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回博友雪拥蓝关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民间文学
回博友雪拥蓝关   杨柳岸   谢谢远方的朋友,谢谢你阅读安先生这篇文章,也谢谢你邮购并读了我的那本拙著。   关于安先生这篇文章,好些天前我就在他博客上读过,想转载,却又犹豫,安先生的文章中似乎对我期望过高了,我有点不能胜任他的那些美好期望。从事文学者,希望得到表扬似乎是人之常情。一两年前,我们本地一位作家曾写文章对我褒扬,其文章得到不好赞扬,可我当时也犹豫后并没好意思转载到自己的博客上。这是同样的理由:我并没有其文章中说得那么好那么优秀。人贵有自知之明。近来对于要读我的书的一些或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我会做一点建议:不要把我的文章当文学评论来看,最好当作散文随笔来读。如果把阅读期望值放低一点,或许能从文章中读到一点东西。内心里我常为自己写得不好还要让别人花时间来读而于心不安,我想我本来应该写得再努力一点。这一点和安先生说我在“评论界外”有一点不谋而合,看来安先生可谓知人。   经过两三天韩城之行回来后,一点不怎么联系的小事情让我有所悟:人找到自己文学同道,其实是很难的,不要怕别人对自己误解,应该珍惜已经得到的这一点文字缘。自己在文学上能得到这点肯定,其实也是很难得的,实际的自己和自己期望中的自己,其实相差较远。在韩城某个场合,一位当地人说到司马迁时,迂腐二字概之。我内心一时难以接受,我对司马迁心怀高山仰止的崇敬路途遥远地赶来谒拜之人,竟然在当地人、至少一些人眼里为迂腐!当然这种难以接受的心情在短时间内有所变化。要承认,还是那句哲人的话深入深刻: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这里的司马迁也是如此。当代的司马迁,真的很迂腐,为说那么一点可怜的真话就要付出那么沉痛的代价,那不是迂腐还能是什么!?这一点道理简直可以说是众人皆知的,只有包括我在内的迂腐之人自身不知这个道理。既然安先生在文章中谦虚地肯定我这迂腐之人,愿意以我作同道,那么,恕我不敬,我也可以说安先生在他文章中所表达的,是他一时迂腐思想。我们的时尚是聪明,会说话,会巧舌如簧,把所谓的道德尊严会随时随地变价交换流通,会见风驶舵八面逢迎。可我们还相信那个信那个侥幸保存下来的司马迁石像!当然,一时迂腐,可以理解。   一个人偶尔迂腐一下,在当下或许并不会受到迂腐代表司马迁那样的代价。从这一点来说要承认,我们社会的进步,政治的开明度有了很大提高。如安先生这样迂腐之人与美女教授于丹这样的聪明之人,都可以有众多粉丝,这两个人的粉丝也可以作论争,这是我们开明的网络时代才有的现象。就像迂腐之人并不会全日制迂腐一样,聪明如于丹者也会有不聪明的时候,比如她近来在她经常表演聪明的场所,却受到了被轰下去的遭遇。看来,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个现象有一定普遍性,对此似乎没有必要像网上那样过多讨论。联系到我的迂腐,我常会说:“我只是个热爱文学、时常会有不合时宜的过分较真的一个读者而已”,我常这样为自己的迂腐找托词。以前,我常把那些也常说他热爱文学的人引为同道,看来这本身就是迂腐的表现,我过于一厢情愿了。想想,于丹口里最爱说的就是她“热爱文学”,说得越来越尽骟情之能事,可是,她能是我的同道吗?她把“热爱文学”常说得天花乱坠,让人感动,我也常想:难道我们爱的是同一种文学吗?我内心里的孔子是她说的那样吗?我内心的庄子李白苏东坡曹雪芹和她口里说的是同一人吗?最后,我这迂腐之人得出的结论就是,热爱文学这样的话语,是绝对不能作为选择同道的标志的,两个口里说喜欢文学的人,他们内心的文学世界差异之悬殊,超出人的想象,就如同置身于两个不同的世界,他们之间的所有交谈,可能都是自说自话,与对方并无任何关系。但是,从安先生提及我的他这文章中,我相信,我和他的文学世界,重合点会较多一点。这已经很难得了,也仅此而已。         湖北去哪治疗癫痫病癫痫病可以完全治愈吗郑州治羊癫疯哪家医院靠谱石家庄儿童癫痫医院能看癫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