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心灵】走过青春的荒漠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生活随笔
1.   自我记事起,爸爸,在我的亲情词中,就是个陌生的名词,爸爸是个生意场上的人,是个大老板,严肃的外表,一脸的庄重,不苟言笑,小时候,我一见到他,就会躲在妈妈的身后或者避开他的视线,藏到个犄角旮旯里。   爸爸极力想讨好我,给我钱零花钱,在我面前脸上堆满微笑,他的笑也让我浑身不舒服。都说父爱如山,我却感到父亲如一座大山重重地压在我的头顶上。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前世情人,这个情人对我这个女儿来说,怎么一点没有感觉呢?   我自小在姥姥家长大的,爸爸妈妈忙于自己的工作,每天像个陀螺似的在姥姥家打个卯就走了,爸爸更是像个蜻蜓点水似的,偶尔在姥姥家露个面就走了,留给姥姥的是一大把的钱,留给我的只是一个背影。   家的概念,只是在星期天或者假期里,我在家里很少见到爸爸,妈妈上班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和院子里的孩子们玩着无聊的游戏,等到妈妈下班回来,是妈妈在厨房里急忙忙做饭的身影,急匆匆地吃饭,然后,急匆匆的上班,在这个家里,我是孤独的,孤独地和空荡荡的房子做伴,还有自己孤独的身影。   电视是不让我看的,怕我人小,鼓捣不了开关,电脑是不让我开的,怕我从小黏上网络,临上班时,妈妈千叮咛万嘱咐:“叶子啊,不要远走,看好家门,唉,你一个人在家里我真不放心……”   而爸爸我是很少见到的,他每天回来很晚,有时候,在梦中能听到他和妈妈的对话声:“明天还把叶子送到姥姥家吧,你一个人带着她太忙了……”   妈妈一阵叹息:“唉,我是一点也指望不上你,一点给我帮不上忙!”   爸爸说道:“我们现在不正在创业吗?等有了钱,我们雇个保姆,或者你干脆不用上班了,就在家里照顾孩子,让女儿回到家中,好好和我们在一起……”   爸爸的话蛊惑了妈妈,第二天,我被送回了姥姥家,我拉着妈妈的手,撅着小嘴,一百个不愿意,眼里的泪水都出来了,那一刻,我恨死爸爸了。   妈妈给我擦着眼泪,用手抚摸着我的小脸:“听话,宝贝,妈妈要上班,回来给你买好吃的……”   我千般个不情愿,可奈何不了妈妈的脚步,只能泪眼汪汪地看着她在我的眼前消失。   寒来暑往,冬去春来,我在姥姥家度过了几个春秋,终于被妈妈接回了家中,正如爸爸所说的,妈妈真的不用上班了,安心在家中照顾我了,我终于有了温馨的家了,还能和妈妈在一个温暖的被窝里了。      2.   我上学了,妈妈每天带着我风雨无阻都行驶在上学的路上,回到家里,家里是我和妈妈的天地,爸爸很少在家,偶尔回来了,会从口钱包里掏出一张大红的票子给我:“给,叶子,爸爸给你个零花钱。”   妈妈则从他手中抢过票子,责怪地说道:“干嘛?你的钱多啊?孩子还小,给她这么多钱干啥?”   爸爸拉住我的手,不容分说地:“叶子,走,跟爸爸去超市,爸爸给你买好吃的!”   我跟着爸爸来到超市,爸爸让我在超市里随便拿自己喜欢的东西,锅巴、奶糖、小食品……抓了一件又一件,大包西安羊癫疯病医院哪个较好小包,把购物篮塞得满满的,满载而归,足足吃了好几天。   这是小时候,爸爸给我的唯一温馨的回忆。   这样的日子是少的,更多的日子是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我和妈妈的俩人世界,妈妈每天忙碌在家中,接我上下学,给我变着花样做饭,飘香的饭菜里,有妈妈辛勤的汗水,和我爽爽的笑声。   这天,我下学了,在学校外没有见到妈妈的身影,只有少见人影的爸爸站在学校门口,阴沉着脸,仿佛要有疾风暴雨来临,爸爸见我出来了,对我低沉地说道:“走,叶子,到医院去看看你妈……”   妈妈怎么了?怎么突然住进了医院?我幼小心灵猜不到事情的严重性,懵懂地坐上了爸爸的车,爸爸开着车急速地驶向医院。   到了医院,看到了正在抢救室里身上插满管子的妈妈,妈妈闭着眼睛昏迷着,我隔着抢救室的窗户急切地大声地喊着:“妈妈,妈妈,你怎么了……”   妈妈终于没能醒过来,在亲人们的悲哀的哭喊声中,妈妈神态安详地地躺在殡仪馆里,我拍着水晶棺,张着小手,要把妈妈从里面拉出来:“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我凄惨的哭喊声,让爸爸的脸上挂满泪花,他紧紧地搂着我,胡子拉碴的脸厮磨着我,“孩子,让妈妈安心地走吧,有爸爸照顾你呢……”我的脸上,分不清是他的泪水还是我的泪水。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爸爸流泪。我不明白,古板的爸爸竟然还会流泪!      3.   妈妈就这样急匆匆地走了,留给我童年里一片灰暗。   妈妈走后,爸爸和我在一起有了一段温馨的日子,虽然爸爸在我的眼里远不如妈妈那样让我喜欢,也不会像妈妈那样让我开心,每天在他沉闷的情绪下,看着他铁青的脸色,默默地生活着,可毕竟有个家,有个我独自的空间,我每天也沉浸在思念妈妈之中,独自落泪,在爸爸面前我是不敢流泪的,因为一见到我流泪,他的眉头紧皱,一脸的冷峻:“叶子,不许哭。”只有小屋里,被窝中,是我眼泪发泄的空间。   这样的日子也没许久,姥姥走进了我的家门,因为爸爸要工作,他在城里举目无亲,只有靠着姥姥家助他一臂之力,我和姥姥的感情很深的,别人也走不进我的心中。   岁月在淡淡的时光中过的很快,转眼,几年过去了,在姥姥的精心照顾下,我脸上也绽放出了笑容,爸爸见我的脸上有了笑容,情绪也好了,脸上的阴沉时而有些晴天,只要爸爸肯主动找我说话看,表明他的心境是晴朗的,但我在爸爸面前很少有亲昵的言行,我们父女之间始终像有一座看不见的大山,在阻碍着我们父女心灵的相撞。   我上初中了,学校距家很远,为了节省学习时间,免得旅途之苦,也不再给姥姥增加负担,我选择了住校宿舍,只有在星期天和假期才回到自己的家中。每到我回家时,爸爸总是会开着车来接我,同学们都是羡慕的目光,因为既是坐公交车,从学校到站牌还有一段距离,僻静的小路两边树林耸立,人烟稀少,走在这条小路让人心惊肉跳,毛骨悚然。冬天里,天黑的又早,下了晚自习,漆黑一片,许多女生只能选择第二哈尔滨癫痫病人吃什么最好天早晨回家。   那天是礼拜六,爸爸开车把我接回家,回到家里,我看到客厅里坐着一个中年妇女,她长得眉清目秀,眉宇之间带着慈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见我进了门,满脸盈满微笑:“叶子,你回来啦……”   姥姥在一旁说道:“这是你徐阿姨,爸爸的同事……”   我冷眼望着她,心里已经明白了她和爸爸的关系,我早就猜想到会有人取代妈妈的位置,但我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早?   姥姥忙说道:“叶子,吃饭了吗,没吃我去给你做饭……”   “我吃过了……”我冷冷地回答着姥姥,没想到姥姥竟然对她那么热心,她是什么人!她要取代您女儿的位置啊!糊涂的姥姥!   “这孩子,怎么了……”姥姥见我不高兴,一脸迷茫地望着爸爸。   我不再理会他们,径直走进我的小屋,一进屋,我顿时怒不可遏,在我的小屋里,竟然被一个小女孩弄得乱七八糟,这个小女孩四、五岁的样子,头上扎着一个小辫,小圆脸上长着笑嘻嘻的小嘴,对我傻笑着,手里拿着个画笔,把我的桌子上的书籍翻得杂乱无章,竟然还在上面胡乱涂鸦着,可怜我的那些书啊……   “滚,滚走……”我大声喊叫着,全然不顾客厅里的那个她,气愤的我已经失去理智,恨不得把这个女孩千刀万剐!   “哇……”女孩张开大嘴哭了起来,委屈地跑向徐阿姨的身边,好像我成了一个饿狼,要把她吃了似的。   “怎么了,怎么了哈尔滨癫痫病如何护理……”爸爸和姥姥急忙走进我的屋子,姥姥看着我的书说道:“唉,不就是一本书吗?再买一本不得了,怎么发这么大火?”   爸爸走到我的身边,悄声对我说道:“叶子,有客人在,不要这样,爸爸我重新给你买本书。”   “我不要,这是妈妈给我买的,我就要这本书……”我声嘶力竭地喊着,仿佛他们都是杀害妈妈的凶手。   “叶子,对不起了……”徐阿姨满脸愧疚:“妹妹不懂事,你的书我赔……”   “我不要你给我赔,我就要妈妈这本书……”   “叶子,你怎么这么不懂事?”爸爸的眉毛拧在一起了,脸上又是可怕的阴沉。   “滚走,滚走……”我什么也不顾了,爸爸在我的眼里已经起不到威慑作用了,我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这个女人走进家门,不能让她取代妈妈的位置……”   “你真不懂事!”一个响亮的耳光,搧在我的脸颊,我脸上顿时火辣辣的。   “不要打孩子……”徐阿姨横在了我和爸爸中间,爸爸脸上的怒气没消,瞪着圆眼望着我。   “都是你惹得祸!”徐阿姨的手又搧在小女孩的脸上,女孩的脸上顿时五个手印,“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假惺惺做戏……”我在心里骂着。哭着趴在床上,一躺一天,任凭姥姥怎么呼叫,我只是闭着眼,不吭声,在被窝里呜咽着,眼前还想爸爸凶狠的样子,爸爸竟然打我?有后娘就有后爹啊,爸爸以后阴沉的脸更难见到笑容了。   我晕晕沉沉地睡了一夜,第二天星期天,爸爸早早给我做好了饭,我根本没心思吃,尽管他极力在跟我讨好,找着我说话,我还是对他很冷漠,躲在自己的小屋里,在电脑旁又是一天,到了晚上,我冰着脸,胡乱地吃了点饭,走出了家门,坐上公交车,直奔学校里了。   回到学校我才给姥姥打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姥姥着急的声音:“这孩子,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把你爸爸急疯了……”我想着爸爸着急的样子,心里很得意,要知道,平日里回学校都是他主动开车送我回来的,我的举动无非是想向他表明:女儿已经长大了,你,再也不能无视女儿的存在了!      4.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我这个星期本来不想回家了,我不愿意看到爸爸的了,心里突然很厌恶他,只想自己一个人躲在学校里安静安静,过个一个人的世界。   丽是我的闺蜜,有什么知心话都互相说,她知道我和爸爸在生气,极力劝说我回家到她家里去玩上俩天,换换心情。   我给爸爸打电话让他来接我,电话无法接通。心中顿时郁闷起来:平时,每到星期六,是爸爸主动给我打电话的,现在,爸爸却把我忘了,还不是心里有了那个徐阿姨?把我丢到一边了?   丽说道:“不用你爸爸接咱们,咱们坐公交车回去,不就是步行走一段路吗?咱们两个人做伴,怕什么!”   经不住丽的攒动,我动了心,却没想到,就是她这句话,把我拖进了黑暗的深渊。   吃完晚饭,我和丽我们俩人上路了,虽然是天黑,但是我们有个做伴的同行,胆子还是大的。   夜幕渐渐黑了,寂静的小路上不见一个人影,路边的小树林一片沉寂,神秘莫测,我和丽说笑着,走在小路上,虽然心里很害怕,还是故意大声地说话,有时还唱上两句,放大喉咙给自己壮壮胆,“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哇,往前走,莫回头……通天地大道,九千九百九十九啊……”   原野上吹来一阵冷风,树林里一片漆黑,绝无树叶触撩的声音,也无夏夜那种半明半昧的清光。高大的树杈狰狞张舞,枯萎的矮树在林边隙地上瑟瑟作声。长大的野草在寒风中鳗鲡似地蠕蠕游动,蓁莽屈曲招展,有如伸长了长臂,张牙舞爪。一团团干草在风中急走,如像大祸临头,仓皇逃窜,四面八方全是凄凉廖廊的旷地。   如果在夏季,这里是幽静,芬芳,凉爽的,我和同学们经常在这里游玩,这里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但是在冬季,尤其还是在夜晚,这里是恐怖的,树林中仿佛布满陷阱,等着我们俩个纯真的女孩一步一步走近。   当两人走到树林的中央位置,突然从树林中窜出三个男人,三个人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刺刀,对着我们两人大声喝道:“别动,跟我们走。”说着,两个男人上前一把搂住我和丽的脖子,钳子似的手臂把我的脖子勒的紧紧地,我窒息地几乎要喘不过起来,张开大嘴要呼救,可喉咙已经被卡住了,怎么也喊不出声来,丽也被一个男人紧紧地勒着脖子,俩个男人像拖小鸡似的把我俩拖进了树林中,另一个男人在远处放着风,这两个男人把我和丽紧紧地压在身子下,我极力想反抗,可是是徒劳的,男人像个野兽似地,钳子似的大手紧紧地把我钉在地上,接着,把我的衣服一件一件剥了下来,一件、两件、上身、下身……我的少女玉身赤裸裸地暴露出来,眼前的男人狰狞可怕,变成了一个魔鬼的面首,眼睛中闪着凶光,长着倾盆大嘴,流着垂涎,喘着排山倒海的粗气,重重地压在我的身上,我的下身一阵钻心地疼痛,在我的周围是夜色,耳边是野兽般的惬意的吼叫声,身子一阵阵骚乱,一个男人疲惫了,另一个男人儿童癫痫病因接着上来,我的下身已经麻木了……   风,在低吟,云,压得沉沉,好像在给我遮羞,失望的我只能任其摆布,听其自然,任其蹂躏,不再抵抗,因为我的心已经滚在了绝望的阴惨深渊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哭声惊醒,眼前的丽披头散发,眼睛红肿,一脸泪痕,抽搐着站在我的身边,我四周看看,三个男人已经没有了踪迹,我挣扎着坐起来,抱着丽放声大哭,然后,俩人搀扶着,一步步走出这黑暗的树林。 共 888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