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旅】我的爷爷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诗歌
摘要:闪闪的火苗,就像爷爷的一生,阳光、向上、满满的正能量;缕缕的青烟袅袅,就像爷爷平凡而伟大的一生,轻轻飘走了…… 一   “降节飘飘宫国来,中元朝拜上清回。羊权须得金条脱,温峤终虚玉镜台……”晚上下班回来,看到女儿读着李商隐这首《中元作》,我才想起后天就是中元节,该祭拜祖先了,马上电话通知叔叔,后天回老家。   中元节又称鬼节,衡阳人俗称七月半,家家户户都要祭拜祖先,大摆筵席宴请族人。祭祀祖先是家族中男性们的事情,我回乡的主要目的是祭拜爷爷奶奶。   驱车回到故乡,祭祀在叔叔家进行。堂屋神堂的正中,立着罗氏先祖牌位,左边摆放着爷爷当年采回的干灵芝,右边是爷爷奶奶的相片,在没有彩照的年代,相框里黑白分明的照片,极象爷爷的个性。虽然爷爷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但是正义禀然,任何的肮脏和阴暗,都逃不过他的法眼。爷爷左眼病瞎,却从不戴墨镜遮掩,眼球萎缩形成一个微微凹陷;右眼似弥补了左眼的光亮,格外有神地看着我。   “爷爷,我回来了祭拜您了!感到惊喜吗?”我捧着相框,拂去灰尘。   爷爷看着我这个调皮捣蛋的孙女,一脸严肃,沉默认可,捧着相框,我的思绪慢慢地飘远……      二   爷爷叫罗楚益(1913——1991),是罗家太公的独苗,有个同母异父的姐姐。祖上勤劳朴实、友善邻里、尊师重教,爷爷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算是文化人,在村里教私塾,他教的最好学生当任长乐区委书记。   一场疾病,一夜之间,爷爷痛瞎了眼睛。看到农村缺医少药的状况,立志改行当医生,先治病救人,身体好了才能学好文章,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善乡村的缺医少药的状况,先后拜了当地两位名老中医为师。他勤学苦读,《汤头歌诀》、《濒湖脉诀》、《伤寒》、《金匮》背得滚瓜烂熟。我现珍藏着他的《濒湖脉诀》手抄本,一张张装订成册的宣纸上,密密麻麻把抄写着毛笔小楷,字体罡正有力、修长飘逸。“见字如见人”,字迹就体现出爷爷的形象和性格,高大英俊,性格直爽。   爷爷聪明好学,每天不但读背抄写医学理论,而且用心记住师傅每一次所看的病症和所用的药物。爷爷出师也是偶然,那天他跟随师傅,替人出诊看病,病人家属非常好客,备上等酒菜招待,师傅酒醉饭饱后趴在桌上睡着了,可手还在把脉,病人肚子疼得大汗淋漓,却不敢推醒师傅。爷爷就毛遂自荐,得到病人首肯后,轻轻挪开师傅的手,替病人把脉,开出处方,患者服药痛安,等师傅醒来时,病程已癒一半。从此,爷爷名声大振。   爷爷医术精湛,看病耐心细致,对一些疑难杂症有独特的方法,算得上是“四两拨千斤”。   六十年代未,一个6岁的小男孩,面黄肌瘦,头发枯黄,求医看病将近半年,健脾胃、补气血的药吃了许多,饮食好转,就是病情无改善,最近精神状态更差,时时昏昏欲睡。父母背着奄奄一息的孩子,找到爷爷,听完他们讲述患病以及治疗的过程后,爷爷仔细检查孩子:发结如穗、面色蜡黄、双目无神、精神萎靡,咽喉无红肿,颈部淋巴无肿大。接着再示意父母解开孩子衣服,检查胸部和腹部,衣服解开后,在剑突下心窝的地方,黑色的东西在涌动!成千上万的虱子,把孩子小小的胸口全部侵占。原来,父母看孩子体弱,一直不给他洗澡也不换衣服,在那生活贫苦的年代,仅有的一点点营养全部让虱子吸走,还吸取血液。找到病因,除虱后再补血,几个月后,孩子就活蹦乱跳了。   一位中年妇女,得病多年,到处求医无效,慕名前来,找到爷爷。逐问病史,说是一次在田间干活,口渴得不行了,又找不到水井,就喝了稻田的水。回家后,越想越觉得水里有虫子,吃打虫药也没见拉虫子出来,每天吃不香睡不着,忧郁成疾。爷爷经仔细询问,稻田虫子是什么颜色的,仔细检查身体各部位,处方开药,让她第二天来取药服用,嘱其服后,每次大便都要认真检查,看虫子有没有随大便拉出?五天后复诊一次就行了。   如期复诊,患者说从服药后第二天开始,大便就拉出虫子,正是稻田里那黑白红三种颜色的虫子。逐开调补药品治疗,一个月后痊愈。   原来,爷爷通过询问得知,她怀疑胃肠有虫,屡吃驱虫药,却没见虫子拉出,而落下病根。这是心病,需要心来治疗,询问得知虫子有三种颜色。爷爷当晚用黑白红三种丝线,以健脾散裹成蜜丸,病人服后第二天大便,就拉出三色丝线,心病自愈后,稍作调补即可。      三   爷爷的名气,在乡村邻里无人不晓。小时候去大山深处砍柴,有的山是禁山(禁止砍柴),因为没有标识,我误砍了禁区的柴,被邻村的人抓住,要没收砍刀,还要罚钱放电影。闯下大祸,我急中生计。   “伯伯,我是罗楚益的孙女!”我急得都快掉眼泪,央求着说,“请你别罚电影,把砍刀还给我,放过我,好吗?”   “什么?你是罗楚益的孙女?”那人用疑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你爷爷给我治过病,还救了我妈!嗯,就放过你吧,下不为例哦!”   “好好好,我一定不会再去砍了?谢谢!”   看似大难临头的事情,在我报出爷爷的名字后,就这么简单地化险为夷。   我小时候的记忆,就是他背个保健箱,打预防针、收集大便标本,每天走家串户为人看病。在病人少的时候,他就在修路、护路;每当大雨天我放学回家,走到漫水的路段,都会看到爷爷牵着同学们走过;每当冰冻天气,都会看到爷爷挑着柴灰木屑或者瘪谷,播散一地防滑的爱。   夏秋季节,山间田地,许多野生药材长到九分熟。爷爷采药时,会把我一起带上,锻炼我识别中草药的能力。他在前面走着,用脚尖指一下。   “那是蒲公英,这是薄荷,把它们都扯来。”爷爷对我说,“这两种都是清热解毒的凉药,效果好,薄荷味道清凉,蒲公英苦。”   “这是车前草,那是海蚌含珠。”爷爷对我说,“车前草治尿道炎,海蚌含珠治肠炎。”   我跟在后面,一边割下草药,一边似懂非懂地听着。   他对我的教育,从小开始熏陶如何读书学习。“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这是我学龄前就学会了的。爷爷教育我谦心向他人学习,学习长处,避免短处。“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这些是我入学时就会背了,虽然当时对其意义一知半解,但求学这颗种子,已深深播种在心中。   可是后来,我读书越多,学费越贵,家里已无力支付。爷爷却一反常态,反对父母让我继续读书:“女子无才便是德。”我十分惊讶地看着他:“爷爷,这是您吗?”他回避的眼神,不敢再看一眼,我分明看到了他眼角隐藏的泪光。贫穷让爷爷违心地反对读书,让我辍学一定不是他的初衷;相信他内心一定是非常纠结。   冲破一切阻力后,我继续外地求学生涯,每逢爷爷生日,就用书法笔,以文言文书信,祝他生日快乐!继续读书的我,成为爷爷那时最大的炫耀资本。逢人就拿出我给写的信,夸得眉飞色舞,我也乐得心花怒放。      四   在家乡,爷爷德高望重,全村人都敬他三分;在单位,他从未让奖状和荣誉从身边溜走过!无论是思想品质还是工作中,他都是最优秀的!   “说到不如做到,要做就做最好。”这是他对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曾经有几次,爷爷放弃外地工作,留在家乡,继续以最佳医术,服务于家乡父老。1991年冬天,爷爷走完人生最后的旅途,生命划上句号,年享78岁。外地工作的我傍晚赶回家,也没能见上最后一面,我匍匐在灵柩上,伤心地哭泣。   丧事由村里理事安排,七天出葬。村里年青劳动力都外出务工,家里留下全是老人和青少年,抬灵柩的十六个主力和十个替补,平均年龄十九岁,更没有抬灵柩的经验。   爷爷非常正直,是非曲直、黑白分明,得罪了村里的一个人,叫龙爷爷。出葬那天,村里自发有上千人为爷爷送行,我们都沉浸在悲痛之中。灵柩队伍缓缓地向前移动,刚到拐弯上坡路段,龙爷爷飞快地跑到前面拦着灵柩,不许走大路。没有经验的孩子们抬着灵柩,就从没有路的山涯往上爬。   “爷爷,我爷爷!我的爷爷!”孝子孝孙们跪地嚎啕大哭。   “楚益爷爷,我们的楚益爷爷,快快上来吧!”全村的女人们哭声一片。   留守村里的老年男人们手牵手筑成人墙,经过几次努力,二十多分钟后,终于把灵柩从垂直的山崖底下拉上来。   而我没哭没闹,搬起一块大石,从人群中走过去,准备从背后砸向龙爷爷的头。   军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紧紧地抱着我。   “你傻呀,如果他伤了,在爷爷丧事期间,还要赔钱为他敷药养伤,你愿意吗?”军说着。   “如果弄死了他,你也会去坐牢。”军继续对我说,“宁,爷爷在天有灵,他一定不愿意你这么冲动!你这样,他会很难过的!”   军说到心坎里话,让我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这件事,直至多年后我才释怀,原谅龙爷爷。      五   几十年过去,爷爷的墓地周围苍松翠柏,当年的小树苗,可能忘了那个年轻冲动的我,但它们一定记得爷爷的优秀事迹和数不清的奖状;也一定记住了,爷爷金子般的品质和高尚的人格,所以它们愈发青翠葱茏。   午饭后,一堆纸钱叠起,我把它越堆越高。   “爷爷,我多烧些纸钱给您花!在生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把工资都用在修路架桥上;都捐献给公益事业,现在,我们多烧纸钱给您,爱捐就多捐吧!您捐给阴间,我们也继承您的遗愿,多做善事、多捐款公益事业。”   闪闪的火苗,就像爷爷的一生,阳光、向上、满满的正能量;缕缕的青烟袅袅,就像爷爷平凡而伟大的一生,轻轻飘走了……   爷爷虽然已经离开我们二十多年,但他的形象永远留在我的心中!他的品质、他的医术留在我们的身上,一直在延续! 武汉专治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哈尔滨治疗癫痫较好的医院是哪里哈尔滨去哪里治疗癫痫病效果更好呢郑州癫痫病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