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落尘】尘世的烟雨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生活随笔
摊开纸,研上墨,却难以描摹出尘世的烟雨,就像风儿曾经吹乱我的发,就像藤蔓曾不经意缠绕我的身。留下的记忆,总是蜻蜓点水般沾湿我心,让我在这样炎热的季节也能感受到一丝沁凉。   若生活注定漂泊,若红尘注定迷蒙,我愿意化作尘世的烟雨,带上乡愁,带上眷恋,带上不舍,带上浓浓的爱去寻你,在花开的每一个瞬间,在水流的每一个渡口,等你,等你归来,等你带给我的每一份惊喜。   伯牙摔琴谢知音,从此再无人洞悉落寞的心事,参透那一腔浓情,相遇的偶然,相识的不易,相别的失落,相离的悲伤,留下的又是些什么?宁愿当作回忆,独自品味,或苦,或甜。   而我有幸遇到了你,也痴心地认为这份知己之情会相伴永远,因而,我比伯牙幸福,我可以与你唱念做打,嬉笑怒骂,我可以与你共谱一曲相思,共弹一段心弦。悲伤时,有你的安慰,快乐时,有你来分享,挫折时,有你的鼓励,微有小成时,你也会为我自豪。   人是多情也无情,微小的爱意可以生根,芝麻的痛苦可以放大,而我似乎从来就是另类,我记住每一个对我好的人,并深深地藏在心里,投桃报李;我忘记每一个对我恨的人,并淡若浮云,让它随风而逝。父母从小就教给我这些。所以,我感念每一个对我有帮助的人,我感念每一个真心对我好的人,而你,无疑就是其中一个,而且是最重要的一个。   你说,我们的友情无关风月,却风月无边。我是认同这句话的,也喜欢这样的论调,红尘中有你,有我,我们彼此相伴,虽远隔一方,这又何妨?心的交流,与距离无关,仅与时光有染,在流年的逼仄小道中拥挤,且享受那一番擦身而过的快乐。   西湖是一个梦,而关于这个梦,已延续了千年。花怨秋说,烟雨落进你化蝶的眼睛,续写那段被更迭的风情,如果江南是一场梦,我愿此生长睡不醒。所以,我深爱这首《梦恋烟雨江南》,也深爱着这个承载着你梦的西湖。那一卷展开的水墨画,那一曲梦恋的烟雨江南,晕开了千年的守候,化成了无尽的相思,在如诗如画的江山里,我们忘记了落寞的秋天,忘记了前世的迷离,只有那悠远的琴音还在轻弹,只有那如火的花儿还在绽放。摘一朵桃花插在鬓边,擎一盏黄花酒樽月共饮,南山的枫叶红了,北山的秋雾浓荫,玉枕边的铜镜,照不尽千古的万般事物,留下的唯有这一幅壮丽的景秀,和一首首动人的诗篇。   灵隐寺的钟声还在敲响,而西湖的荷花已经十里飘香。兰舟轻荡,满载你的相思,和着我的浓情,在烟雨的红尘中,我们把梦轻扬。我们飘荡在西子泛舟的地方,让小小来一段歌舞助兴,我们神交在巍峨矗立的雷峰塔下,听一段白蛇许仙的评书。   你撑着一把油纸伞从远处走来,卷裹着满身风雨,我只是一名多情的僧人,远远相看。香烟缭绕的名山古刹,扑面而来的紫陌红尘,都落进我的眼里,佛祖面前道一声罪过,木鱼声声,我是一名不称职的和尚。   我们有前世的姻缘,前世欠下的债,今生终还要偿还,就算轮回,或转世为人。你可愿为我歌舞一曲,你可愿替我饮酒一杯,若愿意,你便是我的青一,若不愿,我便要继续寻找,不论在现实,还是在梦里,我终究会把你找到。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拼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晏几道早就替我写好了诗词,你是否知道?   前世今生,谁又分得清楚,是是非非,红尘总有眷恋。其实,就这样,淡淡的,也很好。烟雨抖落的地方,湿了一地的相思,我知道,那是你的眼泪;红尘飘洒的街头,落了一地的尘土,你可知,那是我的藏身。   你是青一,我是落尘。      家有梧桐,引凤来归。   在我生活的地方,街道两旁种满了梧桐树,浓荫蔽日,在这个炎热的夏天,避开烈焰如火的太阳光,使得人们有栖身之所。梧桐装点了缤纷的季节,也使我眼帘垂青,波痕流转,每当我看着那些矗立成排的梧桐,心就能安静下来。伏在案上写字也好,或是一杯清茶读书也罢,都有清醒明目之功效。   傍晚时分,华灯初上,在贴沙河畔散步,穿梭于浓荫密布的梧桐树下,路灯的昏黄透过叶片洒下俏楞楞的树影,随风飘摆,望着一湖碧水,我总将相思寄托在远方。有时候,静静地想自己的心事,有时候,默数着静谧夜空的繁星。都说明月千里寄相思,于是我又把月亮看了又看,从弯弯的月牙到一轮满月。   没到秋天,我便就想到了萧瑟,四月里,我喜欢看满城飘飞的柳絮,十月中,我又会恋上满城的烟花。这些短暂的东西,总是美得惊心动魄,刻骨铭心。亦如我们前世的爱恋。   柳絮、梧桐、落叶、烟花、还有秋天,真是绝妙的词语,怎么组合,都能表现出那种清浅的惆怅。如果春天燃烟花,夏天飘落叶,秋天飞柳絮,冬天绽飞花,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番场景?于是,我把词汇组合,就有了秋梧飘絮,梧桐烟花,飞花落叶。   看到了吗?你的名字在第一个,它代表了一种美,也代表了一种惆怅,秋天的梧桐飘飞着柳絮,看着有些不着调,但仔细理解,却又有另一番见地。我不禁笑了起来,你真是会给自己取名字啊。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你的名字,亦如你的人,总是带着这种清浅的愁绪,看似漫不经心,欢欢傻傻,却隐匿不了你内心的那份愁,这只有了解你的人才能体会。就像每个人都追求着美好,但是这个过程总是充满着伤害。我们向往光明,就不得不经历黑暗的摸索。   我知道你名带梧桐的目的,因为我便是那前世的凤凰,我在茫茫人海寻觅你的时候,你也在寻找我,不是吗?你希望在一个飘着飞絮的秋天找到我,灯火阑珊的街头,月色迷蒙,可是,这飞絮能在秋天飘吗?你个笨丫头,我又要骂你了。   其实,有我的地方就有你,有你的地方自然也就有我,又何必苦苦找寻?我们都错了,用心去感知吧,所以,我看到了街道的梧桐,我看到四月的飞絮,我看到了萧瑟的秋天,我看到唯美的烟花,我看到到处都是你的身影。   你说常伴我左右,不是骗我,我信了。在苏州,我看到了若水路,在杭州,我看到了梧桐,在北京,我看到了柳絮,在扬州,我看到了飞雪。   放眼着迷离的尘世,因为有了你的陪伴,便觉得诸多可爱。昨夜的雨打湿了我的思绪,所以,情感便紊乱起来。那些清心的经文已经无法让我安心,你不在我的兰若寺,我只能细听滴答的雨声,点点滴滴,直到天明。   和着雨水的节拍,我清唱那一阕词: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李清照的这一阕其实是为你而写,又是否贴心呢?摊开你给的书信,字字句句,都是关心。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而我只看到了一蓑烟雨,一苇,于渡。   轻舟竹筏,荡漾着一江碧水,在迷蒙的雨雾中,追寻,鱼儿游过,我全然不知。点亮的煤油灯,逐渐暗沉,天亮了,远方是山,鸬鹚惊飞着翅膀,叫了几声,阳光便染红了天际。胡须凝结在胸前,我老了,却还在哼唱着一曲渔歌。桂林山水甲天下,有你的地方,其实也是我的梦。   想抓一尾鱼回来红烧,做一碗汤送给你喝,你说想吃我做的红烧鱼。其实,我更想吃你做的红烧鱼,对了,还有黄芪大骨汤。就像“黄花菜”一样,你有着高超的厨艺,又何必要我来献丑呢?   但是,一融入江南的烟雨中,我便忘记了一切,尘世的风景太过魅惑,我无力抵抗。况且抓鱼也是件杀生的事,我又如何向佛祖交代,我已经犯下了好多戒律清规,就快要罪无可恕了,罪过罪过。矛盾的心理,总在我内心纠缠,你能体会到吗?   “旧梦依稀,往事迷离,春花秋月里,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飘来又浮去……”唱一首《凤凰于飞》,舞一段惊鸿,琴箫合奏一曲《长相思》。为了这个理想,我四下里寻找积木,搭成一堆,点一把火,并跳进去。你知道吗?我要再次重生,为你轮回,找到你,让你给我跳舞,让你和我合奏。      这该死的天气,太阳又爬上来了。   啊,还有这张纸,墨水滴了一滩,竟终是没有落笔。   还是改天找个画家代书吧,就画一条青蛇,和一个披着袈裟,拿着破碗的和尚。对了,再画一只浴火的凤凰吧,积木就用梧桐枝,还有背景,背景就用尘世里的烟雨吧。 松原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武汉治疗癫痫病哪家好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一点诊断成人癫痫的合理手段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