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幸运美女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美文欣赏
吴家丽高中毕业因为没考上大学,受到父母无尽无休地责骂。终日忧心忡忡,度日如年。可是无妄之灾又从天而降,在最后一次登校时,被同学李俊男的妈妈当众羞辱,一连搧了她12个耳光,骂她是“臭婊子”、“狐狸精”。理由是他儿子是高材生,是清华北大的苗子,之所以没考上重点大学是因为和吴家丽“早恋”的结果。她认为吴家丽是他家的克星,是她把李俊男坑了。   吴家丽和李俊男只不过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幼年玩伴,初、高中的同学,充其量是朋友、是哥们,根本没有谈情说爱。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吴家丽服毒自杀,被救过来之后,便离家出走,受尽磨难。给小吃部打工、给商厦当售货员,给商店当橱窗模特,尤其是插空去做钟点工,长年累月疲于奔命,艰苦度日。   吴家丽和拜金主义者魏卫东的转瞬即逝的恋情,给她的感情生活造成了重创,魏卫东为了继承亿万富翁的家产,抛弃了热恋中的吴家丽,做了富翁的乘龙快婿,娶了一个有脑炎后遗症的傻媳妇儿。   吴家丽辗转回到家乡,因为怀孕而不敢回家。和房东许家母子的真情相处,使她尝到了人间的真爱,但是不幸的命运,又使她陷入困境。为了帮助这患有严重疾病的母子,吴家丽倾其所有,债台高筑,可是却没有留住两位恩人的性命。母子两相继去世,给吴家丽留下来的是无尽的惆怅和沉重的外债。为了还债,吴家丽班后到处当钟点工,什么苦活,重活、脏活、累活都干。   学业有成的已经成为化工专家的李俊男看到电视节目对吴家丽事迹报道之后,找到了吴家丽,坦露了心声,向吴家丽展开了猛烈的爱情攻势。尽管吴家丽开始全力以赴抵制,但是最后还是在李俊男编织的情网里沦陷了。   在风雪交加之夜,吴家丽因为没车被李俊男留在家里过夜。可是偏偏被李俊男的父母和有其名无其实的妻子堵在屋里,让他们抓了个“现行”。   一场罕见的恶战开始了,李俊男的妈妈怒火万丈,把吴家丽打得遍体鳞伤、血流满面,并且打掉了一颗门牙。李俊男的“妻子”挠得吴家丽满脸是伤,又拽掉了吴家丽一缕头发。   李俊男被父亲用椅子砸破了头,流血不止,妈妈无动于衷,认为儿子搞婚外恋罪有应得。他那从来没有和他同过房的“妻子”怒目旁观,直到李俊男因流血过多昏倒在地上,他们才打120把他送到医院。   吴家丽趁混乱之际,披上衣服逃离了李家。   吴家丽在寒风中,顶风冒雪边走边哭,泪水、血水在她的脸上结成了薄薄的冰,她全然不顾,深一脚浅一脚地艰难地走了两个小时。走到家时,天都蒙蒙亮了。   她跌跌撞撞地走进冷冰冰的家,因为她没钱交采暖费,一冬没有供气。她浑身瑟瑟发抖,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过度悲伤?她洗掉脸上结成冰的血块和泪水,望着镜中的满脸伤痕、头发蓬乱的自己,痛哭不止。她是这样无助,她觉得她是天底下最苦命的人。许大娘和许知远去世以后,她孤苦伶仃,没有人和她分担痛苦和忧愁,她那无尽的苦水无处倾诉。尽管妈妈有时也来看看她,可是她觉得非常陌生,她一直认为,她当前的一切不幸,除了李俊男妈妈之外,与自己的爸爸妈妈有极大的关系,她心灵深处的创伤始终没得到修补。她不愿意回到那个家里,更不愿意向爸爸妈妈求助。   她和李俊男的感情发展,使她始终忐忑不安。因为李俊男和他的妻子虽然是有其名无其实的夫妻关系,可是他们毕竟没有离婚,她一直坚守着做人的底线,没有过界行为。而这场大雪彻底摧毁了她防线。李俊男火热的心还没有把她捂暖的时候,发生了突变——一家三口棒打鸳鸯。   吴家丽觉得这是一场噩梦,在迷迷蒙蒙之中、在似梦非梦的意境里,被腥风血雨淋得苦不堪言。她再一次承受了最残酷、最无情的打击。她经历过死而复生磨难,她经历了被最爱的人抛弃的痛苦,她承受了失掉恩人许大娘的哀伤,她也承受了失去最知心朋友许知远的悲痛。然而她却忍受不了李俊男父母对她的再次打骂和羞辱。她非常后悔,她后悔不该接受李俊男的爱,她骂自己没记性,为什么偏偏在同一条河里落水?为什么偏偏和这胡搅蛮缠的一家人搅在一起。她不断地责骂自己,她不能原谅自己犯了这个最低级的错误。   屋里冷,她的心里更冷,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掉到一个深深的冰窖里,就要冻僵。她又一次想到死,她盼望自己会在这深渊里冻饿而死。可是一想到那可怜的女儿,她的心慢慢地恢复了温度。人类本性的母爱,妈妈神圣的职责,使她放弃了死亡的念头。   天亮了,吴家丽从极端悲痛中,挣扎出来。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极力拯救了自己。她还要去托儿所给孩子送托费、送衣物、她还要去上班,所以她必须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正常的生活环境里。   吴家丽极力控制自己悲愤的情绪,像没事人一样走进托儿所,给宝贝女儿吴华送托儿费、送衣物。正巧赶上托儿所开饭时间,她看到自己的小宝贝正拿着一个小勺往自己嘴里送饭,因为她刚刚过了两周岁,自己还不太会使勺子,把菜饭弄了一脸一身。吴家丽急忙跑过去,接过孩子手中的勺子,给她擦干净了脸,把剩下的饭给她喂完。   此时此刻,吴家丽心里油煎火燎非常难过,这么小的孩子本来应该在妈妈身边,可是她为了还债、为了生活,不得不兼职做钟点工。所以孩子一直长托。   吴家丽因为脸上的抓伤和那一颗被李俊男的妈妈打掉的牙,所以她戴个大口罩。淘气的小吴华感到好奇,一把把妈妈的口罩拽了下来。阿姨发现吴家丽脸上的伤和缺的门牙,好奇地问:“吴姐,你怎么了?”吴家丽急忙掩饰:“今天外面雪大,我出门被雪埋的树桩绊倒了,树枝扎伤了脸,磕掉一颗牙。”这纯粹就是打掉门牙往肚里咽的谎言。   吴家丽含着泪一步一滑地徒步走到商厦,因为来得早,商厦没有开门,她一直在外面站了,冻得直跺脚,40分钟之后才进到楼里。   这一天平平安安地过去了。她以为李俊男的爸爸妈妈闹一场,出了气也就偃旗息鼓了。可是就在她下班前,李俊男的妈妈和妻子又气势汹汹地出现在吴家丽面前,大吵大闹。   泼妇李俊男的妈妈邱晓坤声嘶力竭地喊道:“大家快来看呀!看看这个臭不要脸的狐狸精,偷人养汉,破坏人家家庭。你们领导呢?快把你们领导找来!这样不知廉耻的败类,你们怎么好意思让她在这抛头露面,给你们商厦丢人现眼呢?”   人们最大的劣根性就是不问青红皂白围观起哄。顷刻间,吴家丽他们摊位前便被好事的人们围得水泄不通。   刁蛮的邱晓坤故伎重演,对吴家丽拳打脚踢。有人大声说:“这就是当小三的下场。”“缺德做损,挨打活该!”“听说还是商厦的标兵,真丢人!大家的脸都让她给丢光了。”   陈姐急忙跑过了,把吴家丽拽过来,挡在身后,声严厉色地说:“这是公共场合,不要在这里聚众闹事。”   邱晓坤气急败坏地对陈姐大喊大叫:“你是谁呀?在哪儿冒出个程咬金?你有什么权利管我?”   陈姐理直气壮地说:“我是楼层负责人,我有这个权利,如果你再闹下去,我要打110了。”   几个身强力壮的保安员冲了过来,邱晓坤的嚣张气焰顷刻被扑灭了。陈姐让两位保安把吴家丽护送出大厦。   邱晓坤在后面喊:“臭婊子,狐狸精,我和你没完,你等着!老账新帐我跟你一起算!”吴家丽怒火万丈,心里默默发誓:“新仇旧恨记在心,此冤不报妄做人!”   吴家丽走得很远,还听到邱晓坤在不停地骂。坚强的吴家丽,多年来没被困难吓倒过,可是在这蛮不讲理的,狼狗一样的悍妇面前,却甘拜下风、束手无策。   吴家丽回到家里,茶不思饭不想,心潮翻滚,潸然泪下。她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羞辱,明天怎么上班?怎么面对朝夕相处的同事们?她又失眠了。   吴家丽想:“三十六计走为上,惹不起、打不起,只有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能躲避邱晓坤的骚扰。”于是她决定抱着孩子远走他乡。   然而带着刚刚两岁的孩子往哪去?即使出去了,带着孩子怎么找工作?可是只要不离开本市,李俊男的妈妈就会再来闹事。   想来想去她突然想出一个办法。吴家丽的大姨因为和儿媳妇不和,总想自己出来单过。可是因为没有房子,一直忍气吞声地和儿子媳妇住在一起,心里总是憋屈。   吴家丽第二天去大姨家和大姨商量,让大姨住到她家来,给她带孩子,每月她给大姨寄生活费。大姨听了非常高兴,立即答应了。   正巧她表哥、表嫂没在家,大姨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打好包,打车一次性地把东西都搬到吴家丽的家。   这天夜里,吴家丽向大姨哭诉了自己的冤情,大姨说:“孩子,你太苦了,回家吧!在你爸爸妈妈身边,总比一人在外头好。”吴家丽说:“大姨,我一想到我毕业那年,我爸爸妈妈对我的态度,心就凉半截,我实在不愿意回去。”   第二天一大早,吴家丽的妈妈风风火火地来了,神神秘秘地告诉她:“家丽,不好了!听说昨天李俊男抢救无效死在医院了。今天一大早他爸爸就被公安局抓走了。李俊男他们邻居给我送信,说李俊男的妈妈大吵大闹要和你拼命,你今天千万别上班了,找个地方躲一躲。”   吴家丽听到李俊男已死,她悲痛欲绝,痛哭失声,因为他们从小就是好朋友,最近又开始彼此相爱,前天夜里李俊男第一次享受到人间的男女之爱,却被自己的父亲活活打死,就这样匆匆地离开人间,这是何等的残酷!何等的残忍!何等的悲哀!   吴家丽经过这场暴风骤雨的袭击之后,重新思考人生,她总结了自己所走过的路,为什么一步一个坎?磕得头破血流,遍体鳞伤?就是因为自己是个弱者,对面前出现的困难既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认为自己的命不好,一直退让,委曲求全。在她反复思考之后,她恍然大悟,心胸豁然开朗。她悟出一个道理:只有自己成为真正的强者,敢于和厄运争斗,不向厄运投降,才能不被人欺骗、才能不被人凌辱、才能不被人打败。   什么是命运?古语说“命由天定,运由己生”,表示“命”是与生俱来的,而“运”呢?则是一个人一生的行程。这句话也阐述了自己把握的只能是运,就是自己的路怎样去走?宿命论者认为命由天定,不可改变。可是一个强者是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的。有了希望就有人生,如果对自己的人生彻底绝望,任由命运的安排,不求进取、随波逐流,苟且偷生、一事无成,那么他的人生就会是灰暗的、痛苦的、凄惨地、悲哀的,毫无意义的。   吴家丽想明白这些道理,重新振作起来。她决定走,离开这个伤心之地。这个走,绝对不是逃避,不是投降、不是退缩。她要做一个强者,不再听从命运的安排,她要闯出一条自己的路,养精蓄锐,以一个崭新的面貌,来迎接各种厄运的挑战。   二、异地求生   吴家丽的妈妈一看到姐姐来,非常高兴,这是一举两得的办法。她知道吴家丽手里不会有多少钱,所以就把自己身上带的钱全给姐姐留下了,姐姐也有退休金,和小华在一起也够花,所以吴家丽大姨说:“小丽,不要和大姨算那么清,我住你房子不给房租钱,我给你看孩子当然也不能要托儿费。”吴家丽急忙说:“大姨,你要这么说可把咱俩的关系说远了,其实我不在家,就等于你给我看房子,怎么能说到房钱呢?”   吴家丽的妈妈说:“你放心地走吧!孩子交给你大姨,你就放心吧!我常过来看看。你出去找到工作挣到钱再往家邮,没钱你也别着急上火,用在孩子身上的钱我和你爸爸包了。”   这个曾经逼得女儿自杀,害得女儿离家出走的妈妈,现在一反常态,对女儿关怀备至。甚至找到女儿这么长时间,都不敢问问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害怕触到女儿那根最敏感的神经,再惹出麻烦来。   吴家丽把女儿接回家,让孩子和大姨姥熟悉几天,她就带着满腔的愁怨,坐火车去了南方的SZ市。因为她听说在这个新兴城市里好找工作。果然这是各类人员缺乏的城市,因为开发不久,用人的地方极多,只要你有户口、身份证、学历证明、专业证书,很快就会找到工作。吴家丽在一个小旅馆落脚之后,就在报纸的招聘栏里找到了用人单位,   这是一个私人开办的玉石、玉雕贸易公司。规模虽然不算太大,可是因为效益好,一直在不断扩大。继续招收管理人员、技术工人和销售人员。   哈尔滨哪的医院医治癫痫比较好哈尔滨儿童医院治疗癫痫武汉癫痫病到哪看癫痫病如何治疗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