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桃源路】路_3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德艺
无破坏:无 阅读:1646发表时间:2016-04-03 17:59:11    我一直觉得自己有愧于新闻这一神圣的事业,尽管我热爱她。   1996年,读完教育学院中文系的我没去教书,而是去了北京打工。那时,心中正盛开着无比瑰丽的文学梦。然而,在干过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后,我还是回到了生我养我的黄土地。   不久,我在西安一家报社的发行部谋到差事,主要职责是接待和保洁,有时还搞一些简单的发行统计。农人的秉性使我尽心尽力地干着工作,而利用夜晚和周末,我还涂抹一些“豆腐块”文章,四处邮寄。   那曾想,一年后我被报纸编辑部聘为副刊编辑——这可是我心中久违了的梦想啊。当我面对现实的时候,竟有点找不着北的感觉。   无论如何,我都得从头来过。   由于能力有限,我就在勤奋上下功夫。打开水、擦洗桌椅、拖地等小事很快便雷打不动。虽然我住在郊区,但每每早晨骑自行车去单位上班时我几乎都是最早的,这竟多年不可更改。而更让我难熬的是,这种早起的习惯影响到我周末也没法在被窝里多赖上一时半刻。   当然,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地组稿、编稿。此外,我还与同事去市区进行一些采访、调查之类的。总之,刻苦敬业是我所奉行的。   而我最有价值的经历则发生在1999年。   5月份,我和同事北上辽宁,调查一位教师被殴致残10年不能昭雪的事件。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在沈阳至大连的普通列车上,我俩险遭抢劫。当时,我俩正在进行着采访中一些细节性问题的交谈,而身旁不知何时已围了5个面目狰狞的家伙。几乎没有任何的前奏,其中一个就站在同事身旁的座位上,用手去摸我们放在行李架上的包了。怎么办!?前后望望,偌大的车厢里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这阵势真把我吓懵了。包里可装着8000元现金啊,还有照相机、采访机等物品。我和同事不言不语,只是用眼睛互相暗示、鼓励。恰恰这时,一名乘警走过来,我似乎看到了救星——心想他一定会上前来解围的。然而,那名乘警只是用几近呆滞的目光瞅了一下便扬长而合肥癫痫病到哪治疗去。我明白,人家是见得多了。只能自己救自己,我心中已没了任何的奢望。我就想,如果他们真的动手,我就豁出去跟他们拼了。他们虽然人多势众,但我仍要奋力一搏的,也许我会负伤甚至没命,然而,他们要轻易得手是万万不可能的。我看了看那几个家伙,他们丝毫没有要罢手的意思。“出身未捷身先死”,没错,我心里竟有了一点点小人物的悲壮感。就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列车乘务员推着餐车经过。我大声叫道:两瓶啤酒!我拿起一瓶径自吹起喇叭来,没几下就底儿朝天了。而同事却在有些尴尬地看着我。噢,同事可是滴酒不沾的,我竟把这茬给忘了。我将啤酒拿到自己面前,对同事歉意地笑笑:我喝,我喝。我又大口喝起来,结果剩下半瓶——实在是撑得不行了。因为酒精的缘故,我的声音即刻高起来,眼睛也射出兴奋的光芒,并掏出烟卷吞云吐雾。而我还再想,起码这下我不是赤手空拳了,君不见,影视片中酒瓶可是很致命的武器呢。   或许是我的情绪感染了同事,我俩无所谓地聊起来。这一聊,我竟将一切抛在了脑后,只图着尽兴了。当我安静下来时,哎呀——那几个家伙早已没了踪影。下了车,我在旅馆的床上躺下来,全身虚脱,想想刚刚发生的一幕,心中只剩下后怕。   接下来,我俩10余天的采访甚是繁忙,几乎天天奔波于法院、人大、教育工会和学校之间。文章很快刊登出来了。不久,那位教师的爱人打来电话说,文章发表后反响很大,李岚清总理已经获悉此事,并且作了重要批示,责成有关部门尽快处理。至此,辛劳一番也总算可以告慰心灵了。   8月,让我受宠若惊的是,报社派我一个人去昆明参加教育部举办的全国优秀教师夏令营活动。并且是乘飞机。我简直快要晕了,这可是人生头一遭呵。从西安到咸阳机场,从安检到登机,我感到自己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里都是新鲜。事实上,自飞机起飞的一刹那,我头晕了——是真的晕了。我紧紧地靠住座位,胸口发闷,喉咙发干,只看到一团一团的云朵温柔地擦窗而过。飞机真是好,还没怎么飞就到了。我像一个白痴似的傻乐着。   到海埂体育训练基地的会务组报到后,我才意识到自己此行的任务——召开教师座谈会,并且还得进行优秀教师专访。我真是发憷了。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先翻看了报名册,选择了自己的采访对象后,便去找教育部、云南省教委的有关领导商议座谈会召开事宜。跑了几趟后,对方答应在会议的最后一天举行。会议共七天,其中三天是集体旅游时间。而我却没有那分闲情逸致去观赏风景,总是思考着座谈会的枝梢末节,写写画画的,满口袋都是纸条儿。吃饭是匆匆了事,而睡觉更是费劲——哈欠连天却如何也睡不着。我感到危机重重,似乎从下飞机的那一刻起,自己就未曾真正地快乐过、轻松过。   最难熬的时刻来临了。我明白,黑龙江癫痫哪里最好证明自己的时刻也来临了。   座谈会定在下午三点。   上午,我去街道上买了水果、矿泉水和香烟,饭也没顾得上吃就去布置会议室。一切妥当后,我就静候自己昨晚挨个房间通知的教师们入场了。   让我感动的是,教育部的领导和《中国教育报》的记者两点半就来到会议室。随后,云南省教委的领导,中国教育电视台、昆明教育电视台等新闻媒体也来了。三点整,来自全国各地的教师代表已有二十余位。我知道,我就要进行自己人生另一种全新的开始了。当然,现在就是在众人面前如何开场的问题。时至今日,开场白我早已忘记,无非是座谈会的议题以及感谢捧场之类的。反正我的话将大家逗乐了,而我自己则心跳加速,大汗淋漓。教师们情绪激昂,发言积极,精彩的观点不时赢得阵阵掌声。而我不但要录音、照相,还要记录、提问,跑前跑后,忙得不可开交。不知不觉中两个小时就过去了,因吃饭的缘故座谈会不得不结束。我说:“我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自己此刻感激的心情。就请每人带一只苹果上路吧,这既是我对各位老师的祝福和感谢,同时又为我减轻了负担。再次谢谢!”没想到就是这么儿童癫痫病的病因一般都有哪些几句话,教师们都笑着鼓起掌来。那一刻,我喉咙里有酸酸甜甜的东西往上涌。   9月,《畅谈教师地位提高,喜迎祖国五十华诞》的大型报道在报纸上刊发后,好多教师给我写信、打电话,反响很是热烈。   对我而言,座谈会无疑是成功的。我常想,座谈会的成功应归功于自己不懈的努力和真情的流露。   还是在1999年,10月,我去南京拜访了中国基础教育界教龄最长的斯霞老师;11月,我去陕北拜访了路遥先生的父母……   苍天在上,我早已是热泪盈眶了。   其实,还是那句老话说得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共 252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
上一篇:【山水】大碗
下一篇:【星火】秋紫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