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梦】梦到龙艾武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生活随笔
这个梦来的非常蹊跷,但又象是想对她透露着不寻常的讯息。等她梦醒后,却依然能清晰记得梦中所有细节。尤其不可思议的是,龙艾武如同站在她的眼前般,他的样子还是跟从前一样,但奇怪的是不知道为何他却一直低着头而且默默无语。   这点与易音记忆中的他却大相迳庭,因为平时艾武既活泼更爱说笑,配上他175公分的高个子,是个如阳光般的帅气大男孩,而且有他在的场合就绝无冷场,因此他的人缘也挺好。可是易音不懂的是为何在这个梦里,他不但神情郁抑,而且脸上似乎还带着淡淡的哀愁。梦里他们根本不需要任何语言,完全是用心灵与对方沟通,但是当易音不断的向艾武发出探询时,他却不给予她任何回应,并且仍旧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他这样不寻常的举动,让她觉得很诡异,反而更加引起她的好奇心,她心想难道是他遇到什麽棘手的事情,想藉着托梦来向她求助吗?   此刻突然梦见艾武,是否意谓着什麽不好的事情即将或者已经发生了?易音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难道他入她梦来只是想跟她做最后的道别?这时她的脑袋已经衍生出连串的疑问,但是当她看着对面的艾武却依然纹风不动保持着噤声,也不晓得他是在发呆还是睡着了?易音不禁对着他不出声而生起气来,竟不自觉的往前迈步,向着他笔直的走了过去,当她站在他的面前仿彿近在咫尺才停下步来,这时她早已经按捺不住她的急性子,一下子就伸出右手,她想要将他摇醒并且要问他到底葫芦里是在卖什麽药?但这时眼看着她伸出去的手指即将要碰触到他的身体时,刹那之间犹如电光石火,她像似被触电般吓的惊醒了过来。   这样如真实情境般的做梦情境,是她从未曾有过的经历,她不禁自问,为何会做这样奇怪又真实的梦?何况俩人失去联系十多年,如今人海茫茫,她要到何处去寻觅他的踪迹呢?难道是他英年早逝吗?突然之间,她觉得胸口像似被什麽东西堵住般的难受,忍不住悲从中来,暗自飮泣,但又深怕自己的哭声吵醒了枕旁熟睡的丈夫林杰,不得不压抑住自己的哭声和悲伤的情绪,她不禁泪眼问苍天,为什麽要安排让他们相识,但最后又不得不分开?   之后易音一直在找寻艾武但都无头绪,一年后有天她忽然灵机一动,不禁怪起自己怎麽犯了糊涂,为何舍近求远,找人方法不就近在眼前吗?她深知艾武这人念旧,他如果换了新住址定会通知校友会,易音赶快找出密苏里东北大学校友会的地址,然后写封信去打听他的联络地址。信发出十天后就接到校友会的回信,居然未令她失望,信内附有他的地址,她再细看,他住在靠近落衫矶附近的城市。   第二天她利用上班午休写了封简单问候信,再将她自己的电话和通讯地址附上。信写好后装进信封贴上邮票,这时她却反而犹豫了,心想这信能寄出去吗?她开始慎重考虑到若与他联络上,衍生出各种的情况的后果,她自问是否有把握处理好,尤其丈夫林杰根本不晓得艾武这个人的存在?但她相信林杰是个大器度的人,艾武和她认识又是发生在他俩婚前,她完全有选择与其他异性交往的权利,而且她也相信丈夫会了解和尊重她的做法。她思前想后考虑再叁,但因始终放不下心中担忧他的坎,叁天后才将此信寄出。   那天下班后她将儿子从托儿所接回家,因晚上林杰在学校上课,她做了简单的晚餐正在招呼小杰吃饭,这时电话铃响,她以为是林杰打来的,等她拿起话筒,忽然传来熟悉男性的声音,她马上认出是艾武,心里咔噔了一下,连忙按住惊讶并镇定下来,听他说今晚回家看到她寄来的信,他立马就打过来,本来依她的急性子,定会单刀直入问他一年前是否生过重病?但她觉得久未见面,这样质问他末免太过唐突,于是按捺住性子,耐心听他诉说起别后的种种。   他说等他拿到学位后,做过小生意也跟别人合伙过,目前拥有一家小贸易公司。另外他也娶了学妹黄千惠已有了两个小女孩,各为8和5岁。这时易音心想他俩虽然分开了十五年,怎麽事前她好像有预知能力,关于他的事情竟然全被她料中。她不禁担心起,一年前梦到他难道真的是有什麽不好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吗?她心下有些迟疑不好意思直接开口问他,但既然找到了他,还是得问个清楚以解心中的疑惑。但接下来她得到的答案,却着实惊人也令她难以置信。   原来他为了做生意常跑东南亚,台湾和中国大陆等地,有天他在家中发烧人很不舒服,太太千惠开车带着他去看病,医生诊断后说无碍,他们即行返家,谁知车子才开到半途,艾武本还对着千惠讲着话,忽然没了声音,千惠转过头往身旁的他看过去,这下大事不妙,艾武已经口吐白沫陷入昏迷,千惠当机立断马上回转车子,开往最近的医院急诊室,等他抽了血做了检查,医生告知他受细菌感染,得了在美国不常见的脑炎,发病时如果不及时送医治疗,可能会危及生命,所以死亡率亦很高。幸运的是艾武被千惠即时送医,存活了下来,但是他脑子部份受到感染,永远丧失了某些时段的记忆。他的主治医生说,以后他的短期记忆能力也会受影响,又说他这次大病不死己经算是非常幸运了!   艾武病后,需要休养,那时他的生意正有起色准备大展鸿图,谁能料到天有不测风云?而且他与人合伙的生意,别人欺他生病,雪上加霜被他合伙人落井下石逼的贱卖他的股份出去,现在只剩下自己独资经营的贸易公司和万呎大的仓储库。易音在得知事实真相后,心中非常纠结,他是否觉得当初她离开爱州时,他俩未能见到面是件抱憾终身的事,现在他生病后藉着念力来寻她,不然为何这样巧,她做梦的时刻与他发病的时间也太过于接近了,难道梦境真的能反映出他的真实现况吗?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后来她有机会与他太太千惠寒喧,由千惠口中得知,艾武出院后,病情虽好转,但他生过脑炎,终究还是留下了许多后遗症,他做事的能力也受到极大的影响。他正处于四十岁的壮年,雄心壮志尚未展开,许多的梦想只能无奈的戛然而止。他每日愁颜不展,千惠也不知如何安慰他。千惠又说艾武自从接到她的来信后显得开心不少,他跟易音通话后,脸上也难得恢复起往昔的笑颜,不再每日长嘘短叹。易音听了,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艾武的人生遭遇到如此重击,怪不得在梦里他是如此的哀伤和沈默无语。   艾武虽然丧失部份的记忆,神奇的是他偏偏保留住与她在爱达荷上学的记忆。她在接到艾武的那通电话中,他大概想起前事又犯了儍劲,他竟兴奋的说要带易音去拉斯维加斯玩和吃大餐,顿时她的眼泪差点要掉了下来,易音心中不禁深深叹了口气,想说你为什麽还是对我这麽好呢?她怕他的记忆出了差错又回到从前,而忘记了自己的现况,于是好心提醒他说,“你忘记我已经结婚了吗?”于是他隔着电话在那头嘿嘿的儍笑。   易音万万没料找到艾武居然是如此情况,每忆想起离开爱州时的情景,仿彿历历在目。尤其是她急着找他道别,却遍寻不着既焦虑又心急,等她坐上灰狗巴士后,难过的情绪让她哭得像个泪人儿。这些伤心的往事现在又重新回到眼前,易音一向自认是个坚强,行事作风非常干脆利落有些像男子的作风,怎麽遇见了艾武却变成了水做的?她心想与艾武的情缘必然很深,也许是从上辈子就开始,尤其俩人才交往短短的几个月就培养出极佳的默契,对方一个眼神或动作即知彼此的心意。   现在易音找到艾武的任务终于完成,但接下来的处境让她左思又想,不敢骤然走下一步。人生仿彿是一盘棋,她应该是现在缩手呢?还是继续给予他精神上的鼓励和支持?如果与艾武再续前缘,就不是只有他们俩个人的事,这还会影响到两个家庭,对方的配偶也会被牵涉其中。林杰和千惠能了解体谅他们吗?而且这样所带来的影响会有多麽深远,她也无从预料。但是她如果选择踏出这第一步,那麽接着就会预见引伸出无限的涟漪和牵扯,她自问能做到只是单纯的鼓励艾武而不牵涉到其它的私情吗?   武汉癫痫是可以治好吗郑州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医院是哪个郑州哪个医院癫痫好如何快速的治疗好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