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听,海哭的声音(外几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小说
摘要:我们,是不是,应深深地向着今晚这海洋,这月色俯首道谢,然后赶在海睡醒之前,赶在暗流再次涌动之前,将这场时空里的聚合,再作离散。并不忘,赶离散之前,将这季盛夏,及盛夏里的爱情,放进楚辞,放进汉韵,放进诗经,放进最后最轻的,喟叹里的声声。 ◆听,海哭的声音   犹如,险象环生时,触礁后不得不抛下的锚。亲爱的你,我以一种温柔的疼痛和绵绵决绝的心情,倾尽一生的眷恋,深深藏进记忆的海底。将,深藏至,许许多多年。就让这潮汐,一浪一浪,淘尽,淘尽,在尘世,凭谁竭力呐喊,这颗已虚空的心,已无力回答,曾经炽烈燃烧的痕,也无从辨认。   那时的风,那时的云,那时,月光下记叙的所有关于你的诗意在笺上的印。终究是,无法坚持,历经千劫百难,在浪潮吞噬之前,不得不,抛锚。尔后,挥泪作别。我的心,斑斑驳驳,从此冰凉而灰冷。   于是在这样一个炎炎七月,在那样空茫寂寥的沙滩上,我分明焦渴如一尾搁滩的企望泅水的鱼,却生生感觉到昔日多情的风,此刻,瞬然转冷。在下一轮浪潮赶来解救之前,我是如此地心甘,拒绝了潮汐。固执地,任凭自己,由奋飞的鸥鸟,一点一点,啄食我绝望的心。   海月深深,当晚来,在浪潮滂沱的旋律里,是什么,回澜拍岸了我的心?我会独自在暗潮密布的礁石丛生里,反反复复,孑孑触摸,触摸弃置已久的,光阴斜织的生命中,残缺的部分。回溯,回溯因了尘世的繁芜,将温柔搁置在心里的横梗。回溯有些遥远,禁锢的命运,以及命运中桎梏着的我们。回溯那一片湛蓝的忧郁里,我们古老的爱情。   如果你依旧在彼岸,依旧是为我,痴痴地等。我可以再次没于其中,泅于其中,沉沦其中,以一颗无瑕的心,一份浪花般洁白的恋情,你听,你听,海哭的声音。问亲爱的你啊,它告诉我们的,是不是,是不是,时光终于动容,从暴虐转成了爱怜?是不是,命运已重新安排,所有的幻象,所有的整整一生都无法捉摸的幸福里,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徘徊的,我们的爱情,已被迁移在星座与星座之间,漂泊延伸?   在低低地惊呼之后,亲爱的,你看这整个世界,一片祥和安宁。就连海洋,也安静如婴。还有温柔的月光,盛装着清辉,透澈如新。只是那岸边的花树,一面一朵朵盛开如锦,一面一瓣瓣轻轻凋零。问亲爱的你啊,会不会,会不会,不管此刻的你怎样无限温柔地将我拥紧;不管怀里的我怎样欣喜怎样柔顺;怎样随风翻飞着爱恋而微微喘息轻轻;不管你我生命里正酝酿着的一种颠覆时空的芳醇,一如,月色酣畅地吮吸潮汐。片刻欢聚之后,难道真的,只剩离别与凋零?   而我们,是不是,应深深地向着今晚这海洋,这月色俯首道谢,然后赶在海睡醒之前,赶在暗流再次涌动之前,将这场时空里的聚合,再作离散。并不忘,赶离散之前,将这季盛夏,及盛夏里的爱情,放进楚辞,放进汉韵,放进诗经,放进最后最轻的,喟叹里的声声。   只留下,千人万人之中,也绝不会认错的背影。但愿,这世间,这永不落幕的世间,并没有真正的离分,并没有生生相隔的命运。   问亲爱的你啊,世间如有轮回,转世的我们,会不会,会不会,在这片海边,再也不能,不能相认,来世的相逢,会不会,在怒号的波涛声中,蓦然的回首,也无从辨认?然后相背而行,踽踽,却并不知情?   你听,你听,海哭的声音……      ◆千年过后,繁华落幕   这长长的一生,所有的故事,不过是寂寂散去的戏剧。茫然四顾,惊觉朝雾袭来,所有的音乐及所有或凌乱或华美的舞步,已趁天亮前悄然散去。甚至来不及,来不及俯首谢幕。   而我在台下,悔着瞬间的无法把握。拭不干一片又一片疯狂而热烈的泪水,汇成的河流。蜕不下对这场戏剧的爱恋,絮语着那令人无法置信的情节,而执迷不悟。   这园中,劳繁星告慰我:爱的盛筵,能不能重回,无缘的你啊,能不能,缓缓回首,为我再做,些许的停留?   所有的故事,是不是,都可以换一种语言,重演着华美,重演着决绝,又重演了幸福?   千年之后繁华落幕,这世间,独留我,即使枯萎,也保留着痴恋的情愫,保留着纯然的丰肌清骨。   那么,我是否,可以期待,期待一个相似的薄暮,在芬芳的夜里,与亲爱的你啊,迎着风迎着迷雾,紧紧相拥,缓缓旋舞。任远处,汹涌着的波涛,浪浪千迭,将此生的离合悲欢,将此生的尔侬我侬的眷眷依恋,以深深湮没的姿态,定格成,永恒相依的驻守?      ◆假若……   假若一种盛放,似长河落日里的一枚尘埃,飘也无声、落亦无迹。我又如何,让一些飞扬的时光,像窗台案牍上的书页里,被风翻开的风信子,飘扬着毛绒绒的呼吸?假若,我雪白的羽翼,飞越万重山水。每一根蒹葭,为我飘落的翎羽,在翦翦风里,弹唱,娓娓。每一阵雁字,为我刻下,沿途,飞向你的行迹。你又如何,不送一抹清风,到我暂栖的水湄?假若,我的脚步极轻,极轻,趁着迷濛的夜色,踏上你茫茫的海岸。在太阳初升之前我将化为泡沫,遁隐而去。你又如何,任多情的海水,飞溅雪白的浪花,激扬我怒放的芬芳,隔世的颤栗?而我,似一阵风起,以飞越的节奏,掠过万钧雷霆,一遍一遍,深呼着我仰慕的句姓,在奔云中,飞逸……      ◆倾心,相遇   偷得浮生,独自,在红尘外漫步。沐轻风微微,浴沁花独嗅。在我柔柔的心中,所有相遇,并非意外,并非,没有理由。行程中,这漫山的风景,是此刻,最钟情的一睹。   我在最深的红尘处,与你,倾心相遇。爱人我皎洁的模样,已涟漪,你心事的细浪如雪,波澜微微。   旷野茫茫,山河歇下了纵横交织。只把细风,吹成如幻烟雨。等待你我,把弃置已久的夜色,及夜色里的心事,以长风斜织,补缀如初。   此刻,我飞扬着自己,清逸的丰姿,为你飘渺成地平线上,鸢尾花摇曳的喃喃低诉。在荣与枯的相望里流水样行走,行走在这尘世外,最钟情的一睹。      ◆在水一方   一些,白月光,以及夜凉如水,我已无法,赋予曼妙的诗意。梦的荒原,载得起多少繁华落幕?风沙漫漫心的衣裳已满是沧桑的褶皱。   有谁?有谁如我,以长长的一生来书写,书写多少个寂寂的夜里忧伤成疾的字句?   我以什么承诺永恒?这素颜的字里,我终是,无法越过那万重山水的距离。我只得,锁上灵逸的心魂,把一切横空的爱情丢在风里。   慢慢习惯了止笔,习惯了将行程上的风景,仅仅是画上浅浅的一笔。习惯了将瑰丽的斜阳,失语在暮色苍茫的旷野。   而当今夜风依旧轻,月光的指端湛蓝的乐声再起。迷濛的旋律,一曲清婉,一曲低洄。   是什么,回澜拍岸了我的心扉?难道是等待和回忆在月色里皈依?难道是你隔了时节的次序前来,赴永生的约会?   今夜我在院里倾听,那些细碎的时光,划过心的叶脉,滴雨成泪。而你,你是否愿意披一身清辉,悄立在我门前。让缤纷的花雨,替你,轻轻,叩开我的门扉?      ◆恋,倾世温柔   若下一季的一个融融春日,那时依旧清风习习,依旧桃花夭夭。你是否,亦会在我的发间,细细插上鲜花?那时,朝露莹澈,薄雾轻笼。   亲爱的你啊,是否依旧微醉着表情,轻嗅着呢语:这漫山的花香淡淡,怎比你的温柔绽放在我泛澜的心头?   山寂空濛,你我是否,依旧轻携着手,走过寂静的山径?   而那时,风声细碎,溪水潺潺,山茶再绿,年华依然如玉。时光的唇边,轻漾着一抹浅浅的诗句……   而当今夜,潮音再起,沿着月光与河流,揣着所有的心思和衍生的幻象,我把它们,凝成一粒企望的种子,播在淙淙流水的堤岸,播在了来世。让我相信,你我葱茏的爱情,定然生长成,一棵朵朵香染满河的花树。   而七月的星空,终于动容,将我栽成,一株窗外的昙花,在你的怀里,悄然盛放着无限的温柔……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治癫痫专业武汉哪里看癫痫病湖北有能治羊角风的医院吗武汉治羊癫疯的治疗医院那里最好