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丹枫】花样初中续二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秦风秦韵
破坏: 阅读:242发表时间:2019-02-23 19:33:57


   青春年少让我们的时间过得快乐,很多烦恼稍纵即逝,我们站在人生的最前沿,和那些与快乐无关的事情仿佛绝缘,学校里充满了青春的气息,什么疾病、悲痛、灾难存在于千里之外,我们所知道的就是在某个角落我患过一丝伤风,被老师批评后,丢了脸,不顾全班同学的眼神,偏偏只为那个让人心跳的脸蛋。
   其实,没有谁的青春不受老师的关注,大多数人的青春都从学校路过,我和你都不例外。
   我们会站在门外遥望远处的天空,却从来不知道山的那边是山还是什么?
   每天早上和下午都能听见班车的汽笛声,从来不知道那趟班车每天都去了什么地方,汽笛声让我们对远方的想象越来越浓,直到中考那天才坐着那趟班车去了一趟县城。
   每次考试完总要尽情的放松,哪知道数学考了三十分让班主任大晚上叫出去训了一通,这么差劲,你爸妈知道吗?
   我远在另一座山里的爹和妈只知道努力在田地里耕耘,风里雨里只为能多打点粮食,好让我们姊妹三个吃饱穿暖。三更半夜她那里知道她的不争气的儿子数学考了三十分。
   夜晚风吹过宿舍楼前的白杨林,哗啦啦的很好听。那夜的前半夜着实没有睡着,脸上还火辣辣的,后半夜鬼使神差的就做了好梦,梦见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像是在盛唐,只可惜我身着绫罗绸缎,虱子钻满了衣裳。
   学习成绩是每个学生的脸面,名次越靠前就越有优越感,名次越靠近尾声,和老师的距离也越远。
   那次考了三十分,我彻底进入了黑暗边缘。
   那个时候,老师之间也相互嫌弃,尤其是教师孩子的竞争,母以子为荣,也能涉及到这个领域,父以子为骄。
   教务处主任是个优越感极强的人,他的孩子听起来都很优秀,这让他十分自豪。
   他的大女儿考上了中专,这是骄傲之一。
   那时候的中专挑选初中毕业最好的学生,毕业后直接分配工作,也就是说一旦考上,铁饭碗就到手了。
   有个下午,上体育课,教务主任喝了些酒,脸色红润,难掩他内心的兴奋。
   他站在队伍前面,开始赤裸裸的炫耀了,或许我们误解了他作典型报告,让我们引以为榜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等到初三了也能向他女儿那样优秀。
   作为孩子的我,似乎并不是这种感受,而从他讲出来的语气,我完全没有感觉到那是榜样的力量,而是个人的自我标榜。
   那天特别巧,我和同学往出走,玩着玩着把班门“哐”一下关上了,劲有点大,又是铁门,所以声音传得很远,而教务主任恰好路过,给我们上体育课。
   “你给我过来。”
   我低着头走过去,我知道没好事,因为久了,大概还是有些了解。
   “你使劲摔门是不是有啥意见?”
   低头不语,这是每个学生的招数。
   因为那个时候,教师有绝对的权利,批评、责骂、殴打是极其正常的。看来我是避免不了一场风暴。
   “没意见,没意见摔门干嘛?你看看你学习成绩,再看看你的堂哥、堂姐、你的姐姐,哪个学习好?”我瞬间脸红极了。是真的我的兄弟姐妹学习都不好,他们的成绩都在班集体的尾巴上。
   他的话刺痛了我,让我在全班同学面前没有脸面,也让我对眼前的老师有了重新的认识。随州那家医院治癫痫病好r />   那时候都是以成绩论成败,我的堂哥、堂姐、姐姐们却并没有因为成绩差而过得不好,反倒是只有一个做了农民,其他的都过得很好。教务主任以自己一个孩子的优越感而推及他人,他的其他两个孩子之后也发展平平。
   是呀,终于告别了以成绩论英雄的时代,职业教育让成绩欠佳的同学也有了工作。教务主任现在过得还好吗?教师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为了那些纯真的精灵,还是要提升道德修养,让自己纯真,也让孩子纯真。
   时过境迁,不管时光如何轮回,每个孩子都会从稚嫩走向成熟,那些受过的伤、经历过的委屈、遭受的不公平终究都会被时间抹平,甚至忘记。唯一不变的是那些挫折终究都要激励着你走向更远的地方,我们是平凡少年,但我们从未向平庸低头。
   青春的校园是不安分的,每当初春,就有猫三更半夜开始叫春。个别的老师也因为这个增添了不安分,成为一桩难以启齿的丑闻风波。
   青春期的学生固然清纯可嘉,对这个社会也充满了期待,是单纯的,甚至是天真的。魔爪是无情的,冷酷的,正因为魔爪对单纯认识太清,所以获取便是容易的。
   传言说一个女同学和一个老师发生了性关系,女同学的肚子都大了,最后不得已,女孩子的哥哥领着去堕了胎。教师还依旧在讲台上给学生讲着课程。
  青海哪里医院看癫痫看的好 听完这个,我们最后都哭了,那个女同学就是我们隔壁班的女同学。
   天空依旧很蓝,我们会在操场上打篮球,争着抢着打乒乓球,我们不知道的前方到底是什么模样。学校的路灯亮了,我们匆匆走回宿舍,学校的铃声响了我们急忙跑进教室,我们所遇见的都是那些习以为常的,直到有一天我们真的收拾了所有的东西准备回家,蓦然间回首才发觉我们来的匆匆,走的匆匆,我们终于毕业了。
   为什么睡眠状态癫痫发作 学校已经不属于我们了,虽然我们那个时候没有校服,毕业的时候也没有互相在衣服上签名,但我们写了很多同学录,电话号码就是我们的邮编,祝福着所有遇见的同学,我们以为我们还会相见,最后才知道,有的人一生就此一回见面,从此再无音讯。
   曾经的校园是属于我们的,而毕业后却那么遥远,再踏进校园我们已经成了许许多多校友中的一员。
   那年中考我考了三百八十多分,离录取分数线差了一百多分。
   五大从学校带回来的分数,那天正是夏天麦收的时节,我和爸爸正在地里拉麦子,隔着几块地,他大声喊着说我考的分数,爸爸没有作声,直到那车麦子拉回了家。
   妈妈知道了我的分数,就说你咋考了这么一点?灶台上的蒿子冒着浓烟,整个家都营造在烟雾中。
   我的初中毕业了,毕业证也有了,但是我的初中生活还是没有结束。那年夏天是我生命中最热的夏天。
   妈妈千方百计托人找学校让我复读,她的初中同学是那个学校的校长,说好之后,我就跟着爸爸去那个中学复读了。
   九月的北方热浪不减,夏天的尾巴跟着太阳满世界撒野。爸爸前面背着箱子和被褥,我背着书包,一前一后出发了。
   只记得从晌午出发一直到下午才到那个学校,太阳照着我和爸爸的影子从斜射到直射再到斜射。路途很远,一路上看到的就是山和看不到尽头的路,走过的小河小溪蜿蜒曲折,路边的麦地里还有麦茬子,玉米葱葱茏茏,知了叫个不停。
   那天,我们俩一路几乎没有说话,我不知道爸爸的心里想的是什么,而我一路上对新学校充满了遐想。
   新学校是充满好奇的,一进校门两边是松柏,房子整整齐齐的,正前方是一幢二层楼,下面的花园里花草茂盛,国旗在风中飘扬。校园里新生都穿着新衣裳挤着报名,有家长拿被褥的,抱书的。一看就能看穿的是老生,嬉皮笑脸的,和同学聊着关于假期和暑假作业的事情。
   来到复读生报名点,爸爸对老师说我给儿子报个名。老师问考了多少分,爸爸说三百八十多,这个老师一听就说再复读提上一百分恐怕考上也难。爸爸说不管咋样让复读下,这娃娃还小么,回家啥都干不成么。说这话的时候爸爸看着我,此后这句话一直萦绕在爸爸的耳边和我的耳边。
   老师很不情愿地给我报了名。
   那天之后的事情我都记不清了,我也不知道爸爸啥时候离开,也不知道我是咋样就住进了宿舍,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进入了新的学校开始了新的中学生活。
   那年我开启了第二次初三生活,也让我走出了原来的小世界,从这里走向了更远的地方。

共 278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