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回乡之前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民间文学
小辉打来电话时,我正在家里忙着招待客人。周围很是热闹,我唯恐他听不到我的声音,只有大声喊话。   “你要回家过小年?好呀,好呀,我准备点吃的!咱舅家表哥、姑家表弟等今天来走亲戚了,我正准备餐桌呢!”我很是高兴,对着手机里的小辉喊着。   “什么?小辉要回家过小年?”距离我最近的表哥急忙凑到我的身边。   我拿着手机,欢喜地向他点点头。   表哥弯下腰,将耳朵凑近我的手机听筒处,试图听到小辉的声音。“让我和小辉说句话,让我说句话!”他忙对着我喊。   我拿着手机,他的头使劲地向我的手机靠拢,斜歪着脖子,因为他比我高很多,所以腰弯成了豆芽。“小辉呀,要回来过年了。你在外面做了大官,别忘记你这个穷表哥呀!”他嬉皮着脸,扯高了声音向手机里喊。“回来吧,我备好酒,我请你喝酒!别嫌弃家里的酒呀!好好,能喝到你带来的酒更好,你们的酒可全是很贵的。就这样说好,等你回来!”   此时,手机周围已经围来很多亲戚,抬着头,仰着脸,眼神明亮,羡慕地盯着表哥。站在最前面的是表弟,表姐,外甥,后面是表妹,姨妈,姑姑的儿媳妇、远些亲的表叔等等。   “让我和辉哥说几句!”站在前面的小弟喊。   “我也想和辉哥说几句!”表妹也喊。   “你辉哥很忙,一会要去开会,等回来再聊吧!”我关了通话,终于放下举得酸疼的胳膊。   因为老三小辉的一个电话,院子里欢腾起来,谈话声像锅里被炒的栗子,热腾腾的。亲戚们都没有坐下等着吃,忙碌起来,帮忙端茶,帮忙搬凳子,帮忙端菜。表哥更是老凑在我的身边,说着奉承的话。听他们赞扬我的弟弟,说及我的成就,心里自然沾沾自喜。   菜摆满了餐桌,表哥、表弟、表妹等都来向我敬酒。   “哥哥呀,咱可是老亲戚了,打了胳膊连着筋呢,我家里儿童得了羊癫疯还可以治疗吗的事情,小辉哥得管呀!”他们边喝酒边和我聊。   连平日不常喝酒,不爱说话的姑姑儿媳妇也端着酒杯来到我的面前。“表哥,我不会说话,我来敬你一杯酒,以后多多关照!”她羞涩地对我说。   那天,亲戚的兴致被小辉要回来的消息,拔得很高,酒没有少喝,人人都很兴奋,那天的亲情被拉的很是亲近。   表哥拍着胸脯说:“表弟,家里有事情,尽管给我说,我该出力就出力,能跑腿的就跑腿!”   表弟也一本正经地端着酒杯说:“表哥,咱兄弟两可是同龄人,你的姑姑就是我的娘,姑姑是姑母呀,那是和母亲一样的亲!你有事尽管招呼一声,我是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而后,姑父也竟然给我敬酒,我哪里敢承受长辈之敬酒,一口将满满一杯酒倒进肚子里。   醒来的时候,妻子正在屋子里打扫卫生。她说客人早走完了,表哥、表弟都喝醉了,都是被抬走了。她又说很是奇怪,平日里不常来往的远方表叔也喝醉了,说我们是最亲的亲戚,虽然他是奶奶的侄子,但是没有奶奶,哪里有我们的父亲,没有父亲就没有我们......我听着妻子的描述,笑了起来。      第二天,正吃早餐时。姑父推着自行车进了院子,后座上还带着一只羊。我忙起身相迎。   “姑父,不是昨天刚见吗,怎么又来了?快进屋子里吧!”   “小国呀,我家里养了一只羊,给你们送过来,别嫌弃太小哦!”他将自行车放好,将养拎起,递给我。   我忙将姑父迎进屋里就坐,他非说已经吃过早饭。我就为他端上茶水。为他点燃一支香烟。   “姑父,今日来是有事情吧?”我看着他使劲抽烟,犹豫的表情问。   “小国呀,近人不说外话,我知道小辉在外面工作,做了大官,路子广,给你表弟安排个工作吧!你也知道,你这表弟智商低,上学时成绩差,考不上大学。但是他有他辉哥呀!找个工作是分分钟种的事情!等小辉回来了,可以将你表弟带走,我想对小辉来说,不是啥事!”姑父使劲地吐着烟雾。   我知道,姑父是不轻易求人的人。表弟是那种不走正道的人,姑姑也没有少费心,但终还是没有将表弟修成正果,整日吸烟,打牌,无所事事。   “姑父,放心吧,小辉会尽力帮忙的,我先记下这事,等回来了,我和他说!”我劝慰姑父。   “等小辉回来了,告知我一声,我来敬个酒,我就不信他不给这个老姑父面子!”说着姑父笑山东著名癫痫病医院了起来。   姑父走后,我准备给小辉打电话,妻子说,还是先癫痫病怎么样才能治愈记下吧,等小辉回来了,当面再说。我让妻子拿来一张纸,清楚地记下:为姑姑家表弟找份工作。      刚放下纸张,门口传来了喊声:“小国,听说你家小辉要回来过小年了!”我忙走出屋门,是老舅来了,他和我村仅仅一里地之隔,是步行来了。我忙出门迎接老舅。   端上热茶,点燃香烟。“舅舅,你老身体也不好,还跑来,有事吗?我忙完这几天就去探望您呢。”我忙向舅舅解释。   "你母亲身体还好吗?”舅舅突然问及母亲的身体。   “很好的,小辉说行动虽然有些不便,但是还是可以自理,老舅不要担心!”我忙又递给老舅一根香烟。   “小辉要是让你母亲受委屈,我不会放过他,你母亲小时候受苦受穷,可也没有受过委屈呢!虽然你母亲离我这娘家弟弟远了,可是,她的事情,我还是要管的!”他扯高嗓门训到。   “是的,是的,我们不能让母亲受委屈,我回头再叮嘱小辉!舅舅教训的对!”我谄媚着,嬉皮着脸对着舅舅,而他沉着脸,很是严肃。   “当然了,小辉这孩子也挺有能力的,在外面做了大官,又有老娘跟着,让人看到他的孝顺,对他的前途是有好处的,但是也别忘记了老家呀!”说着舅舅撸起衣袖,露出胳膊上的伤疤。   “你看这伤疤,就是小时候因为别人欺负你母亲,我被别人割伤的!”舅舅接着叹气。   我又恭敬地为舅舅点燃一根烟。   “你看我家那大孙子,刚高中毕业,怎么说也算是高学历了,可是就没有工作,听说城里的公务员待遇很好,回头让小辉给他安排个公务员吧!我想这也是你母亲的心愿!你说是不?”   “是是!”我忙附和。我不是不能得罪舅舅的,我母亲的家人都是不能得罪的。   “那就这样办吧,你先给小辉个电话,让他开始找公务员的工作,等年后就上班就好!|”舅舅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烟灰,头也没有回,走了。   老舅走后,我让妻子拿来刚才的那张纸记录:为老舅家孙子安排个公务员。      我倒了一杯水,刚才说了那么多话,有些口干了。   “国哥呀,也给我倒杯水吧!”我抬头一看,是三姨家的儿媳妇已经在屋门口了,我惊愕地看着,竟然没有察觉到她的脚步。她何时进的院子呢?   原来是我刚才思索舅舅的话,竟然没有注意表妹的到来。我忙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她。   “表哥,你也知道,你三姨身体不好,所以家里为她治病,花了不少钱!”说着,弟妹的眼里有些潮湿了。妻子忙来安慰,说她为了婆婆辛苦了,又夸她是孝顺的媳妇。   “表哥,我来没有别事,就是我妞考学的事情,你看今年一过春就要读高中了,你让小辉给咱县教育局局长打个电话,帮家里妞进咱县重点高中吧!我知道小辉认识人多,而且都是大官,他一个电话就能解决了!”   “弟妹,放心吧!你在家里也辛苦了,妞的事情很是重要,我对小辉说,一定尽力帮忙的!”我急忙说。   弟妹走了,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想:"今天是怎么了?都来找小辉帮忙,小辉的官是很大的官吗?”,每次打电话,小辉都说很忙,也没有问及都忙啥,母亲跟着他,我也是很抱歉他的付出,但是因为老三在外也不容易,从没有要求为我办过些事情。   “国呀,你看,都来找小辉帮忙的,别忘了,咱妞都快30岁了,还没有一个正式工作呢””,妻子在一旁嘟囔道。   “咱别添乱了!”我让妻子拿来那张纸记录:为三姨家孙女安排个县重点高中。      吃过午饭后,太阳才出来,我准备出门去邻居几家男人家逛逛。   刚走出家门,远方的表叔来了。他前几年因为一场脑梗塞,落下个右半身的半残,虽然能走路,右侧的胳膊还是有些不自由。   坐下不久,远方表叔便开始谈到了来的目的。   “你看,我的身体不好,总得有个生活来源吧!小辉在外面做了大官,让他给我安排个工作,不太忙,不太累,有地方住的,而且工资待遇好的地方的就行!”   我睁大了双眼,说:“叔,这样的工作哪里去找?”   “他的脸立即沉下来。“别忘记了,没有我姑姑,就没有你父亲,没有你父亲,就没有你,更不会有小辉。”   可是,叔呀,这样的工作也很是难找呀,小辉有天大的本事,也找不到呀!   “找不到?谁不知道呀,做大官的什么样的工作陕西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好不能找到,我又不是去做领导的。只是想找个工作,有吃有喝,有地方住就行!就那样难,是不想管吧?”   他有些激动了。   妻子忙向我使眼色。   我拿起一根香烟,递给表叔,并点燃。笑嘻嘻地说;“不是说有难度吗?又没有说不办,叔别生气,我让小辉给你安排!”   他的脸色终于转晴,大口地吸着香烟。   “对了,先打电话,要是找好了,我就和他一起回去。也省得我的路费了,他也不用去车站接我了!”他坐在那里凌人盛气。   我没有再说反对的话,无论如何都要记下,等小辉回来了再商议。表叔一瘸一拐地走了,我让妻子拿来那张纸记录:为表叔找份不辛苦而且能包住,待遇高的工作。      下午,我始终没有走出家门,接待了大姑家的表哥、二姑家的表妹、远方的表姑。   第二天,我刚吃过早饭,就有人来走亲戚了。平日不常来往的更远的亲戚也来了,小辉要归省的消息飞得那可真快!   当然,他们都会有一些事情要帮忙。他们走后,我让妻子取来那张纸,一一记录所求的内容。   明天下午3点左右,小辉就会踏进家乡的门。走进他儿时成长的家园。我想,他一定是兴奋和激动的,到时,我哥俩一定会喝一杯。还有我们的姐妹都会聚集而来,因为血统和灵魂的牵记,让我们团圆在一起。   我决定再去集市逛逛,购置一些小辉和姐妹喜欢吃的菜。   从集市归来,刚进家门,妻子就说大姑家的大表哥在等我,说有急事。   我看表哥神情很急,忙问发生了何事?   “我家的大儿子,被派出所的抓走了!”说着激动地站起来,在屋里走来走去。   啊?我心里一震!“怎么回事?”   “他喜欢后村的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也喜欢她,结果在那女人家被她家人逮住了!说是通奸,他们是两情相悦,这事怎么会是犯法呢?现在不是自由恋爱吗?真是没有王法了!”表哥焦灼。   “小辉不是在外面做大官吗?你快给小辉打电话,让她现在就给咱县派出所的、公安局的领导打电话,快放出儿子!”表哥急切地催促我。   看他焦灼的模样,而且儿子被抓走,我确实是也焦急。便拨通了小辉的电话!   “小辉说他也不认识公安局的,先给在县里的老同学打个电话问问吧,表哥别急!”放下电话,我安慰表哥。   “要小辉多问问,大过年的,不能在看守所里过吧,假如再被屈打成招!唉……”表哥匆匆走了。   过了一个时辰,小辉打来电话说,表哥的儿子是强奸案,那女人根本不喜欢他!听后,我惊呆了!我如何对小辉说去帮助他?要小辉跟着违法吗?   假如小辉违法了,被......我不敢再想,心情突然沉重起来!   我让妻子取来那张记录着亲戚嘱托的纸张,几天的时间,一场纸张已经记满了很多的嘱托,我让妻子读给我听。   为姑姑家表弟找份工作;   为老舅家孙子安排个公务员;   为三姨家孙女安排个县重点高中;   为表叔找份不辛苦而且能包住,待遇高的工作;   为二姑家的表弟找一所大学;   为二姨夫的儿子安排个工作;   为远方表弟帮忙房地产投标的事;   ……   帮大姑家表哥的儿子从强奸案中解脱。   我想小辉一定很厉害,能办成那么多事情。可是,想到每次的电话里,他都是很疲倦地说,在开会,在检查,在开会,我开始后悔那天接电话声音太大,招来了亲戚的围观,也自然引来了亲戚的很多嘱托。   小辉大学毕业后,留在一个城市发展,全是他一个人的打拼。能坐在一个局长的位置已经很是不错了。   小辉是孝顺的,这么多年,他一个人养着老母亲,时常带来平安,而我作为他的家兄,没有尽孝侍奉母亲,每每想来,便觉得惭愧。小辉已经有十年没有回来过年了,几十年没有回来过小年了,这么多年,他一个人在城市里奔波。家人亲戚也没有帮上忙,所以我终是不想连累他。   小辉想家了,在一次电话里,竟然哭了。要回来过小年了,我得将这些事情提前告知他,让他心里有个准备。   我将那张纸铺展平整,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准备通过微信发过去。就在准备点击发送的时候,突然,我改变了注意……(写于2017年2月13日)   共 467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上一篇:【文字】痕迹_1
下一篇:【晓荷】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