   ......

共 298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