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打捞生活的片断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生活随笔
治疗癫痫最好的公立医院是哪个破坏: 阅读:1613发表时间:2013-08-17 19:44:33

傍晚时分,天稍稍有些阴沉,气温高着,闷热着心。知道你今天家里有事,无法脱身。其实,从昨天下午开始,你就开始了准备与忙碌。查看了一下你那里的天气情况,气温不高,阴天,老天好像很帮忙,顾及了大家的情绪。
   按农历算日子,我想,去年的此时,你一定伤心难眠。那天,你失去了一位最亲的人。而我,是在过了三天后才从你那里得知了消息。依然清楚地记着你的话:我不想对你隐瞒什么——伤心的人,是你。看着你的留言,感受着你疲乏,失神,无助,空洞。突然间,就记起了当时你的表情,莫名其妙的一个笑容,把我震得差点跌倒。你仿佛只是一张画皮,用一根线牵动着一举手一投足。或许,是因为风的吹动,吹破一张白纸,化作你眉间的清冷,却给自己一个嘲讽的笑。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地问:是不是傻了?如此表情,真的让我觉得有些后怕。平时都不苟言笑的你,在此时如此夸张了一番,陌生的面具把我隔开、推远却又万般不忍和无助。世间,没有比失去亲情更痛的事。我不知如何用最平静的方式去安慰你,不触及心波,让其自然地恢复常态。你反常着,呵呵了两声。我仿佛听到了隔世的冷漠,沙哑,失色。你笑什么?笑自己对世间有着太多的情份,太多的牵挂。还是,在猛然间醒悟了更多的不过如此,为一场风月,赴一场生死离别?春风已老,人心仍在。看不透的尘路,还将继续前行。我不知你,是否会再一次陷入一个困境,恍若那个丢了心爱礼物的孩子,在来去的路上,一路牵绊,一路奔走,一路担忧,一路找寻,却不知了方向。
   时光,仿佛在一夜间瘦了,似一片躺在路边的枯叶,侧身倾听大地的呼吸。塌陷的天空,开始倾倒雨水。茫然的脚步,无从找到另一条平坦的路。你问,我能哭吗?我说,能。可你又反问道:我是一个男人,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落泪?我依然回答,能。只要是肉长的心,就有世间的情。遇痛而悲,因悲而伤,因伤而泣。失去亲人之痛,何以不能用泪洗涤凡心与无可奈何?想哭就哭吧,男儿有泪也可弹,此时。你止住声响,关闭了门窗,只让自己与一尊观音,两两对望。香火袅起,拂动你的面颊。瘦弱的,何止是面容?你累了,却睡不着。仿佛一只蜕皮的生灵,等待进化,换得更硬的外壳,抵御冷漠的外界。伪装的自己,却不得不面对现实的心。你躺下,不想起来。明月依然如此温柔,和风正在催眠世间的来来往往,你想沉入梦中,捉住美的瞬间而不知忘返。我想扶住你,伸手间,只抓住了一把空空荡荡。我与你隔着一道山水,是风声寄来了你的消息,雨滴垂落你的伤心。你从我的眼前走过,竖起的长发,遮住半边脸庞,让我看不清,猜不透,却又了然心间。你皱着眉头,声音卡在喉咙口,欲言而止。我又开始善感,仿佛自己经历了一场暴风骤雨,浑身湿漉漉的,及至淹没了情绪。
   夜晚的风在扣门,一声轻,一声重,一记快,一记慢,仿佛在告诉着,时节的转换也是如此,有着轻重缓急。而你沉沦在自己的时节,没有颜色,不分轻重,不知缓急,让眼神一冷再冷。我不知你的心里,是否有过恨,或者有着太多的爱不能。我想,我在臆想了。想你,是否与三千天前的那个你,如出一辙?从开朗明亮,变成灰暗消极。你开始沉默寡言,甚至不让我看到你,连消息也藏匿于无影的风里。那道刚刚敞开一丝缝的心门,仿佛随时可以关闭。我也在同时变得沉默,不敢发出声响,害怕惊动你的安静,更黑龙江癫痫病最优秀的医院是哪家害怕你就这样无声地消失,如一缕夜风,趁着我的熟睡。避开热闹,你可以得到清静的话,我愿意如此,仅以一个等待与聆听的姿势,静候你的出现,翻越季节的护栏,再看水天。
   还好,我看见了,你走出了屋子,身影游荡在街道。阳光在树影间闪动,这世间依旧暖着,空气 ,土地。街上的行人很少,都是平时的左邻右舍。见到你时,会点头示意,却没有停留,与你过多去寒暄,也许是因为你没有表情的表情,拒绝着他们的热情。你匆匆地飘过,飘进一间别人的屋子,里面尚存着繁华的气息。在一张长椅上,你和衣躺下,不想挪动。我奇怪着你的举动,想劝你回家。可是你说——
   不想回家,那里那么大、那么空、那么冷着。我只能拣到自己的影子,却不知要放在哪里,连碰撞的声响都听不到一丝。我听着自己的喘息,塞满了三十多年的难言与悲伤。我看到许多褪色的光景,从门前走过,少着表情,却多着心事。也许,从我落地起,就注定了一种悲哀。也许,是我年少时的轻狂无知,才会让凄凉注入我此刻的血液。明白得并不晚,却有些来不及。我想泅渡,用自己仅存的时光,换得一丝风轻云淡,还有一丁点可以快乐的理由。它们在哪里?我在残喘,年轻的机体发出沉重的叹息。不是我不留恋这个世间 ,是世间给我太多的悲情。十年的风风雨雨,我似一根独木,掏空了心,横在枉生的河上。风来了,雨来了,我是我。风走了,雨走了,我不再是我。上有黄鹂,唤不醒我的旧梦,如烟。下有沉鱼,一次又一次潜入往事,如昨。
   我坐在堂前,看着宽敞的客厅,感觉自己变得格外窄小,是一块砖,垫在生活的底部。如若不使出抬头的力气,便始终无法看到,世间有怎样的面貌与风光。如若不想抬高自己的身子,便始终无法遇到,扑面的清香与鲜艳。世界如此大,为何我的眼睛里如此空乏?世界如此喧哗,为何我的耳朵只有丝弦的断裂之音?我静下心来,听清了风声,虫声。还有动物踮起脚,偷偷溜过时发出的骚味。心,突然动了一下。想那些弱于人类的生灵竟然如此羡慕着这个花花世界,而我这个七尺男儿却想把身子一矮再矮,没入尘土。不看晓风残月,不听高山流水,在属于自己的陋室,悬空笔一支将自己的形容一一勾画在一面流沙之上。多么自卑的一颗心,多么犹豫的一个选择。别说什么,我只想好好地歇一会儿。尘土太重,我心疲惫。
   我在空间的另一头,站直,劝你: 回家吧。家里虽然空着,冷着,总比你躺在外边要踏实得多。房子有顶,为你遮风挡雨。见到片片砖瓦,就是一份安定与安全。眼睛所触之处,还能看见一草一木,无论它们正在繁荣还是衰落,终究证明自己还热着胸口。外面的天空辽远,可以起飞许多想象,可以放置许多雪月风花,但毕竟空旷着无形的翅膀,不知何时才能真正雕刻自己的个性。某些消逝的电波,没入苍茫,便是不知所措了结局。回家吧,哪怕睡在那张破旧的椅子上,只有你孤单的身子。毕竟,它在这间屋子里见证了太多的发生,你的笑声,她的身影,你们的相拥,孩子的哭啼,父母的牵挂。与自己相依了那么多年,虽然面目陈旧,激情不再,却留下了太多熟悉的你情我愿。托着一具皮囊的它,从来不曾埋怨你对它的不冷不热。如此相随,怕世间并不多见,不过是一株被人工弯曲了的树木,没有人性,却知晓着人情世故,点点悲欢。
   一切都会归去来兮,水中的月,镜中的花,手里的线,终究敌不过岁月的耐性与强大。化开了,枯萎了,扯断了,飘零了。我们行走着,用我们的脚,丈量世间,到底有多少的路途漫漫。用我们的眼,捕捉世间,到底有多少的风雨飘摇。用我们的心手,感知世间的冷暖。感谢吧,感恩吧,至少你的心事还有我在听着,或许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将时间分给你来倾听。我可以记录、复述每一次相见的光阴。看它如何围绕我们的身心,如何教会我们懂得珍惜与爱护。每一次记录里,无论是否留下了欢笑还是泪水,终究真实着彼此。
   真快啊,365天,转眼就过了。你已从沉默里恢复常态,正从时间的缝隙里打捞生活的片断。今晚的你,翻开哪一页记忆?今晚的你,又在记取怎样的逝水流年?时光旋转,一片,二片。成双,落单。人生,本来就是一场生死之梦。当一场梦结束,会有另一场新的梦,在花开的地方,拉开序幕。心情淡然,舍不得,放不下。笑容浅着,忘不了,不想忘。走过的风景,定成框里的江山。走动的风情,植入肌肤,流动血液。今夜,有风,有月亮。今夜,漫长,无法入睡的,是梦,还是你?长调低婉,划开夜空,感叹这一趟,生的旅行。
   你转过身,月色清淡。我看见,有两滴红色眼泪,渗出你的眼眶,悄然无声………
  

共 3107 字 1 页 首页1
老年人为什么会突然患上癫痫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