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童话之秋”征文】听,海的声音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丝路风情
破坏: 阅读:974发表时间:2016-09-02 21:54:44
河南在哪治疗癫痫病比较靠谱v style="padding:0px 30px;">
摘要: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长做一个胶东人,同样甚好!

生于内陆,久居内陆,或许“五行缺水”吧,对“水”,始终萌生着一种天然的亲和力。尤其是海,那一望无际的蔚蓝,常常澎湃于梦中,让梦境也一天天染上了蔚蓝的色彩。
   心,蠢蠢欲动,只想去听海,去听海的声音,去听海的轻声耳语,去听海的深情呼唤……
   然而,这注定是一次颇费周折的旅行!原定于七月下旬的旅程,因风雨天气,竟搁浅一月有余。正当心灰意冷之际,远方传来好消息——八月底,有那么几日,胶东半岛风平浪静,正是赶海的好时候。乍闻喜讯,心旌神摇,不禁手舞足蹈,状如孩童。是啊,这样的消息,太振奋人心了,丝毫不亚于2016里约奥运会中国军团再添一金带来的喜悦。匆匆治装,匆匆买票,与妻一同踏上了直奔齐鲁大地的列车。
   1夜奔胶东
   登上K884列车,已是黄昏时分。夜色,如同一席暗黑的巨大幕布,笼罩着远山,也笼罩着无边的原野。西边天际,一片乌云下,尚微微透出一带窄窄的、浅亮的桔黄。卧铺甘肃哪个医院治癫痫车厢,却是灯火通明,映照着远行的人们,也映照着他们或喜悦或平静的面庞。吵吵嚷嚷,脚步杂沓,直到登车的人们纷纷将皮箱、旅行包一个一个托上行李架,安坐下来,列车才稍稍回归片刻的宁静。
   熄灯前,定是要纷乱一段时间的。大人、小孩,有要上厕所的,有要喝开水的,有要吃泡面的,来来往往,穿梭而行,让并不宽敞的列车通道愈发拥挤不堪。自然,三三两两结伴同行的熟人,入睡前,还要聚在一起唠唠嗑、说说话。听口音,有北方人,也有来自南方的。话,听不大明白,估摸着,或去探亲访友,或去打工求学,或同我一般去看风景,反正,天下这么大,天下人又这么多,当今社会,交通如此便捷,从北国到南疆,从东海到昆仑,毋须多长时间,人们尽可以凭借密密麻麻、四通八达的铁路网,跨山越水,纵横天下,走遍大半个中国。
   荀子说:“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从徒步丈量,到牛马代步;从汽车、火车,再到飞机、轮船。人类社会飞速发展,人们的出行方式日新月异,用时在缩短,天涯海角的距离也在不停地缩短,还有什么地方不能为充满智慧的人类所征服呢?感喟于人类的聪明才智,感喟于芸芸众生一点一滴的辛苦付出,终成就了这个伟大的时代!
   夜幕愈发深沉,车厢的照明灯一一熄灭,偶有几个惯于晚睡的人,犹半坐于过道一旁的座椅上隔窗向外眺望;而对于大多数旅行者来说,一路鞍马劳顿,早已进入了梦乡。
   车厢彻底归于寂静。空气里,氤氲着一股浓烈的泡面味道,还裹挟了淡淡的汗味、香水味,左冲右突,弥漫在狭窄的空间中。隐约,有鼾声响起,间或,夹杂着凌乱的梦呓。梦,总是甜香的;擅做梦,实是人生的一大幸事——平日里无法言说的话,梦里能说出;现实里无法实现的愿望,梦里能实现;这样的梦,神奇,色彩斑斓,指示着人们前进的方向!可不是吗?人类的一切美好愿景,难道不正是由这么一个个简单而饱含憧憬的美梦组合而成的吗?
   在这样的一种氛围中,头枕着列车“咣当咣当” 的单调吟唱,我恹恹欲睡。恍惚间,化作了一座耸立的山峰,左臂高高擎起,直指蔚蓝的天际,右手张开五指,挽起碧波万顷;如炬的目光,穿透历史的重重迷雾,直达胶东半岛的前世今生……
   2初见大海
   悠然醒来,已近次日的凌晨六点。窗外,初秋的原野呈现一色深沉的绿。墨绿的树木,浓绿的玉米和高粱,沐浴在薄薄的晨雾中。伴随列车铿锵的脚步,它们身手敏捷,“蹭蹭蹭”急速向后跃动而去。
   在绚丽的朝霞映衬下,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向阳的树木,起初,有一片叶子反射出耀眼的光亮,紧接着,三片、五片,十片、百片,叶子表面,全涂抹了一层闪亮的金黄,于簌簌吹动的晨风中,摇曳多姿,溢彩流光,宛若点点碎金。
   列车陡然一声长鸣,如同一条巨龙,扭动腰肢,急速蜿蜒行进。
   途径高密市——莫言的故乡,历经变革,早已废县制,改为县级市。列车未停,轰隆隆匆匆而过。以手机查阅资料:高密市,地处胶东地区、胶莱平原腹地,地势南高北低,多为平原地貌;冬冷夏热,四季分明,属典型的暖风带半湿润季风性气候。作为连接省会济南与山东半岛沿海地区的交通枢纽,高密区位优势明显,交通便利,经济十分发达。
   忽想起莫言的小说,在他的童年世界里,总镌刻着一个大写的“饿”字。相比于高密,我的故乡,自然条件远要恶劣得多,至少,儿时,我也曾挨过饿。可是,即便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那场大饥荒中,我的故乡,我的父母,也未若莫言所述之艰难。我不是莫言,也不是高密人,当然,不敢妄加揣度莫言小说的历史真实性。或许,在同一片蓝天之下,东边日出西边雨,有的地方“干旱如火”、有的地方“大雨倾盆”,也未必可知。不过,诸如《钻眼》那样的无聊文字,却是无论如何喜欢不起来,甚至,对于“丰乳肥臀”这样或有意或无意赚取噱头的标题,多多少少也是不敢苟同。审美,本身就是一件很个性的事。在我眼中的美,别人,不一定认为美;反之,亦然。倘若,为此而纠缠不休,实在大可不必。但,莫言终归荣获诺奖,这是他个人的荣耀,也是这个民族的骄傲,有此一点,便已足矣。有时间,还是关心一下自己的行程吧,过了高密,下一站,也就该到青岛了。
   车行中,忽有靠窗的旅客起身惊呼:“大海,我看到大海了!”大伙闻声,纷纷涌向车窗,向他手指的方向瞭望。海,果真是海!不远处,防潮堤坝之外,一带微微涌动的绿波,一直延伸到了天边。凹凸不平的绿色平面,断断续续,似乎有点点浪花泛起。众人议论,或云浮标,或云海鸥点水,或云鱼儿攒动,究竟是什么,却是不得而知。隔得太远了,看不清,看不透,也听不到她的召唤,但,她的波光有如磁石,吸引着我,吸引着妻,吸引着人们,牵引着我的思绪飞出车窗,渐渐融入到粼粼波光中……
   3海之温情
   青岛,因古代渔村“青岛”而得名,可是,不知为什么,一提到这个名字,总会想起李商隐的诗句“青鸟殷勤为探看”。青鸟,羽毛青蓝,色如大海,为西王母取食与传信的神鸟,代表着幸福、梦想与希望。而青岛,又何尝不是幸福之城、梦想之城、希望之城呢?
   早年,上大学期间,曾闻主修生物专业、赴青岛实习的同乡讲,青岛是一座美丽的城市,繁荣,整洁,被人誉为“东方瑞士”。现在,一头撞进她宽广的怀抱,心,立即就被她俘虏了。
   本已是初秋时分,在青岛,却找寻不到丝毫秋意。艳阳下,一排排高大的梧桐枝繁叶茂,蝉儿隐匿其间,引吭高歌,聒噪个不停,映衬得天气愈发燥热无比。
   老城区,林立的建筑多为欧式风格,蓝墙,红色尖顶;街道狭窄,充其量仅容两三辆车并行,且曲曲折折,坡度很大。其间,如同鹤立鸡群,一座哥特式和罗马式天主教堂高高矗立于南区的浙江路。教堂门口,两座钟塔巍峨耸立,顶端,各立一个巨型十字架,远看,甚是宏伟。然而,这座圣弥厄尔教堂也好,还是欧式建筑群也罢,无不显露出一种浓重的殖民色彩。自1897年11月德国人以“巨野教案”为借口侵占青岛以来,到1914年日本取代德国占领青岛,一直到1922年12月,北洋政府最终收回主权,青岛,竟被德日殖民统治长达二十五年之久。这些历史印迹,又怎会随岁月流逝而轻轻抹去?青岛,以她沧桑的历史警告世人:国弱则耻,国强则盛。和平与安宁,是屈辱和苟合乞求不来的;唯有拳头,唯有握紧的钢铁拳头,才能击碎侵略者觊觎华夏大好河山的幻梦!
   登临信号山,爬上旋转观景楼,向外眺望,新城区却是另一番天地: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市容市貌整洁繁华,条条道路车水马龙,正显示着这座城市高速发展的现代化水平。
   伫立于青岛奥林匹克帆船中心,久久凝视直插云霄的奥运火炬雕塑,静静聆听波涛轻轻拍打着堤坝,有一声呐喊从心底喷涌而出:屈辱的一页终将翻过,新的希望蓬勃而来!汲取惨痛的历史教训,激发建设强大祖国的无比热情,不久的未来,坐落于胶东半岛上的这颗“黄海明珠,”必将闪耀出更加璀璨夺目的光辉。
   夜幕在喧嚣中渐渐沉落,青岛城的灯火次第亮了起来。奔波二十多个小时,终于能有机会与大海零距离对话。然而,毕竟时令已过处暑,穿着短袖T恤与短裤,夜风袭来,不由得激灵灵打个寒颤。在这样一个有些凄冷的夜,原以为,海水也一定是冰冷的。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在平缓的沙滩上,与妻一步一步走近大海。借着远处的灯火,我看到,夜幕下的海,呈现出温柔的一面:浅浅的波,就像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缓缓冲向沙滩,经与砂石摩擦,发出阵阵有节奏的喘息声。再向前,一波海水慢慢涌来,漫过了脚面——噢,海,竟是温热的!那感觉,就像母亲的一只大手轻轻滑过,温润,轻柔,溢满浓浓的爱意。我的心神有些迷醉,恨不得就此扑入她的怀抱,永远也不要离开!
   回到宾馆,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明媚的阳光下,海鸥翻飞,碧波荡漾。我撑着一叶扁舟,自由遨游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海天交接处,片片白帆与朵朵白云交相辉映,不知是白帆变成了云朵,还是云朵变成了白帆……
   4威海听涛
   小住一晚,一大早,旅游大巴即沿着威青高速,直奔威海市。
   威海,别名威海卫。明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为防御倭寇,始设威海卫。明永乐元年(1403年)建城,名寓“威震海疆”之意。
   威海三面环海,一面靠山,形胜险要,历来就是海防重地。故,晚晴王朝建立的中国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北洋水师,就驻扎于威海境内的刘公岛。
   往事不堪回首,当年,北洋水师也曾号称东亚第一、世界第九,然而,就是这样一支强大的海军,竟在十九世纪末爆发的中日甲午海战中,全军覆没于威海港内,想来,怎不令人捶胸顿足、扼腕长叹?
   刘公岛,这座“不沉的战舰”,正位于威海湾内。从威海码头登上轮渡,辗转十几分钟即可到达。
   渡船轰鸣,劈波斩浪,在茫茫大海中航行。螺旋桨高速运转,激起万千碎末银花,在船尾拖出一条长长的白色尾巴。远望刘公岛,树木郁郁葱葱,隐隐约约,有炮台隐匿于丛林之中。最显眼的,当属一座巨型雕塑:一位大清水师军官,手执单筒望远镜,正巡视着万里海疆。据说,这座雕塑,是以电影《甲午海战》中邓世昌的扮演者李默然先生为原型建造的,是甲午海战中为国捐躯的北洋将士的代表。他守望着,为和平一直默默守望着……
   登岛,环游刘公岛博览园,多见英租时期遗留下的欧式建筑,英国领事馆旧址就隐藏在绿树间。自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英国强租威海卫,至1930年威海的殖民统治结束,随后,刘公岛竟然仍为英国侵略者强租十年。
   四十二年,足以沧海桑田。刘公岛,不仅流传着汉代刘公刘母庇护渔人的美丽传说,更有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国家主权丧失近半个世纪的屈辱记忆。
   大海,浩瀚的大海,铭记着这段丧权辱国的历史。站在壁立千仞的听涛崖,闻松涛呼啸,如万马奔腾;听惊涛拍岸,似雷霆万钧。在滚滚而来的波涛中,我分明听到了邓世昌命令致远舰撞沉日军吉野号的嘶哑呐喊,听到了丁汝昌拒绝在投降书上签字而悲愤自杀的哀叹;听到了浴血奋战的将士们发出的怒吼,也听到了侵略者得逞后的彻夜狂欢……
   痛,是不能忘记的!列宁曾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歌舞升平之日,国人可曾记得当年的痛;娱乐至死的今天,年轻一代可曾懂得昨日的伤?我问大海,大海不语,咆哮的涛声中,或许,裹挟着眼泪,裹挟着鲜血,裹挟着不屈的呼喊!
   轮渡返回威海,稍稍平复一下激荡的心。仰头,晴空透蓝,整整齐齐斜缀着一列列波浪状的透光高积云,仿佛一方巨大的“棋盘”。几朵棉絮一样的密卷云,轻浮于“棋盘”之上,远远望去,恰如一幅蓝底白花的三维立体画。云天之下,大海之滨,威海静如处子,正倚镜梳妆……
   如果说,青岛是一位饱经沧桑而又重新焕发生机的中年妇女,那么,昂首挺胸正向着现代化迈进的威海,则是一位面容姣好、玲珑清秀的婷婷美少女。相比于青岛,她更洁净、更美丽,洁净得不沾染丝毫尘灰,美丽得令人心驰神往。
   传言,有一年,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在威海参观考察一周时间,临行,以白纸擦拭皮鞋,万万没有想到,皮鞋洁净如新,竟然没有一丝尘土。过后,李光耀不无感慨地说:威海之洁净美丽远胜于以整洁著称的新加坡,堪为胶东半岛的又一颗璀璨新星。
   是的,威海之美,美在端庄,美在秀丽,美在她婀娜多姿的倩影。而这些,离不开和平,离不开安定,更离不开威海人们的辛勤付出。历史与现代交汇,挑战与机遇并存,循着来时的路,向前,向前,再向前,相信,这位羞涩的大家闺秀,一定会以她卓然独立的风姿赢得越来越多的尊重与赞誉!
   5断崖礼海
   长岛,因境内的长山岛而得名。其居于黄海与渤海交汇处,东临韩日,西接蓬莱,为山东省最大的岛屿。
   从县城一直向北长山岛西北方向进发。那里,有集山、海、湾、礁、崖、洞、古迹于一体,融奇、雄、秀、美、险、迷、神于一身的景点——九丈崖地质公园。
   撸起袖子,挽起裤腿,脚踏石英岩与砂页岩上凿出的石阶,小心翼翼,曲折而下。还未到悬崖底部,一阵阵惊天动地的怒涛声,就一波一波鼓荡着耳膜,势若洪钟,摄人心魄。及至下到崖底,波涛汹涌的大海豁然展现在了眼前。
   不像青岛初见时那么温顺,此时的海,就如一头愤怒的雄狮,又像一个醉酒的莽汉,乘着风,掀起滔天巨浪,踉踉跄跄,迅猛扑向海岸。忽然,它遇到礁石的重重阻拦,显得愈发暴怒,高高仰起头颅,不顾一切地冲刷到犬牙交错的礁石上,随即,哗啦一声,化整为零,激起万千朵雪花,訇然倒在了悬崖脚下。海,越发不甘心,重新集聚力量,浩浩荡荡,又向着礁岩冲来,退下,涨起,再退下,又迅速涨起,三番五次,似乎绝不会屈服于礁石的淫威。而这,正是海的魂魄与精神所在!
   从大海的咆哮声中,我听到了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一个古老民族所遭受的种种苦难,更听到了这个灾难深重的民族始终百折不挠、奋勇向前的铿锵足音。就如同眼前的这片海,不灰心,不畏惧,坚韧不拔,永不言败!<黑龙江哪个看羊角风医院好br />   感受着海的伟岸,感受着海的磅礴,我由衷地礼赞海,礼赞像海一样拥有宽广胸襟与坚韧意志的人们,仿佛,我的周身也正涌动着一股力量,引领着我,勇敢地战胜人生路上的一个个艰难险阻,渐行飞跃到开满鲜花的彼岸……
   ……
   涛声渐渐远去,胶东之行也已接近尾声。苍茫的夜色中,点点灯火装饰着返程的路途;远山、近树,隐了身,遁了迹,见不到一丝颜色。三杯两盏淡酒下肚,醉眼朦胧中,忽忆起苏轼《惠州一绝》中的两句诗:“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而事实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长做一个胶东人,同样,甚好!
  

共 560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