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时光】沾着雨水的录取通知书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语录
无破坏:无 阅读:1514发表时间:2018-07-27 18:02:24 摘要:大雨滂沱,又临近中考发榜,心中感慨万千。想起了20年前我的中考,想起突然在大雨中来到我家的李老师,想起改变了我一生的沾着雨水的录取通知书……    大雨滂沱,又临近中考发榜,心中感慨万千。想起了20年前我的中考,想起突然在大雨中来到我家的李老师,想起改变了我一生的、沾着雨水的录取通知书。   李老师是我的初中英语老师。他高挑的个子,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还带着幽默风趣。在教学上很是有一套自己的方法,他教过的学生的英语成绩在全县一直名列前茅。   读初中时,家里的条件不好,父母上有四位老人需要赡养,下有我们四个孩子需要抚养。1978年,改革开放的大潮汹涌而来,但真正涌到我们村时已是几年后了。因为家里劳力少,工分就挣得少,吃饭的人口又多,生活难免拮据。街坊四邻都劝我的父母打消让我继续读书的念头,赶快让娃娃下地干农活,帮衬家里。但父母没有动摇让我们读书的决心,直到现在,父亲还不时跟我提起他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坚持让我读书。他常常因此感到自豪,我也充满了感激之情。   那时,农村人穿的衣服都是用自家的土布做的。把棉花纺成线,再把线织成布,最后把布裁制成衣服。织布时,我也有活干,最基本的工作是缠线穗子。就是把从纺车上卸下来的线穗子,缠成可以放进梭子里的线穗子。   初中时我已开始住校,每周日下午返校时,我都会背上一大书包线穗子。每周五放学时,就已经成了可以躺进梭子里上织布机的线穗子了。这是为了读书、干活两不误,我和母亲商量的结果。   织布一般都安排在冬闲时。那时学校里没有暖气,教室和宿舍里都生了煤火炉子。初中生年龄小,不会伺候炉子。很多时候,炉子只是一个摆设,屋里屋外一个温度。我从小就怕冷,这一住校,更是难熬。上课、写作业、缠穗子,手脚暴露在阴冷的寒冬里,刚开始时有点痒、有点疼,慢慢地肿起来像面包。舍不得花钱用药,时间一长,就变成了冻疮,慢慢化脓流水,开始溃烂。最严重的时候,溃烂处的脓水透过棉布袜子粘在鞋里上,没有办法脱下来,晚上睡觉时只好不脱鞋子,头朝里脚冲床边睡在大通铺上。直到现在冻疮疤痕还像花朵一样,赫然留在我的手上和脚上,标记着这段艰苦的日子。   我的痛楚被我的英语老师李金发现了,他给我送来治冻疮的药。我每周带到学校的干粮,夏天变馊发霉,冬天又冻得棒棒硬,一周的干粮到周末回家时只能吃掉一半,把剩余的一半又背回家去,我的胃因此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李老师知道后,让我去他家里熥干粮。他家离教室比较近,这样,我就不用再穿过整个校区,到达位于学校西南角的食堂热饭了。看到我拿出的变馊发霉的干粮,他齐刷刷扔到一边,邀请我去他家吃饭。刚开始我不敢,也不好意思去,后来他让他的女儿过来叫我,说有疑难问题想请我帮忙,我才开始答应。每顿饭菜吃得很简单,有时煮点挂面,有时拌个疙瘩汤,有时熬锅小米粥,但热汤热水的,吃到胃里很舒服。我的胃病也慢慢得到缓解,开始好起来。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他跑到我的家里进行了一次家访。了解了我家的条件,体会到父母对我顺利考出去的期望,李老师在生活上照顾我,在学业上又为我开小灶。那时想多学习点知识不太容易,没有现在这么多的课外辅导材料,复习资料都是老师四处搜集,用钢板刻下,再油印出来发给大家。这是我们绝无仅有的学习资料,他把搜集到的书本给我,让我在里面挑选题目。刚开始我不懂,经他耐心地引导,我很快就摸索出规律和方向,同时也把复习资料的原版学习了数遍,英语水平在此期间大幅度提高。   可能是我的期望值太高,中考考完最后一科时,总觉着这道题错了,那道题也不对。看完我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好了,真想找谁发泄一下。李老师看着我的状态,很是为我捏了把汗。   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对中考报志愿的事一窍不通,李老师就主动承担下了这件事。那时是先报志愿后出分数,他看到我的状态不是特别理想,但想到我平时的成绩,坚持要报当时认为是国家部属的中专学校——地震学校。这所学校全省才有四五个名额,他独具眼光地认为大家可能都不敢报。如果能上这个学校,将来能分配到科研单位或者政府部门,是含金量高的选择,这样险中取胜,比上高中考大专还强。他掂量来掂量去,既怕报高去不了,又怕报低吃了亏。他这招险棋遭到班主任张老师的强烈反对,张老师认为一定要选择比较保险、能够录取的学校和专业。这样既保证了升学率又不至于让我落得没学上的境地。就在两位老师争执不下的时候,父亲出面了,他要堵死我上高中或者复读这两条路,坚决认同张老师的意见。当分数和分数线一出来,成绩远远比我预计的要好,这坚定了他要为我报地震学校的决心。因为志愿已填报,他赶紧联系教育局,托人拉关系更改志愿,经过他不懈努力,我最终报上了他认为前途光明的部级地震学校。这个学校是当年全国四所实行“四五套办”制的学校之一。也就是说进入大学后两年进行分流,成绩好的进入大专班学习,成绩不好的以中专生的身份毕业,且比大专班可以早毕业癫痫会影响寿命吗?一年。虽说志愿修改了,但能不能真正被学校录取,还是一个漫长的等待。在通知书没来之前,李老师比我还纠结、紧张,怕这个志愿万一落空了,既耽误我的前途,又不好跟我的父母交代。   等待,是最折磨人的。我作为农家的孩子,不像现在孩子考完试可以外出旅游,用休闲娱乐消磨掉等待的折磨。我只有一个选择,回家务农。暑期,正是棉铃虫猖獗的时候,农药紧缺,各家各户都采取用手逮的最原始的方法。棉铃虫喜阳,越是太阳日头毒辣的时候,它越是出来,蜷着身子,缩卧在棉花蕊处,这也是逮棉铃虫的最佳时机。错过了,它就很有可能钻进棉桃里,藏起来难以发现。就是喷农药,有硬硬的棉桃壳护着,效果也不理想。在等待录取通知书的日子里,我脾气急躁,经常和家里人闹矛盾,每每去地里干活,总是选择自己一个人去。在空旷无人的田地里,在毒日头的曝晒下,我一个人猫腰对着地里一棵棵棉花忙活。有一次,刚给棉花喷了农药,我又去地里逮棉铃虫,顺便整枝打叉。不知是太阳太毒辣,还是农药挥发出的物质起了作用,感觉头晕恶心,突然察觉棉铃虫层出不穷,大大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看着茫茫无人的四野,突然感觉虫子已不单单再是虫子,总觉着是由什么变来的。这一想不要紧,心里立马害怕起来疗癫痫的费用大致需要多少?,一路哭着跑回了家里武汉哪个医院治疗儿童羊癫疯好。现在想想那一刻也许是幸福的,因为等待的折磨已消失殆尽,只剩下害怕紧紧地包围着自己。   一天傍晚,吃过晚饭,天降瓢泼大雨。父母坐在北屋的门前聊天,我坐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正在这时,只见一个人左手提着鞋子,右肩扛着自行车走进院子里,把父母和我吓了一跳。   那个人从肩上卸下自行车,靠在影壁墙根,赤脚蹚过院子里哗哗外流的雨水,走进来。   “我敲门没人应,觉得可能是雨声太大了,就自顾自地进来了。”来人原来是李老师!   “啊,李老师,你这是?快进屋来,快进屋来!”母亲先认出来,忙着招呼站在院子里的李金老师。   “这样的天气,骑自行车不好走吧?”母亲接着问道。   “哪是我骑自行车呀,是自行车骑着我来的!路上好多路都被雨水冲断了。”李老师在这时也不失他幽默的个性。   “李老师!”我慌忙站起来。父亲已把从铁丝上拽下来的干毛巾(也是家织土布做的)递给李老师。李老师哐叽一声把滴着雨水的鞋子扔在地上,没有直接接父亲递给他的毛巾,而是兴奋地把手伸进衣服里往外掏东西。   “他李老师,这个时候、冒这么大的雨过来,是有什么事吗?”母亲在他的身后,没发现他的举动,还在疑惑地问。   “看看这是什么?!”李老师把从胸前掏出来的东西高高地扬起来。   “这是什么?”看着李老师从贴胸的地方掏出被塑料袋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一张纸,“难道是……”   “对了,李子的录取通知书,第一志愿地震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李老师左手胡噜一把脸,沈阳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哪家更出色?顾不得身上还在湿漉漉地往下滴着水,右手把通知书再次高高地扬起来,向着父母炫耀。   “更改志愿时,我就做了主报,当时有险中取胜的嫌疑。虽然知道全省要不了几个,但又觉得因为名额少,其他人很可能不敢报。李子分数不低,我便有了报这个学校的勇气,虽然张银老师到现在也不同意我的做法。”不知他是因太高兴而哽咽,还是雨水太大受凉嗓子不舒服,他跟父母讲起更改志愿的事,神情特别亢奋:“今天一收到通知书,整个脑袋里就只有一个念头,赶紧送过来,早点与你们分享这个好消息!”   我没有去接录取通知书,而是一股脑冲进雨里,把漫长的等待积压出的抑郁,转化成止不住的泪水哗哗地流出来,融进雨水,流出院外。   多少年过去了,每当中考生发榜,我就忍不住地想起冒雨给我送录取通知书的李老师,忍不住怀念那张珍贵的、改变了我一生的录取通知书。 共 334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