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游大明山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美文欣赏
摘要:春天的大明山,是一个梦幻的世界。非亲身前往,又如何能够在这样的世界中感受那冰清玉洁的滋味呢? 大明山在临安区清凉峰镇白果村。从杭州出发,行驶六七十公里至临安白果村内,就到了大明山的脚下。大明山是杭州地区的名山,山脚下的农庄与民宿静默矗立,道路两旁山色苍翠,木色成荫,毫无在意冬春夏秋的季节更替,就这样一年四季地绿着,茂密着,向自然拨洒沉静的绿,似如它们共同的约定。   对大明山印象最深刻的是工作人员众多。我从未见过哪一座山穿着制服的人员如此密集的。车子驶入大明山景区,门口处有一位工作人员收取停车费,紧接着,不过十米,便有另一位工作人员引导车子继续往前开。我们去得早,停车场十分空敞,我们想就路口停下,工作人员却不见得如此思考,他示意我们继续往前开去,不过三十米处,又有一人示意我们场内道左拐,只见转弯处站着三四名工作人员,似夹道欢迎。一人指挥内靠,一人指挥回转,把车子靠在柱子旁停得天衣无缝方肯罢休。缆车处的工作人员更是成排站立。我们坐索道上山,缆车未到时,我们并排站立,若有人想插队,一定是会被工作人员看得个真真切切,然后把你从插队的队伍中请出来的——因为工作人员的个数,几乎与等待坐缆车的人成正比例。滑雪场面积很大,光领取器材的地方就有上千平方米。领取器材极有讲究,鞋的尺码不同,领取的位置也是不同,还有手杖、双板,尺码不同,地点皆不同。每一个尺码前都坐着一位工作人员,每近两三百平方米的空间就会有一位工作人员做引导解说或其他。   我曾无数次说过,大海虽博大浩瀚,但千篇一律,山却威仪万千,各不相同。所以,我喜欢去山上走走。且山厚重,沉稳,安静,即有峰峦叠起连绵不绝的线性美,也有拔地而起直入云天的气势美。去看山,闻闻草木与土地的味道,就像是回到了心安处的故乡。   因此行目的是滑雪,便一路坐车上山。车子盘旋而上,不时地看到路旁还有未化的雪。车子开到半山腰处停下,只见山顶一片迷蒙,不远处的房屋顶上、地上,白色盖顶,雪尚未消融。雪变成了雪块,把所有飘逸的力量都演变为凝结的神力,似有一种不出阳关誓不罢休的气势。   坐索道到了山上,走两百米左右就到了滑雪场。孩子们欢呼着进了滑雪场,我望了望那晶莹的白色以及扑面而来的冷气,顿觉浑身凉意丛生,于是退出滑雪场,到山里逛逛。   说是逛逛,实际上只有一条路平缓的路可行,并无其他。但这一点也不会影响我看山的兴趣——因为此刻的大明山,就像是被雾锁住的仙山盛景。   我从未见亲眼见过如此冰清玉洁的琼枝玉树。大明山山顶的树是极为幸福的——因为此处的树,与山脚下的树全然是两种境遇。冬雪尚未消融,山上处处有安静地伏在树根旁的冰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下的雪,那么顽固那么团结地一起留在山顶,把大明山变成了冰雕玉砌的世界。冰凌本是透明的,但众多冰凌团在一起,又变成了纯净的白色,草叶上,树上挂满了冰,像是浩荡的水汽在树上漫步的时候,经空气的按摩,成为了纯净透明的条状珠玉,令人产生无限遐想。   比这纯白的世界更加奇异的是这山头的浓雾。浓雾重重,如披如盖,气势磅礴,似乎要将整座山都吞并了似的。走在路上,似乎也能感到雾气迎面扑来,五米开外的人影隐隐约约,呆望人影向前移去,以为那人影要登入仙山化羽飞去。琼枝玉树在这浓厚的雾气中渐行渐去,五十米开外,便见不到一棵树的影子,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这白茫茫的世界并不空洞,闭目遐想,似见到无数的颗粒交头接耳结成雾墙,如千军万马齐头并进,吞没了逶迤的山峦,吞没了盈盈流动的一湖春水,将人群的欢笑声也撞得花枝乱颤。   好大的雾啊!   一个小时过去了,雾与山似乎依然处在热恋时期,雾并未散去的意思。我的手颤颤发抖,脚趾间的冷意互相传递,但内心却是享受得很——因为眼睛是不会骗人的。我在平缓的路上走来走去,眼睛四处张望,右侧的世界是白的,左侧的世界也是白的。只有从山下刚入这坡道的人影带来了些绿的红的紫的色彩,像是镶嵌在仙山的移动的珠宝。   我在一棵腊梅前停了下来。腊梅树上,缀满了无数的花骨朵,饱满,生动,好像一不小心就要涨开来。有几朵已经开放,开得大大方方,冰凌毫不客气地挂在花瓣上,花瓣却愈发鲜艳。这才是真正“凌寒独自开”的梅啊!花瓣上的色彩被雾洗过,雅淡,高洁,令人心生感动。我曾无数次在寒冷的冬季里去找孤山和植物园等地的梅花,曾怀疑这梅花是否改变了品性,不敢在寒冬怒放。原来,它们才是这自然的勇者,经得住寒冷,也耐得住春暖。   下午三点多,我们从原路返回。山上的浓雾渐渐散去,大明山的容貌也渐渐清晰起来。不知谁呼喊了一声:哇,有水!   我连忙朝路的左侧看去,只见一湖绿水倒映着青山,湖里还放着几只色彩明媚的轮胎,不知做何用途。水溢出来,顺着堤坝往低处倾泻而下,化成了溪流奔向山下。   我们继续坐缆车下山。雾变成了轻纱,从高空往下看,琼枝玉树的枝条向四周奋力散开,其媚骨清晰可辨,一条蜿蜒的小道在山体上延伸,我便想,若有下次,可登山入顶,如此便可与路旁草树轻语呢喃,与鸟儿脆鸣交相歌唱。   到了山下,山体露出其真面目。再见山顶,已是黛色墨染,好像从未有白色的世界经过那里。山体嶙峋,树木森森,原来,大明山如此巍峨秀气。   我不禁感叹,那雾霭沉沉的世界,该是我多么幸运的遇见! 武汉癫痫医院排行佳木斯癫痫病医院靠谱吗西安中际医院好不好河南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