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家国何处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都市
无破坏:无 阅读:1141发表时间:2015-05-27 11:16:20    在信州郊外高低起伏的丘陵上,不大的一块山坡地上种着粟子,秋风掠过粟田,卷起一层层金色的涟漪。士燮站在田坡旁的一棵气根不甚发达的榕树树荫下,一边捋着胡须眉开眼笑,一边嗅着醉人的谷香。   出生于官宦之家,极小受到儒家的传统影响,士燮对汉庭有一种发自骨髓的爱戴。这种爱戴实际上是对家国的眷恋。王莽篡汉时祖上避祸迁居岭南,已经过了八代,算得了岭南土著了,然而从老家带来的粟,依然是士家人的偏喜,佃农的田里总要种上几亩,逢年过节一家人围在一起吃一顿小米饭,以示不忘北方的根基。这种狗尾巴草驯化的植物,当时是北方的主粮。汉代每年都有劝农桑的上谕,显示朝廷始终以农为本。士家人一百多年里,总是以自己家族和皇上口味相同而感到荣耀。   士燮,这后一个字难找。手机上没有,电脑上查询才知道念xie。古人总喜欢找些偏僻字取名,觉得用它们,就可以超出凡夫俗子,成为众人瞩目的俊材。这个三国时代的交州土皇帝,他有一个弟弟任徐闻县令,叫士yi,左黄又有,在信息时代打出这个字,难得倒天下读书人。当然,士燮祖上是孔夫子的乡邻,比一般读书人多认识几个字也就不奇怪了。   士燮的父亲士赐曾任日南郡太守,辖地在越南中部的顺化一带,称得上蛮荒至极。当地人有越族,也有渡海而来的占族,桀骜不驯,极难管束。彼时南部象林县占族人区连叛乱,脱离汉朝,成立林邑国(占婆国),不断北上蚕食郡境。士燮见父亲为了教化一方百姓,殚精竭虑,也生出了安邦治国的念头,经父亲同意,北上万里游学京都,学习儒家经典。不知是不是岭南人的偏爱,他也像他的前辈陈钦一样,师从颍川人刘子奇学《春秋左传》,著书《春秋经注》、《公羊传注》。在汉灵帝熹平年间,被举孝廉、补尚侍郎。父亲在任上积劳成疾,回到信州拖了几年过世。士燮回岭南奔丧,不久又被举茂才。先任巫山县令,后升为交州人口最多,且位于交州腹地的交趾郡太守。辖地在今越南北部红河流域的龙编(今河内)。   适逢汉末大乱,黄巾军起义不仅让汉庭穷于对付,而且动摇了汉庭的统治秩序。一切法律道德以及儒家推崇的忠君爱国思想,在刀光剑影下荡然无存。各地豪强和州牧自建的武装,在镇压农民起义军时,竞相争夺地盘,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中央政府在各路军阀的先后把持下,威望与日俱减,政令难出长安。交州地处偏远的南陲,朝廷对它更是鞭长莫及。士燮明知汉献帝成了傀儡,仍然依循旧例,每年向长安、后来是许昌进贡。贡品是明珠、大贝、琉璃、翡翠、玳瑁、犀角、象牙之类珍品,以及奇珍异果之类。哪怕贡品落到董卓、郭汜、曹操等人手里,他也毫不惋惜,因为这只是一种象征,表达他对国家的一片忠心。有次士燮派遣使者张旻奉送贡品,正逢军阀混战,道路隔绝,然而士燮没有放弃职责,仍然让张旻想方设法把贡品送到许昌,朝廷为嘉奖特意下诏拜士燮为安远将军,封爵龙度亭侯。   士燮很有自知之明,并不想称霸天下,只想为国家守住一方土地。朝廷委派的交州刺史张津行为荒诞不经,为部将区景杀死,荆州的刘表利用这一良机抢夺了交州北部几郡,士燮也迅速让三个弟弟占据合浦、九真和南海三郡,轻而易举地平定地方,让汉庭的法令能在长安万里之外的边陲继续推行。他自己成为交州实际上的土皇帝,却没有像曹操、袁绍、孙权等人那样明目张胆地搞独立,仍然对朝廷忠心耿耿。曹操担心刘表坐大,索性以朝廷的名义下诏,封士燮为绥南中郎将,总督交州七郡,仍兼任交趾太守。   士燮性格宽厚,为人大方又礼贤下士,前来投奔的贤人智士很多,使交州成为一个难得的人才聚集地。自升任交趾郡太守四十多年,所辖郡内秩序安定,人民安居乐业。士燮任用不少中原士人在交州传授汉字和中原文化,为了教化一方百姓,他让手下人利用汉字注音,帮助越人更方便地学习汉典。为当地的社会经济文化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这些中原名士在士燮的领导下,不仅将儒学传入交州,而且对越南文字的创造作出了贡献。他们利用汉字注音,为越人创作“喃”字,假借汉字形声演为越字,为越南文字的开始。中原说喉声,交州话舌声,虽然字与中原相同,而发音却不同。他将汉字音韵译作越声,平仄都有一定方式,越人之所以能吟诗作对,都是享有士燮的余荫。正由于此,越南人至今怀念、歌颂士燮的功绩。越南后黎朝的历史学家吴士连称:我国通诗书,习礼乐,为文献之邦,自士王始。其功德,岂特施于当时,而有以远及于后代,岂不盛矣哉。   士燮在偏僻的岭南开创一方乐土,吸引很多躲避战乱的中原移民,使得交州的人口大增。在内地,经过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和夷陵之战,一些不成气候的军阀灰飞烟灭,三国鼎立之势形去石家庄治疗癫痫选择哪家医院成。许昌、建康和成都成为事实上的三个都城,以前五千万人养活一个汉庭,经过战乱、灾荒的扑杀,仅剩一千万人却背负起三个朝廷和三个战争进行时的国家军队周口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人口的缺乏成为三国都面临的难题,不打通这个瓶颈,不仅社会生产不能恢复,而且国家也没有存在下去的实力。   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就是巨大的绞肉机。谁的人多得绞肉机塞不下了,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曹魏包括以后的西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正规晋招募戎狄进中原,是为了增加人口,东吴三次派兵到台湾,是为了掠夺人口,西蜀诸葛亮七擒孟获,也是为了让西南夷内附。曹操占领冀州,就曾得意洋洋地对部下说:“昨案户籍,可得三十万众,故为大州也”。一个边陲的交州竟然发展到两百多万人口,自然要引得周边势力的垂涎。   赤壁之战后,东吴大军压境,交州各郡守无不俯首。如果抵抗,将是以卵击石。审时度势的士燮,无奈之下向孙权输诚,岭南由此成为吴国的属地。孙权也忌褝士燮在岭南的威望,对他优抚相加。士燮投李报桃,在吴国和蜀汉的冲突中支持吴国,诱导益州的豪族雍闿叛蜀附吴。孙权也就更是喜不自胜,加封他为卫将军、龙编侯,两人进入蜜月期。然而,两人仍是同床异梦。士燮对行将就木的东汉朝庭恋恋不舍,每年依然送贡品给朝不保夕的汉献帝。孙权也对境内的这个半独立的政权不放心,但要用全部精力对付曹魏,也就暂时放过岭南。   公元二二零年,曹操病逝,其子曹丕继承权位,同年强迫汉献帝刘协禅让,建立了曹魏政权,至此汉朝正式覆灭,三国时代序幕演完,正剧开始。消息传到岭南,八十多岁的士燮陡然色变,扶着侯府前的大榕树望着风雨如晦的北方,默默不语。良久,才进卧房。从此断了与北方的往来。只有家国之念,藏在心头。   公元二二六年,九十高龄的士燮油尽灯枯,他躺在睡榻上,喝下一小口小米粥,来不及咽下,就合上了两眼。盖棺定论,他在越南历史上的地位,比在中国高,堪比建立南越国的赵佗。林邑国国王拔陀罗跋摩一世进犯交州时,曾一度打到交州中心区域,林邑军队发掘士燮的坟墓,发现这位耄耋之年去世的老头,脸色竟然栩栩如生,大惊之下立即封墓,自此越南人为他立庙,像神一样祭拜他,敬称“士王仙”。后世越南的陈朝追赠他为善感嘉应灵武大王。   士燮一死,东吴就撕下了温情脉脉的面纱,对交州实施了新的战略调整。孙权和吴军统帅吕岱为确保战争的胜利,作了相当周密的计划。发兵数万,突然袭击。一路势如破竹,占领番禺、信州以及交趾郡治所龙编。直辖交州不仅使吴国版图空前扩大,也将其国力推向了顶点。此后,孙权取珠崖、儋耳,攻夷州,探亶州,联公孙渊,大有逐鹿中原之志。   士燮的子弟不论是抵抗的、投降的、还是没有参与的,都被孙权借由头先后杀光了。孙权是汉末最大的分裂势力之一,但在他的管辖内,却不允许再有任何半独立的势力存在。士氏在岭南经营半个世纪,树大根深武汉治疗癫痫医院在哪里,只有连根铲除,才不会给东吴的统治造成威胁。   唯有士氏老家的粟田没有铲除,每年一度粟米成熟的季节,在秋天明媚的月光下,信州郊外平缓的丘陵上,成片的粟子闪耀着冷清清的金黄色光芒。   共 304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