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文章内容页

小说我和他实力虽然相当但是也得先下手才能打败他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5-6 分类:都市

黑弓黑甲,倒三角眼。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和赵玄交过一次手的宫魏。

癫痫病诊断方法通常有哪些

“果然是冤家路窄,在临渊城都能碰见你!”赵玄搓了下手指,朝前踏出两步,笑道。

宫魏面如寒冰,三角眼宛如毒蛇般眯起,阴冷道:“又是你!夜袭我镇阳府,又跟踪杨少爷来参加考核,你到底是什么人?”当初赵玄只是杨家不起眼的下人,这宫魏就算见过也不会记在心里。

“跟踪?”赵玄微愕,随后明白过来,忍不住笑道:“看来杨寒也来参加考核了,嗯,很好,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叙叙旧。”

宫魏面色更加警惕,黑色劲弓不知不觉中握紧,随时准备一场恶战。

他可是知道面前这人有多么变态。

其实赵玄看似轻松写意,心底同样高度绷紧,这人是唯一近距离见到过自己容貌,以及兽化状态的人。自己现在实力虽然精进,但相对于镇阳府依旧弱小,如果让宫魏再次和杨寒会面,以镇阳府的实力,绝对会把自己永远留下。

此人,必须死!

“电光石火!”

原本还笑眯眯的赵玄突然动手,整个人如同一道闪电直逼过去,唰!刀光冷艳,一炸之间,就已经到了宫魏近前。

赵玄已经把千炼极刀经第一式修炼至小成,仅仅十分之一个刹那,冷厉的长刀就席卷而来,快的不可思议。宫魏被熟悉的刀法震的一愣,惊叫道:“千炼极刀经,你怎么会镇阳府的刀经,你到底是什么人?”生死之间,他在腰间一抹,一片刺目的雪光迸射而出。

赵玄只觉长刀劈在水流之中,刀身更是被一根柔韧的水草缠住。

“软剑!”

赵玄冷哼一声:“想知道老子是谁,下地狱问阎罗吧!”刀身猛烈一荡,就将缠绕的软剑震开,随后刀气纵横,对着宫魏要害展开剧烈的攻击。

嗤嗤~~!

赵玄一刀比一刀快,逼的宫魏连云南儿童癫痫病医院连倒退,捉襟见肘。他虽然境界比赵玄高一等,但失了先机,实力根本发挥不完全,一步错,步步错,一时半会竟然被压制的逆转不过来。

真是:迟缓失先机,处处受人制。

宫魏憋屈的不得了,明明境界比对方高,但却被对方压着打。宫魏不禁怒吼道:“我只是镇阳府的护卫,拿人俸禄,忠人之事,和你并没有太大仇怨,我不想与你为敌,罢手吧!如何?”

“我刀法初有小成,正好拿你来练练刀。想罢手?!做梦!”赵玄冷笑连连,脚下步伐和长刀融为一体,似乎身躯的每一处都化为致命利器。

两人速度都是极快,刀光剑影,金铁碰撞,迸发出耀眼的火花,当真有一种电光石火的味道。

“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还想再相见,哼,我看你真是想多了。”

赵玄右手长刀激荡,左手却是化掌为爪,分心二用,毫无征兆的朝宫魏心窝偷袭过去。

哧喇!

一个不慎,宫魏身上的护甲就被赵玄撕裂。

宫魏大惊,身形瞬间暴退,同时,那晚赵玄兽化的可怕画面又浮现在眼前。

“明明气血境前期,怎么力量如此雄浑可怕,不是人啊!妖兽,难道是吃了化形草的妖兽?传说,有一种玄奇神草,如果被野兽吃了,立刻生出灵智,并在妖体内凝聚出一颗妖丹,不用进入玄门也能化为人形。”宫魏惊怒交加,手中软剑如同毒蛇,时刻寻找着赵玄的漏洞。

可是赵玄速度太快了,就算有漏洞,还没等宫魏出手破解,下一招又如同银光乍泄般绞杀过来。

赵玄虽然只是气血前期,但经过妖玉精元的滋养,气血远比同阶武者浑厚悠远,再加上刀法小成,自信心高度膨胀,施展起来自然酣畅淋漓,威力大增。反观宫魏,脑海中一直萦绕着赵玄兽化的阴影,担心后者再度化作妖兽本体,心神绷紧,实力发挥不出八成。

此消彼长,赵玄竟稳居上风。

“蓬!”

宫魏越急越乱,破绽也开始显露出来。赵玄眼睛一亮,长刀陡然一纵,携带所有的力量施展出抽刀断水,直接将后者劈的飞了起来。

就在这时,身处半空的宫魏剑身一抖,竟然从剑柄处激射出一根黑色毒针。

“咻!”

“啊!赵大哥小心!”楚榆林哪个医院癫痫病治的好可儿惊惧的花容失色,失声大叫起来。

赵玄瞳孔骤然一缩,手中刀势再次变化,宛如绵绵不绝的水流朝黑针包裹而去,这招正是从抽刀断水中演变的后招。可是,就在下一刻,黑针蓦地一震,竟然诡异的改变方向朝楚可儿射去。

好歹毒的暗器!

楚可儿哪里遇过这等凶险,立刻被吓的呆若木鸡。

赵玄暴喝一声,刚劲的手腕猛力一抖,长刀立刻化作一道流光脱手而出。叮!一声清脆的撞击声,长刀后发先至,竟然追上了毒针,而后宛如切豆腐般斜斜斩入地底,连刀柄都看不到了。

“找死!”

赵玄目光森寒,从牙齿缝里挤出浓烈的杀机。

宫魏一招得手,根本不趁胜追击,整个人化作黑影快速朝远处逃窜:“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不管你是人也好,是兽也好,我镇阳府迟早会将你抽筋扒皮,挫骨扬灰。”

如果面对的是普通人,就算实力略超自己宫魏也敢一战,但面对随时都可能兽化的变态,宫魏想想都感觉慎得慌。

“死水还想长流?给老子留下!”

如果让宫魏逃走,后果不堪设想,赵玄也发狠了,全身气血灌注双腿,以十倍消耗的代价振幅速度,宛如离弦之箭朝宫魏追去。

宫魏吓了一跳,气骂道:“疯子,真是疯子!”

他和赵玄并没什么不可化解的仇怨,现在为了追杀他,赵玄竟然施展这种自残方法,这不是疯了是什么?气血剧烈消耗,虽然发挥的力量变强,但对身体机能的损害也加剧,不到万不得已,很少有武者对自己这么狠。

咻!

宫魏反手摘下长弓,一箭呼啸而出,整个箭身都弥漫着无形的劲气,撕裂长空,狠毒的朝赵玄射去。

“死吧!”

赵玄腰身一拗,身体呈现出不可思议的弧度,险之又险的避开利箭,而后长拳一捣,腰身如同拉满的大弓,携带爆炸性的劲力,猛烈的朝宫魏后心击去。

这如果被击中,心脏受创,就算是气血中期也得丧失战斗力。

“看来你是铁了心置我于死地了,露出你本来面目吧!破而后立,我宫魏今天拼了。”宫魏钢牙一咬,三角眼中尽是狠厉,也是一拳轰出。

“轰!”

两拳相撞,澎湃的劲气汹涌而出,脚下地面都被震的龟裂开来。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狂妄,不现出本体就想留下我?简直是痴心妄想。”宫魏抽出软剑,瞬间挥出数十剑,交织成一道恐怖的剑网,朝着赵玄笼罩而下。

赵玄这才明白对方为何顾虑重重,原来是怕自己兽化。

每当剑身点刺过来时,赵玄总是险之又险的避开。不得不说,经历两次兽化,赵玄的反应能力和感知能力都要强大了许多。

“抽刀断水!”

赵玄钢铁浇铸般的手臂陡然一冲,顺势而下,竟然将肉身当作刀兵,施展出千炼极刀经的第二式。

“该死,不能再浪费时间了,逼我动用保命的武技,真是该死!”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宫魏实在是被赵玄拼命三郎的劲头打怕了,顿时怒吼一声,右手一撑之间,整条手臂变得赤红粗壮,庞大的血气奔腾咆哮,就像一条扑杀而来的蛟龙。

“赤练掌!”

炽烈的血掌摧枯拉朽,直接破掉赵玄的刀法,然后余势不衰,继续凶猛的朝赵玄头颅拍去。

“什么?”

赵玄面色一变,这掌法狂猛炙热,竟然完全克制自己的刀法,似乎就是为破解千炼极刀经而存在的。赵玄闷哼一声,双手朝上阻挡,不过施展武技后的宫魏,力量更加强横了,这一下竟然震得赵玄腿部肌肉颤抖起来。

血掌继续镇压下去,赵玄艰难的抵挡,双臂上的青筋就像条大蚯蚓般鼓胀盘缩着。

“本来我还心存顾忌,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你不能随心所欲的兽化,真是天助我也。”宫魏面目狰狞,癫狂的笑道:“反正你也要死了,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哼,你以为我宫魏会甘心在镇阳府当一辈子的护卫?给杨寒当一辈子的狗?这千炼掌正是用来克制杨寒的,没想到先被你享受了,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哈哈哈。”

这个藏在心底最深的秘密,一直压的他喘不过气,现在竟然说了出来。

天柱县专治疗癫痫的最后医院过赵玄可没心情听这些,他感觉自己的双臂都快爆了,庞大的力量逼的他气血上涌,面部充血,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

“还不死!!”宫魏狞笑一声,血掌劲道再次增加。

“噗!”

赵玄的双腿直接被压入地底,直没双膝,臂骨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似乎随时都会被压断。不过赵玄却突然咧开嘴,艰难的笑道:“如果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那就太让我失望了!”

“嗯?真是死鸭子嘴硬,受死吧!”

嗤~嗤~!

宫魏左手一抬,也化作赤练血掌,残忍的朝赵玄双眼挖去。

避无可避,赵玄陷入必死之局,宫魏似乎已经看到脑浆崩裂,腥血喷溅的画面。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赵玄骨骼突然噼里啪啦如同炒豆子般乱响,气血剧烈涌荡,肉身力量瞬间攀升,猛地震开上方的血掌,同时一道黑光刺入宫魏胸膛。

“噗哧!”

伴随着利刃入骨声,宫魏惨叫着倒飞出去,在他胸口,正插着一柄邪异的骷髅匕首。

“蓬!”

赵玄直接从地底窜出,活动了一下肌肉关节,又是爆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随后整个人一动,瞬间窜到宫魏面前,捏住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突……突破了,你,你居然……现在突破了?”宫魏眼睛瞪得滚圆。

赵玄咧嘴笑道:“不错,还真要感谢你的压力,让我提前突破。”

赵玄厚积薄发,气血浑厚稳固,早就到达突破的边缘。本想着借助黑岩军的压力,一举进军气血中期,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宫魏,激发出他所有的潜能,提前进阶,真如宫魏所说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突破气血中期后,赵玄实力暴增数倍,宫魏毫无抵抗之力。

赵玄捏住宫魏脖颈,让后者嗅到一股死亡的味道,生死都不再由自己掌控。宫魏冷汗涔涔,立刻惊恐的叫道:“你……你……你想做什么?”由于极度的惊吓,他的声音像鸭子般刺耳难听。

“想做什么?”赵玄咧咧嘴,露出人畜无伤的笑容:“嘿嘿,灭口而已。”

咔吧!

一声脆响,颈骨断裂。

本文来自小说《大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