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思路】空心的树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茶艺
   她彻底绝望了,不想再做人了,她渴望变为一棵弯头空心的树,顺其自然的享受阳光雨露,不再为情所困,为爱而苦。她怀揣着一粒被风儿带来的树种,手里那把寒气逼人的利剑刺进自己的胸口。   那粒树种扎根在她的心窝里,她就着阳光、雨露疯长了起来。但她在每个黄昏来临时总能感到有那么一股莫名的惆怅环绕在她的周围。她觉得生命中似乎少了点什么,虽然她只是棵空心的树。   有一天,他在黄昏的惆怅中出现在她的面前。他如炬的星目中滚出一滴清泪,泪珠经鼻梁,过唇角,抚下巴,穿地极:“我知道你是恨我的,可是我又能怎样呢?”   他痴痴地抱住了她,她竟不由惊颤了。她知道自己只是一棵空心的树而已,不过她总觉得这紧抱自己腰枝的人好生面熟!她暨了眉头,想回忆些什么。但她只是棵空心的树而已。   “你这又是何苦呢?如今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旷野之中,叫我情何以堪呢?”   他轻轻的抚摸着她粗且燥的颜容,她确定他是在和她说话了。她不知如何应对,只能呆板的看着他。   “现在,对,就是现在,我要陪着你。”   他竟一寸寸的深吻着她,她确定他只是个疯子罢了。因为她只是棵空心的树而已。他就那样一寸寸的吻着,直到她泥中的根须,皮下的白骨。   “本来可以的。真的,你确实是流在我血里的人。我是牵念着你的,无时无刻的牵念难道还不够么?嘿嘿……,你说我傻吧?如果你觉得够的话,现在你也不会在这儿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除了能默默的牵念你还能怎样?现在你有了超脱,我不还是牵念着你么?”   她愁了颜容,暨了眉头,哭意顿起。但她的泪水在哪里呢?她只是一棵空心的树而已。   有风啸过,她看到自己的叶片在幽幽浮浮,飘飘荡荡……。   她在浑浑噩噩中迎来了一个大好的晴天。她欢快的呼吸着,她头顶的叶片努力的吸收着慷慨的阳光的热。这只是个和昨天一样的今天罢了,她已忆不起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了,她更不用感叹:今夕是何夕!   在这苍茫的旷野中,她算的上是个‘异类’了,尽管她弯着头,空着心。遥看四周稀稀拉拉低矮的灌木被风掳来的沙子击打着。如果运气够好的话,过个三天五日的还能看一下那只出来为一家老小觅食的沙鼠。   她刚来时还不断追问自己:我为什么能在这千年前的荒凉之地存活?三五场雪过后,她就不再追问自己了。由它去吧,禅的最高境界也不过是:饿了吃,困了睡。那么一棵树的最高境界该是:不闻不问吧!   中午的阳光似恨铁不成刚的爸爸的那阵闷闷的打在脸上的巴掌,这光让她感到了灼热的疼。会疼真不爽,如果有一天她不再有疼痛了,那才是她真正的归宿。她头顶的那些刚要尽情舒展的叶片们不得不在烈日下暂且萎靡起来。   有汗珠一类的液体擦过她粗糙的颜容,她木木的忆起了昨晚的那个傻子在她面前滚出的一滴泪。她漫不经心的低眉看武汉哪里治疗羊癫疯最好的医院了眼:呃,那傻子竟然还抱着自己呢!呵呵,这个世界它果然疯了!一个大活人抱着棵树,而且一抱就是一个晚上!不会当我是他的新娘吧!啊哈哈……!也好,我这辈子算是完整的了。   她笑累了,才收住。突然间,她又忆起了他的胸口昨晚传给她的体温与心跳。而现在他给她的只有阴间的丝丝森气。她愁了容颜,暨起眉头:难道……,难道他死了?可是,他为什么要来到这千年前的荒漠上,抱着一棵树说了些疯话,然后死去呢?   嗨,也许他是睡着了。一个英武的汉子哪能说死就死呢!可怜的人儿,睡吧,好好睡吧!愿你下辈子像姐一样做棵空心弯头的树,这样,人间的那些苦楚就与你缘绝了。   她望望武汉治疗癫痫的方法都有什么呢头顶精神饱满的太阳,想是不会起风了。哎,又是个和昨天一样的今天,她又无事可做,无念可牵,也闷闷的睡了。   她在睡梦中被一股子腥臭的味道撩拨的不得不醒来了。这股味道使她的叶片兴奋起来,她的根合肥癫痫病到哪治疗须也燥动起来。在她还是一株幼苗时,她曾享受过这种美妙的味道。发出这味道的血与肉还使她疯长了一阵子呢!   呃,那个英武的汉子果真死在了她的‘裙下’!正是他发涨的身体滴答下的腥臭的液体使她的每个细胞核都兴奋了起来。在这贫瘠的荒漠中能有几滴清水让她喝的话,那她的生活就赛过神仙了。而眼下,她竟拥有了一具正在腐臭的尸体!   她的根须早已按奈不住的大口的吞食着他的腐肉。只一会儿功夫,她的裙下多了一副白骨。这副白骨上连着的骷髅头用一双空洞的想要说些什么的眼神望着她。白武汉癫痫病吃什么药骨大概不知道吧,她只是棵空心的树而已。   她舔舔带血的树须,头顶的叶片回味无穷的扬来跳去。她感到自己的腰枝又粗壮了不少,哗,她再也不用担心每年清明前要刮许多天的妖风了。她还清楚的记得去年的那场风,那风:飞石移山,卷地漫天。当她正要被连根拔起时,她的根部的那双手拉住了她。其实有没有人拉她是没有关系的,也不过是‘出生入死’罢了。‘树的一生’她早在某年,某月,某天的某个瞬间顿悟了。   不过,她还是想不明白地下的那双手来自哪里?切,爱谁谁,姐活的不是羁绊,是超脱!超脱,超脱,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就脱掉它,扔给上帝去解决吧!   她看了眼那双想要说些什么的空洞的眼:“哎,别看姐了。你能给姐一个夏天的繁茂呢!也算死得其所了!”   共 197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