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书苑】时光依旧,女子如玉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短篇小说
八月桂武汉中际癫痫医院子,九月黄花。于南方小镇来说,九月初依旧还能闻到淡淡的桂花香。一丝一缕,不经意间飘入人的鼻息之间。虽不似八月初开之时来得浓烈,却也自有一番清雅之意。细细望去,只见那南方特有的碎石小道两侧种满了桂子。一棵一棵整齐的排着,也许是刚刚下过一场朦朦细雨,那桂子清翠欲滴。树上零星的挂着几点淡黄色的花朵,小道之上更是细细铺洒了一层。   走在这样的小道之上,心中不免万分平静。如此宁静之地,倒是可以让人忘记车水马龙的繁华之地。那一刻,似是回到了数百所前的江南。手执素伞,眉眼温雅的女子。一颦一笑,让人陷入那温柔乡之中不可自拔。只可惜,江南依旧,佳人不存。   不免浅笑摇头,抬足踏碎了那一地的细小花瓣。触足之处,散发出淡淡清香。这样清冷的园林之中,游人倒是不多。三三两两的相携走过,留下一个个眉目飞扬的背影。抬眸望向那小道尽头的木制小楼,淡雅朴素。临湖而建,样式也是颇有些年代的。屋檐之上的大红色漆,亦掉落了不少,看起来略显斑驳。不过那小楼的温婉之意却丝毫不减,犹如那将近暮年的妇人,风韵犹存。经历岁月的风霜,洗尽了浮世的铅华。不免嘴角略带了几分笑意,脚步也变得快了些。   立于小楼屋前,门是大开着的。也是,自从这成了旅游区之后。这座小楼便改为了一座茶馆,小楼之上也有几间客房以供游人歇脚之用。抬足走了进去,不见那抺白色的身影。便径直穿过前庭,拐了一个弯便到了后院之中。远远的便见到一脸恬静的女子,斜靠于竹制躺椅之上,双眸轻合。额前的发丝挡住了一半的容颜,只是那依旧一身白衣的女子,却比上次相见之时清瘦了许多。那斑驳的阳光照于素手之上,苍白得过分,连那暗红色的血脉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分外扎眼!那白色长裙,轻风拂过犹如飘渺的白纱。   轻轻走了过去,将身上的黑色风衣脱了下来,轻盖于她身上。不想,她睡意很浅,这一点小小的举动竟将她惊醒了过来。睁开了那双一如既往恬静的眸子,眼眸深处的那一丝痛楚总是让人无法忽视。许是看到是我,一下子从躺椅之上坐于起来。眉目带笑,清音温婉。   “忆南,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怎么不让我去机场接你呢?”桑榆前几日听到自己的好友忆南说要来陆镇看她,不想她却来得如此之快。细想想,两人大学毕业之后,因父母身体不好,自已留在了南方。而忆南却随她的父母去了北方,不想一别竟过了三年。   忆南将风衣拿于自己手中,嘴角带了点点笑意。忆南虽也是出生于江南之地,却无江南女子的柔媚,反倒一身爽朗之气。一头短短的碎发,亮若星辰的双眸。连面部轮廓比之女子也深邃了几分,那微扬的唇,透着几分与身俱来的自信。双唇微启,声音却极其淡然。“桑榆,几年不见,你怎么越来越清瘦,他对你不好吗?”   桑榆听到这里,微微停住了欲往前的脚步。不过,那也只是片刻。那白色长裙,被风吹起勾勒出美丽的弧度。犹如那翩然的白色蝴蝶,虽美却透着一份天生的脆弱,不由让人想要去怜爱。   桑榆恢复如常,不由想起那个温雅的男子。那个男子对她,可谓是无微不至。只可惜,她早已是个无心之人,该拿什么去回报他的一片真心呢?不由嘴角微扬,弯出一条弧度,但那微扬的弧度却无半分喜悦之情。隐于阳光之下的双眸,透着几个苦涩之意。   忆南见桑榆久久不见回答,不由想到两年之前,自己正在参加一个国际会议,接到桑榆打来的电话。电话中的她虽强颜欢喜,但自己从小与她一起长大,又怎会听不出来呢!毕业之后,她与东隅之事,自己也略有听闻。世间之事,变化无常,谁能想到当日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最后会各分东西呢?不由心中了然。想来,她还是忘不掉当年的那份情,那个人。不由向前走了几走,立于桑榆身侧。轻轻揽过她的肩,想到无意之中所见的那个身影,倒是和郭东隅极为相似,只是那苍白的脸,和那一身病态完全不似一个人。算了,也许只是长得像而已。郭东隅当年在学校之时,做事极有能力,更何况并未听说他患有什么绝症之说!缓缓说道“桑榆,当年之事,我并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如你这般的女子,若不是他伤你太深,你是断然不会离开他的!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你还是不愿向我说起吗?”   “忆南,放心吧!如今我过得很好,他对我更是关心备至。当年之事,我早已忘了。忆南,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吧!”桑榆说到这里,低眉扬笑,那双恬静的眸子隐于阴影之下,让人辨不清真假。只是,她即如此说,又何必在做追问。若她真能放下,何尝不是件好事呢?   忆南被桑榆一说,倒还真觉得有几分倦意。   “也好!”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穿过紫藤长廊便到了一座颇为精致的阁楼前。桑榆推开阁楼的门,柔和的阳光争先恐后的照了进去,为那清冷的阁楼添了几分喧闹。踏上深红色油漆所染的几阶楼梯,便到了卧室之中。这栋阁楼临水而建,推开那扇雕花窗,映入眼帘的便是那清冷明净的泠月湖。只见湖中莲荷依依,湖中莲花开得正艳,几朵莲篷相缀于莲花之中,别有一番诗意。不由侧目,看向立于身侧的桑榆。也许,这样的生活更适合她。桑榆虽一直不是话多之人,但对于自己这个好友,向来是无话不谈。可是这几年来,她却越发的沉寂。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只怕……   桑榆立于雕花窗之前,那双眸子恬静如初。双眸虽望向那片荷塘,却并无半分波澜,更似陷入了某段回忆之中。桑榆自知,会将这小楼买下来,不过是留给自己一个念想。   在那翩跹的时光倒影里,似是又看到了那个笑颜明媚的少年。立于泠月湖旁,看着那湖中的莲荷。嘴角洋溢着属于年少的张狂笑颜,更带着几分对未来的憧憬。那时自己立于他身侧,笑得恬静欢悦。东隅,桑榆,本就是两条永远都不会有所交际的平行线。姻缘相错,命格相触。一场错误的相识相知,一场肝肠寸断的闹剧。   桑榆回过神来,看到依旧立于自己身侧的忆南,不由歉意一笑。   “忆南,你远到而来,我却……真是不好意思!今天也晚了,你先休息。明天我带你四处转转!”   “桑榆,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何必说这些!只是,看你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有些事,该放下便放下吧!人总不能一直活在过去的阴影里!”   “忆南,我知道!你休息,我先下去了。”桑榆说完,便转身下了楼,只余一串串渐行渐远的细碎脚步声。   桑榆坐于阳光之下,拿起石桌上的那本《纳兰词》,缓缓翻开。纸张有些泛黄,只见每一首词旁用正楷的小字注释得很清楚。看那字苍劲有力,字字分明,显然是出自男子之手。桑榆坐于石凳之上,伸出苍白纤长的五指,轻抚那正楷的小字。读到“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仿佛看到他身穿一件白衬衫,额前细碎的头发挡住了那一双亮若星辰的眼,微扬的唇角,声音之中带着少年人才有的自信。   “小榆,等有一日你长满了皱纹,全白了头发。我一定待你如现在一般好,听你差遣。”说完,嘴角扬得更高,带着几分讨好般的笑声。   那时自己也笑得明媚,轻靠于他的肩上。那肆意的秋风都变得柔和了许多,带着几分甜意。“得之东隅,失之桑榆。东隅,你说我们在一起是不是有违天意?”   “你这丫头,东隅,桑榆。自然是天作之合,我们在一起才是顺应天意呢!不然,你们相隔万里,若不是上天注定,我们又怎会在此相遇相恋。傻丫头,以后可不许有这么奇怪的想法!更不许离开我!”   “好!你若不离,我定不弃!”   只是毕业前夕的那个雨夜,所有誓言化为一个飘然离去的背影。虽是三伏天,却犹如坠到了三尺冰窖之中。一切犹如昨天,那决绝的背影犹如在眼前。   “桑榆,我们分手吧!”   听到这句话,伞徒然从手中滑落,原来这几日的莫名烦躁并非空穴来风。原来这几日的忐忑不安,只是早有预感罢了。从不曾想到,他这几日对自己的不理不采只是想要好聚好散。也罢,自己本就不是一个喜欢死缠烂打的女子。君若无情,我便休。   “若这是你的选择我无话可说,只是,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话未说完,便听到“嘀嗒”有致的高跟鞋声由远至近而来。不到片刻便见一身穿红色短裙的女子,手撑透明雨伞而来。此人桑榆自是认得的,她便是艺术系的系花温如玉。人称“貌若林青霞,身似张曼玉。”不光人长得美,还有一个身居高官的父亲及母亲,自然成了不少男生的梦中情人。连声音听着都透着几分妩媚,这样的女子不进娱乐圈还真是一损失。   温如玉走到郭东隅身侧,为他撑着伞。“东隅,虽然现在是夏天,雨淋多了也是不好的。”说完抬眼看了看桑榆,双眸之中闪过一丝轻视。嘴角一扬,透着一丝讥讽。   “田桑榆,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东隅都和你说清楚了,你还纠缠于他。何况,若论姿色,勉强算是清秀。你说,若你是东隅,会选你还是选我呢?你是出生江南小户,而我父母皆是高官。你啊,就不要阻碍东隅的锦秀前程了。现在的社会,没有关系根本不可能有所作为!”   桑榆看也未曾看温如玉一眼,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郭东隅。本想从他眼中看到些什么,那一刻她多希望在他眼中看到哪怕是一丝无奈的神情。可惜,他只是满眼柔情的看着温如玉,甚至看都未曾看她一眼。若真是为了这个空有其表败絮其中的女子,她田桑榆只能说他郭东隅的眼光还真不怎么样。这样的男子不配她爱,这样的人早看清楚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想到这里,桑榆弯腰捡到掉于地上的雨伞。抬头时,嘴角扬起一抺高傲的笑。   “郭东隅,是我田桑榆错爱了你。原来,你竟喜欢温如玉这样的女子。以往,倒是我高看了你。你放心,从今以后我田桑榆不会在纠缠于你。”田桑隅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回去。只是转身之时,那一丝笑意在也挂不住。那一刻,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留入唇边,满嘴苦涩。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转身离去之时。那个叫郭东隅的男子,哭得像个孩子。雨中还残留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对话。   “哥哥,桑榆是个好女孩。你为何不说出实情呢?”   “如玉,我不想给了她希望在给她绝望!好了,我们走吧!”   转身的瞬间,落寞的背影。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这样的痛楚自是不为外人所知。   一滴泪轻落于书页之上,氤氲出一片墨痕。突然那刺眼的阳光变得阴暗,随即温雅的声音传入桑榆耳中。   “榆儿,虽是秋日,但在阳光下看书对眼睛总是不好的。”   桑榆抬头,看到那个温雅的男子不知何时站于自己身前,挡去了那刺目的烈日。眼前的男子,眉目温婉,皮肤白晳。身穿蓝色西装,额前的碎发恰到好处,并没有挡住那双如人一般的温雅双眸。手中还提着公文包,想来刚处理完公司的事便急急的赶了回来。明明是商场河北癫痫病排名医院上有名的战将,凭借着铁血的手腕,让自己家的公司在两年之内打全国进民营企业前三强。一代商业巨将,却有着如此温雅斯文的外表,如此温和的性格。   “是有些刺目,眼睛到现在还有几分生痛。”   杜恒源走到桑榆身侧,伸手将她从石凳之上扶了起来,心中却清明。他知道,她自始至终爱的只有郭东隅。但,那又如何?最后得到她的是他杜恒源。郭东隅那样的人,根本不配得到她的爱,更给不了她幸福。   “你啊!就是不好好照顾自己!我扶你回房去!”   桑榆任由杜恒源扶着,向屋内走去。   杜恒源看着身侧的女子,双眸之中是一片柔情。记得当年,也是秋日。自己刚从国外留学回来,坐于父亲的车上。那不经意的匆匆一瞥,便在难忘记。一件样式简单的白色长裙,齐至腰间的黑色秀发。单单只是一个背影,已经美得不可比拟。秋风起,合着飘扬的落叶。那女子暮然回首,眉眼弯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弯,笑得恬静。那一刻,扫走自己心底最深处的那丝阴霾。不轻意间,也扬起了嘴角。低头,看着身旁女子略显苍白的容颜,消瘦的肩骨。自从郭东隅离开她之后,便在也没有看见她如那一日那般笑得眉眼弯弯。这一刻,心中徒生出几分恨意来。   “榆儿,明天我要去英国谈一笔生意。你也和我一起去吧,天天呆在这里,对身体不好!”   桑榆坐于沙发之上,双眸不知看向了何处。听到杜恒源如此说,收回那道不知看往何处的视线。看向坐于自己身侧的男子,唇角微动。   “忆南今天刚来,我陪她在陆镇逛逛。就不和你去了,你自己一个人注意安全。”声音平缓,听不出一丝波动。不知从何时起,桑榆便在也不想去看那霓虹闪烁的花花世界。当年的满心抱负早已随着那人的离去,化为一池平净的死水,纵使狂风暴雨都起不了一丝波澜。   忆南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她是桑榆的闺蜜好友。也曾听桑榆经常说起,却从未见过。   “你们几年未见,你陪陪她也是应该的!榆儿,我会很快就回来的!”   “嗯!恒源,谢谢你!”桑榆看着眼前的男子,无论是外表还是性格,都无可挑剔,对自己更是呵护备至。若是……她的生命之中,不曾出现一个叫郭东隅的男子。她想,她会爱上他。只可惜,一切都只是一个“若”字。他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出现,他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了自己帮助。虽无爱意,却心存感激。 共 1082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