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念】父亲的背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人生哲理
   每次读朱自清先生的《背影》,总会鼻子泛酸,眼中噙泪,因为,我总会透过文章看到自己父亲那似乎已经在时光中变得模糊,但每每忆起时却总是清晰如昨的背影,那背影留在了每一段我求学的路上,像一根线一样贯穿了我所有的学生生涯。   读小学的时候,学校离家大概有着三四里地的距离,每到冬天,早上启程去学校的时候,天地间还是黑漆漆的一片。这时,父亲便会早早的起来,送我到学校,望着我走进校园,然后离开,留给我的一个挺拔笔直的背影,那个时候的我,不懂那背影中的父爱如山,只知道父亲这一路的陪伴让我的心里格外的甜。   上初中了,学校也离家更远了,我开始了寄宿生活,每一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那个时候生活条件不是很好,每次上学的时候都要自带吃食,所以馒头成了每个寄宿生必备的口粮。这东西在冬天的时候还好,到了夏天放两三天就会发霉,是撑不过一个星期的,所以,在很多个星期三,父亲便会走上十几里的山路,为我送来母亲新做的馒头,晴天顶着烈阳,雨天迎着风雨,然后,再匆匆返回,徒留一个背影给我。那个时候的我已经学习了朱先生的《背影》了,所以,每每看着父亲匆忙离去的背影,好似总有什么东西在心间轻轻的搅着、拧着,有些微微的难受着。那时,我已经朦朦胧胧的读出了父亲的背影中那如山般的父爱。   等我成了一名高中生的时候,上学的地方也跟着转移了,但依然要住宿,依然会送别父亲的背影。记得是一个新生开学报到日子,由于学校里面没有宿舍,所以,我需要自带被褥,并且在学校附近找房子租住,父亲怕我一个人打理不过来,便送我去学校。帮我报到之后,父亲又是替我安顿住处,又是帮我买水壶、脸盆等生活用品,像个陀螺一样奔走忙绿着,替我安排好一切。之后,父亲便叮嘱我去吃东西,他自己则要回家,我让他也吃点东西喝点水,可他说要赶回家的车,便匆匆的离开了。又一次,我送别着父亲的背影,直到父亲的身影在我眼前模糊不见,泪水便泛上我眼眶。这一次,父亲的背影已经不复儿时的挺拔了,可我知道,那深深的父爱依然如儿时那般厚重。   高中毕业后,我考入了陕南地区的一所二本院校,和西安隔着一条高高的秦岭山脉。去大学开学报到的那一天,算是我第一次出远门,所以,依然是由父亲送我去的,并且帮我打点好大学学习和生活所需要的一切事物。   帮我报完到的当天晚上,父亲借住在老家一个在那边做生意的邻居家里,我住在了学校,离的不是很近,一个在汉江北边,一个在汉江南边。当天晚上和父亲说好的,我第二天要去车站送他的。   可等第二天早上,我赶到车站的时候,父亲已经正在排队将要进站了,我也只来得及和父亲说几句话,其实基本上一直都是父亲在说,叮嘱我:“你要照顾好自己,要好好吃饭,多和新老师新同学交流,遇到什么事就给家里打电话,没钱了也一定要说,千万不要为了省钱不好好吃饭”,我只是一个劲的点头,应是。   之后,父亲便随着人群往火车站里面走去,我一直望着父亲的背影,看着父亲在人群中慢慢的移动着,我泪水再也忍不住涌了出来,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流着。那是我看着父亲的背影哭的最狼狈的一次,因为,我看到父亲的背已经有些弯曲了,看到父亲的头上已有新长出的白发了,我知道父亲已经在慢慢变老了,但不变的还是那份爱。   最后一次目送父亲的背影离开,是我在西安上研究生的时候,依然是在我开学报到的日子里帮我打点好了一切,再匆匆的离开。那一次,我目送着父亲离开时,看到父亲的背影已经完全弯曲了,头上也布满了白发,那背影也完全不能和记忆中那伟岸的身姿重合了,但那份父爱却是完全可以重合的。   就这样,父亲的足迹踏在了我每一段求学的路上,父亲的背影留在了我每一段求学的生涯中,从我上学开始,便一直不曾间断过。这一路走来,时光压弯了父亲的脊背,染白了父亲的头发,可却未曾消减掉父亲对我那如山般厚,如海般深的爱。   这爱,让我暖,让我甜,让我感动,让我安全,也让我永远心怀感恩,永远不敢,也无法忘怀。 鄂州那里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武汉哪里治疗羊癫疯好吉林癫痫有哪些治疗方案呢荆门看羊羔疯去哪个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